刚刚更新: 〔神捕与快刀〕〔都市最强神壕〕〔空间卡牌召唤师〕〔随身带个志怪游戏〕〔吃货唐朝〕〔美漫大怪兽〕〔三国吕布之女〕〔时来运转〕〔宁晚陆景承〕〔斗罗之镇魂斗罗〕〔暴走吧艾小姐〕〔重生之我是阿斗〕〔异界逍遥神王〕〔中年面瘫飒手之万〕〔异能者崔氏见闻录〕〔千年枕上蝶〕〔凤帝九荒〕〔极道御灵小仙尊〕〔废材逆天:至尊小〕〔我是阿丽塔的机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武神绝 第二十七章 离别
    (求推荐票~)

    唐宇深吸一口气,推开房门进入大厅。大厅内此时人满为患,就连那些平日里不见人影的老人或是佣人都挤了进来,每个人都难以掩饰脸上的喜色。

    以罗叔钱长老为的人们富含激动和敬佩的看着大厅中央仙风道骨一般的老人,那个来自武院联盟的白长老白河。

    白河长老身边还站着一个同样白纱披身的女孩,女孩育的很好,娇好的身形以及绝美的容颜都是属于上上等,配上微微蹙起的小眉,极其诱人。

    平日里若是看见这种女孩,人们至少也会多看两眼,但是现在他们没有一点心思,他们在等人,等一个家族里赋予最高期待的男孩。

    唐宇。

    当唐宇进入大厅,人们欢呼起来,刚刚那些火热的目光此刻也激烈无比,几乎从中射出光芒。

    凌雪儿美目一凝,不善的娇斥道:“你这家伙,就这么喜欢让别人等你么!”

    白长老也微微点头,认为唐宇的这个习惯有点不好。可不是,老人可是在此地活活等了三天之久。

    “小子有违礼数,还请白长老...凌姑娘见谅。”

    “你...”见得唐宇如此恭敬抱歉,刚刚气不打一处来的凌雪儿倒是失口哑言,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哼!”凌雪儿跺了跺脚,转身不去理他。

    “呵呵呵,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出吧,武院联盟离地炎城并不近,赶路的话可能还要有几天时间,唐宇小友可准备好了?”老人见此笑了笑,走到唐宇面前,目光忍不住的欣喜。

    “准备好了,长老。”唐宇点头道。

    于是三人在唐家众人的佣簇下走出唐家大门,最后立于地炎城城口,浩浩荡荡的人群直到送出几里路也不愿离去。

    “各位,还请回吧,以后唐家就要交给你们扶持了!”唐宇回头摆手,劝说众人回头。

    “四少爷,在武院里可要加油啊!”

    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嗓门极大。

    “知道了罗叔,您也别太累了,您对家族鞠躬尽瘁,谢谢您了。”唐宇笑着看着那个说话的男人。

    “哈哈哈哈哈哈,四少爷,在外面过不习惯你就回来!”

    “屁,说的什么话!”另一人接过话来反驳道:“你这是在诅咒四少爷在武院待不下去?”

    “哦对哦对,该死该死,四少爷,那您就别回来了!”

    众人一片欢笑。

    唐程、唐奎和唐氏这三个最亲的人都没有跟过来,唐宇也不希望搞得生死离别一样,他对人群一一告别,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看着众人开始渐渐散去,唐宇呼出一口气,眼神精亮。

    “地炎城...我还会回来的。”

    ......

