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忘尘不忘卿〕〔恋爱吗竹马先生〕〔都市无敌战神〕〔八零神医小娇媳〕〔这个学渣我罩了〕〔我的理由老公〕〔修罗重生之复仇嫡〕〔琉璃满京华〕〔女主有个鉴渣系统〕〔大月谣〕〔瓦房之上〕〔小可爱你被逮捕了〕〔一顾芳华〕〔病娇男神的偏爱满〕〔九零后天师〕〔王爷的小妾总想干〕〔反穿后聿爷成了我〕〔次元经纪人〕〔王爷你踩到我尾巴〕〔我行走在诸天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184 医闹(1更)
    一餐饭,因为有孩子的缘故,大家都齐心协力的去照顾孩子了,然后就是双方人马的花样秀恩爱。

    童欣乐跟邵正谦一直在配合,陶曼对这段感情的低安全感,童欣乐明白,不管陶曼怎样说,她都尽量附和着。

    陶曼一直在追问她跟邵正谦什么时候复合,办婚礼这些事,邵正谦跟秦远翔都被她问的有些变脸了,可她脾气好,一一作答。

    当着秦远翔的面,她也做出了明确的回答,“应该不会太久了。”

    陶曼满意的笑了,其实这样的她,她也很不喜欢,还是童欣乐理解她,懂她的心思,配合的这么好,让她心存感激。

    接受到陶曼无比感激的眼神,童欣乐只是笑了笑。

    难怪,情感专家曾经说过,最美好的爱情,是讲究两个人平等的,刚好相爱,刚好爱的差不多,一切刚刚好的爱情是最和谐的。

    一段感情里,谁先爱上,谁爱得多,这段感情,都会不尽如人意。

    爱的多的那个人,安全感低,会觉得自己吃亏,爱得少的那个人,承受的多,会觉得压力很大。

    这样的爱情,是不太正常的,它迟早会爆发出问题来。

    童欣乐想着找个时间劝劝陶曼,对这段感情,不要这么的激进。

    她是真心希望秦远翔可以跟陶曼,共结连理,修出正果来。

    邵正谦不喜欢童欣乐被别的女人这么利用,哪怕,陶曼这么利用,对他来说也是好事,至少,童欣乐不会否认他们之间的关系,甚至他觉得复合在望。

    可是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希望童欣乐重新接受他的时候,是心甘情愿的,不是这样变相的被他,或者是别人给逼迫的。

    童彬吃饱了,邵正谦拿还要赶回去上班这件事,将童欣乐跟童彬都带走了。

    童欣乐也没拒绝,在外面玩了这么久了,家里的人都想童彬了,匀下午的时间,让童彬陪陪他外公外婆,还有太爷爷,也是很好的。

    邵正谦的理由很合适,陶曼留不住,就去送他们了。

    秦远翔默默的收拾着残余。

    陶曼送他们进电梯后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秦远翔已经在厨房洗碗了,她拿了抹布擦桌子,做完了饭厅的卫生,她跑到厨房,看着秦远翔做家事的模样,她心里的那处地儿,就柔软又甜蜜起来了。

    她走过去,从后面贴上去,抱着秦远翔的腰,“翔,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没生气。”秦远翔说道,“今天过后,我没太多时间陪你了,你自己安排好自己的时间,有时间多跟朋友逛逛街也是好的。”

    “不会的,你要跟乐乐合作的项目,我来替代乐乐,好不好啊?”陶曼撒娇道。

    “那项目,我没有打算跟dr合作,所以你也替代不了她的。”秦远翔直接说道。

    陶曼也懂了,公司让她争取跟秦远翔这个项目合作,简直就是在为难她,秦远翔在挑这个项目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合作目标了。

    陶曼知道,她这是要辜负公司的信任了。

    “我这合同满了,我也打算离开dr了,到时候你聘我吧?”陶曼说道,她想过那种夫唱妇随的日子。

    秦远翔抿唇,“好,到时候高薪聘你。”

    陶曼点点头,后来,她回忆起这段日子,才发现,那时的秦远翔其实蛮宠她的,秦远翔对她的这份宠,最后是让她自己也作没了。

    如果一开始,她就可以理智的对待他们的感情,他们之间也不会一波三折。

    那边,童欣乐送邵正谦去上班的路上,倒是没有被邵正谦逼问陶曼之前的问题,童欣乐开车瞅了一眼副驾驶的这个男人。

    他不是一直都很希望她给个态度的吗?

