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忘尘不忘卿〕〔恋爱吗竹马先生〕〔都市无敌战神〕〔八零神医小娇媳〕〔这个学渣我罩了〕〔我的理由老公〕〔修罗重生之复仇嫡〕〔琉璃满京华〕〔女主有个鉴渣系统〕〔大月谣〕〔瓦房之上〕〔小可爱你被逮捕了〕〔一顾芳华〕〔病娇男神的偏爱满〕〔九零后天师〕〔王爷的小妾总想干〕〔反穿后聿爷成了我〕〔次元经纪人〕〔王爷你踩到我尾巴〕〔我行走在诸天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捕快摸鱼指南 第九十一章 老不休的
    小桃花平日里接触的都是文人骚客优雅之人,就是杨总捕,在花街胭脂诗词的气氛里,也做不出什么孽来。就像在京城外长亭下韩同被王川装了逼就跑不按套路出牌搞得下不来台一样,小桃花面对王川突然间的自我,有些招架不住。

    “公务在身,不便久谈。什么时候桃花姑娘想练这招了,尽管来找我。”

    王川见小桃花久久不语,淡然一笑,转身而去。留下小桃花被阳光绕过的墙影浸没,注视着王川的背影神色幽幽。

    许久之后,小桃花才登入小轿,将轿中东西取出,与轿夫道:“麻烦二位,这趟奴家不去了。”

    两位轿夫也有幸听了飞天斩将王捕快和桃花小诗小桃花的对话,领了钱扛着轿子而去,俩人对视一眼,眼中满是八卦。

    “江湖武人,果然粗鄙。”

    小桃花等轿夫走远,才低低啐了一句,从小门里回了清河坊中。

    王川快步追上众同僚,路中又被一两个姐儿调笑。跟上众同僚步伐后,难免又被众同僚说笑。

    罗明啧啧道:“老王你出京回京,果然都是非同凡响。出京时留了一通马屁给那韩同老儿吃,还扒了那老儿墙角,这一回来,就又继续勾搭上了。家里那小莲花儿就够你吃的了,你还不满足,这会儿又抢小桃花吃,你能吃得消吗?”

    王川白了罗明一眼,道:“吃不吃得消,你来试试?”在成州成固县写成了《菊花宝鉴》,王川言谈越发放飞自我,出口成基,罗明着实遭不住。

    听了王川的话,罗明浑身打个哆嗦,没敢再多说。众同僚也都纷纷夹紧菊花,瞧王川的眼神有些不对。

    巡街之后,就是处理各自手头的案子。王川积攒的案子已经全部移交到了梁捕头手里,无事一身轻。不过承蒙梁捕头照顾,不管梁捕头做的一番事是为了什么,王川又情愿不情愿,王川总是受其恩惠不少。回到京城,王川自觉还是应该去梁捕头府上探望一下“重病在家”的梁捕头的。

    如今梁捕头和瓶姐儿一个在家禁足,一个被六扇门一锅端,蹲在刑部大牢出不来,同在一座城市里,却看着不同的天花板,几难相见,心情怕是极为抑郁。

    王川去了趟青龙区一家小书坊,给梁捕头淘了两本书,可以使梁捕头聊解寂寞。那两本书里捎带些许擦边球,左挠右搔,如个猫爪子似的,撩人心情,正适合梁捕头这种寂寞老男人。

    其实本来王川是想淘几本风月阁大作的。但那风月阁运作得又实在隐秘,作品买卖,都是走得地下渠道,王川初回京城,还没法把京中风月阁暗桩打探出来,因此难以买到。

    他手里倒是有一本,但《一字门秘事》文字绘图都极为精良,其作者江湖百宵生和花间侯又遭自己《菊花宝鉴》的精神攻击,也不知会不会产生心灵创伤。若是那样,这本《一字门秘事》怕就成为那两位咸湿大佬的绝笔作品了,极具收藏价值,王川可舍不得送人。

    怀揣着两本书去了梁捕头府上,刚跨进大门门槛,王川就听到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那房中显是有人在搓麻将,正把一桌子牌洗得呼啦啦地响。

    “嫂子,梁捕头可在?”

    王川进了梁捕头家客厅,瞧见厅中支起个四方桌子,桌上方木麻将刚刚洗好,正被四个妇人噼里啪啦垒起来。

    四个妇人玩得兴起,根本没人注意王川进来。王川不得不叫了一声,心里则感慨麻将的风靡,果然了得。

    想当年神州朝各式棋牌盛行,什么双陆叶子牌状元筹,花样繁多应有尽有,然而先帝将麻将带入此世,从宫中传到京城,又从京城传遍神州四海,短短十几年,就已火爆到这种地步,把其他桌游挤压得根本不剩多少生存空间,着实了得。

    现在就连各大赌坊,也有专门放麻将桌的地方,人气最是火爆。

    梁捕头妇人眉间挂剑,一张脸依然凶悍,撂骰子搬牌时,那一对浓眉随着她的目光飞舞起来,如同被蜀山剑仙驭剑之术控制的飞剑似的。

    听见王川叫唤,梁夫人抬头瞧了一眼,又低头看牌,边说:“呦,小王来了啊。你家小莲儿没过来吗?”嘴上这么说,但眼神间已偷瞟王川,微露忐忑。

    王川道:“陈莲在家呢,没有过来。若是梁夫人想她来玩,我等会儿就回去叫她。”

    梁夫人神色一松,眉宇剑两道利剑都显光亮了。

    “别了别了,我只是问一问。咱们这里一桌凑够了,小莲儿来了也是干坐着看,没什么意思。等改天再叫她来。”

    梁夫人边整理摸到眼前的牌,边和王川说道,“你不是要找我家老梁吗?就在后面呢,快快去吧。难得出京回来,你可得跟老梁好好叙叙,这几日他在家里,可闷坏了。”

    看来陈莲果真是场间赌神,把如此凶悍绝伦的梁夫人都赢怕了。

    王川暗暗惊叹,没想到家里那小姑娘真的有这样的本事。然后走到了后面房中。

    那房里梁捕头坐在桌前,手握毛笔写写画画,不是哀声叹息。

    “在写什么呢,梁捕头?”

    王川问道。

    梁捕头瞟了眼王川,也没惊讶,说:“我还道你要墨迹几日才来,未想才回来第二天,就来找我了。也算心意够了吧。我闲极无聊,练练书法。只是心情不美,提笔写字,却总是写得不顺畅。唉……”

    “梁捕头莫生闷气。写不顺畅,以后再写就是了。”

    王川说时掏出书来,往梁捕头手里一塞,说,“我这里有两本书,梁捕头或能消遣一下。”

    梁捕头瞧了瞧书名封皮,脸色一变,斥道:“年纪轻轻,不知看些个什么文字。真真丢人!”嘴上这么说,手里却立刻把书塞进了怀里,神色正经正义凛然。

    王川:“……”

    呸!老不休的!自己一看封皮就能知道这是丢人书,还装得这么正经。给谁看啊!

    有种你别往怀里揣啊!

    呸,老不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最强医圣林奇〕〔将军他怀了龙种〕〔午夜布拉格〕〔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驻颜太后:六十老〕〔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修真从武侠开始〕〔快穿,男神大人乖〕〔大家诡秀〕〔两界布道〕〔天价狐宝:娘亲,〕〔宠婚成瘾:顾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