    而在地炎城内的另一偶,地炎城城北的张家内,一间巨大的房屋像是碗一样的倒扣在家族正中央,房屋内围坐着一些人,那些人们无一不是面色隐晦,死灰一般的气息弥漫开来,气息称重,像是头顶悬挂着一块巨大的铁铅,时刻就会落下来一样。

    屋内长椅上,那坐在最前方的老人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体内的武力像是小型风暴一样的在屋内肆意开,带着呼啸的威压和破风之声。座下的人们个个惊惧,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上几分,生怕再惹怒了这个几乎疯狂的家主。

    张工此时此刻像是了狂的狮子,蓬头垢面,目光狠毒,他目光扫下在座的所有人。

    张工的孙子张鹏也在其中,不过张鹏的状态并不是很好,他微微靠在椅子上,手上绑着层层纱布,稍微动一下就疼的龇牙咧嘴。

    “真特娘的晦气,我们张家什么时候在地炎城里吃过这样大的亏?”没等张工说话,身边的一位长老愤然的说道。

    此人正是当时在族比上随同张工出手的三大长老之一,实力已达武士境界。

    “都是那个叫做唐宇的小辈!”张工冷冷的说道,眼神似乎要透过虚空将他口中所说之人撕的粉碎!

    “鹏儿,你不是说当初已经将那小子打残了么,可是为什么现在生龙活虎,还晋升了武徒境!”说完张工就看向张鹏。

    张鹏脸色有些不好,他当初可是信誓旦旦的对张工打过包票,那个唐家的小子唐宇,完完全全的栽在了自己手里,并且打成重伤,若想恢复如初,别说是两个月,即使是两年也是天方夜谭!

    可是他不仅仅完成了所谓天方夜谭的事情,还真正的晋升了武徒境,比他强悍不知多少!因为相比唐宇那正宗武徒境而言,张鹏的武徒境多少有些水分,是通过张工用一些手段强行催生而成,此时他再次回到了感应境九段,气息萎靡。

    “我...孙儿该死,当初孙儿就该打死他!”张鹏先是支支吾吾,随后两眼露出凶芒,恶狠狠的说道。

    张工摇了摇头,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了,事情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既然生了,张工不可能不去试着接受。

    “不对啊!家主...”这时候另一个长老突然想到什么,插话进来,道:“那小子虽然堪称妖孽,但是明明只有武徒境,为什么还能在宣长老手下逃命?”

    长老询问后,人们微微沉默,那所谓的宣长老,就是当初追杀唐宇的张家长老,此时正在病床上调养...怕是之后的武者道路...

    “唉...此事怨我,当初我看那小子身怀特殊武技,竟然可以凭空打断鹏儿的火蟒拳,要知道火蟒拳只要出手就没办法收回...”张工叹气:“于是乎我就告知宣长老要抓活的,谁想...”

    听完后,那边上的张鹏也是急忙的迎合着,对于族比上正面对唐宇的人,他可是很清楚唐宇那一手的可怕...像是自己浑身的经脉和武力在那一瞬间被掐死了,释放不得。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宣长老的伤势!”那位长老又说。

    “伤势?不是唐程那小子做的么?”

    “我们虽然是武士境,但是一个武师境的威压还不至于将我们逼成那种地步,宣长老也不可能在唐程的武力下毫无坏手之力。”长老顿了顿,眼神隐晦:“还有...宣长老的那截断指。”

    后面男人不再说话,屋内死一般的寂静。

    过了半晌,张工突然叹了一口气,道:“此子不能留!”

    “那……家主,那小子已经……”

    “哼,他以为进入武院就能躲得了?立刻传书给洋儿,让他时刻注意这个叫做唐宇的小子,若是有朝一日见到了……就帮忙除掉这个张狂的小子,而我们……”张工眼神狠毒,冷哼道:“只需要对付唐家就够了。”

    “……”人们这时候相视而笑,老人嘴中的洋儿?那个两年前唐宇还未崭露头角时,就已经被武院招收的天才妖孽!

    张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午夜布拉格〕〔宠婚成瘾:顾总,〕〔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爆笑王妃宠翻天〕〔清浊向恶而战〕〔农民工传记〕〔从堕落骑士开始〕〔腹黑世子妃日常〕〔娱乐之我是喜剧人〕〔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最强医圣林奇〕〔从零开始当导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