    今天有人这么帮腔,他居然没有想过趁热打铁么?

    “专心开车。”童欣乐的这一眼,邵正谦开口提醒。

    童欣乐挑挑眉,也就不纠结了,反正身边的这个男人确实是可爱的。

    到了医院,童彬也不黏人了,跟邵正谦说了拜拜后,就不吵不闹了。

    “下个周,我想去给奶奶扫个墓。”邵正谦解开安全带后,童欣乐突然说道。

    邵正谦微怔,回过神来后,就笑着点点头,“好啊,我去准备扫墓的东西。”

    “嗯。”

    “拜拜,路上开车慢点。”

    “知道了。”

    邵正谦整个人都是开心的,他知道,童欣乐主动提去给奶奶扫墓这件事,就是在给他机会,而他不会错过她主动提供的机会的。

    童欣乐开车走的时候,嘴角也是上扬的。

    *

    邵正谦从医院大门到他办公室,一路上都有人给他打招呼,他也是很热情的回复。

    他这两天的心情都不错,昨天还带着儿子来上班,之前参与过八卦的医生护士大抵都猜到了,他们的邵医生这是好事要近了。

    自打邵医生的前妻出现后,连他们的院长千金齐桑都放弃了追逐他了,苏静就更不够瞧了。

    苏静最近是够倒霉的了,以前有邵正谦的护着,就连齐卫东对苏静都是挺宽待的,眼下,没有了邵正谦的庇护,她这一再的违法医院的相关规定,马上就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取消了今年的年终奖。

    对广大没有钱的医护人员来说,这笔年终奖可是很可观的哦,辛苦一年了,到最后都是为了它。

    苏静为了这件事,去行政楼跑了几趟了,可是最终都没有用。

    邵正谦对这件事的态度也是不闻不问的,苏静也很清楚,没有邵正谦去帮她解决这件事,这件事就只会这么成为定局。

    可是,她能够去找邵正谦吗?

    不能啊,邵正谦最近一直想让她从别墅里搬出来,她要是去找他,不是让他添堵吗?

    她心情可以说是糟透了。

    她现在也不敢随意请假了,闻倾那边,她都是下班再去的,她现在好想闻倾好起来,闻倾的护理都说,最近这两天有她的陪伴,闻倾的情况好了很多。

    其实,闻倾的情况会好,跟她真没多大的关系,她是按照苏德要求,来宽慰闻倾的心,让她赶快好起来,并且承诺,只要她乖乖的,爸爸就会很快来接她回家了。

    她都没想到,妈妈都这样了,她爸爸也没有想过要放弃她,她父母的爱情,真是最好的。

    沈燕最近也是奇怪的可以,她昨天回去,因为小汪向邵正谦告状,让她心情非常的糟糕,她去找小汪算账,结果那女人居然跟她吵起来了。

    沈燕都没有帮她,还让她安静点。

    这么长时间以来,昨天沈燕对她算是相当的不客气。

    她昨天住在别墅里,早上起来,她因为赌气,叫沈燕阿姨,没有叫她妈,不知道沈燕是魂不守舍还是受了什么刺激,她竟然都没发现自己在生气。

    这些令人烦躁的事情,让她烦不胜烦,也影响她的工作效率,还有她的脾气也变的很大,今天还跟护士起了争执。

    昨天邵正谦带儿子来上班,那种春风得意,并且大肆宣扬的做派,让她心里更是不舒服极了。

    今儿竟然好多人都在说,邵正谦跟童欣乐的好事不远了。

    童鸿理在医院住院了三个星期,连带的让童欣乐也成了他们医院的红人了。

    苏静觉的好累,她一个人哪是这些人的对手呢,她本来再写病例的,实在是太累了,她放下笔,捂着额头,闭上眼睛打算休息下。

    就在这个时候,上午来找苏静看诊的魁梧的中年男人,砰的一脚踹开了苏静的办公室大门,苏静受到了惊吓,抬头看过去。

    “妈的,你这医生有毛病,是不是?老子给你说过,我青霉素过敏,你还给我开青霉素,要不是老子的婆娘帮老子配药的时候发现了,你这是要弄死老子啊?”

    中年男人想到,青霉素过敏严重的话会导致人休克甚至死亡的严重后果后,决定来医院找苏静闹。

    最近反正生意不好做,钱也不好赚,正好让那狗屁医生赔点钱。

    上午看病的时候,那医生的态度就不好,他当时脚受伤的厉害,痛的也厉害,也就没在意了,可这会儿连药都给他开错了,他当然得抓住这个机会,好好的替自己所要赔偿。

    “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青霉素过敏?你别瞎闹啊,我叫保安了啊。”苏静站起来,义愤填膺的说着。

    中年男人听到这话,就笑了,他一瘸一拐的走上来,挥舞着拳头朝向苏静,“干什么?当医生的想要赖账啊?”

    “苏医生,我老公确实是青霉素过敏,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来医院就诊,以前的医生从来不给我老公开青霉素的,不信,你可以去查我老公的病例,要知道,这青霉素过敏严重的话,会死人的,我老公可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哦,这取药单在我们这儿,你们电脑上也有记录,这件事,你赖不掉的,找你们领导来,我们今儿一定要讨个说法,没有说法,我们就不走了。”

    女人上前对苏静说道。

    在医院上班也有几年了,苏静一听这两口子一唱一和的,就知道这两人今天是来讹钱的。

    这要是换做之前的任何时候,他们要是想要讹钱,她会让他们讹点钱的,可是现在,她都是一个随时都要被赶走可怜虫了,她都没有钱,她怎么能让这两人讹钱呢?

    可是她又很清楚,这两人今天要是没讨到说法,肯定是不会走的。

    “那我重新给开个药单,你们重新拿药,这药费,就我帮你们出了吧,你们看,怎么样?”苏静这态度,她自认为算是很好了。

    听到她这样的询问,中年男人直接火了,“苏医生,就帮我们出个药费,你觉得就完事了啊?你是觉得我们两口子很好打发,是吗?”

    苏静很想冒火,可她心里清楚的很,她现在不能在医院出任何状况了,不然,等不到闻倾好起来,等不到苏德出狱,她的日子就会非常的悲惨。

    沈燕不想收留她了,她感觉得到,沈燕压根就没心思管她这两天。

    她也不知道那女人到底中了什么邪,突然间变得神叨叨的。

    “那你们这是有什么打算呢?”苏静耐着性子问。

    “今儿不说别的,我的命差点落你手上,药费你得赔,是正常的,另外,你还得给我们补偿,你这药开出来,可把我跟我老婆吓坏了,其他甭废话,今天的检查费加药费,连同赔偿,你今儿给我们五万块,我们就算了。”

    “五万?你们咋不去抢咧,这五万,是我大半年的工资了。你这药没吃,你人也没事,要这么多钱,你这是讹钱,懂不懂?”苏静炸了,她真的是觉得这两人没文化,太搞笑了。

    男人哪儿受得了这个气,女人也受不了啊。

    他们俩都是没文化的,在市区的菜市场,男人卖猪肉,她卖菜,他们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要养,所以生活压力真的很大,脾气也很暴躁。

    在菜市场,他老公是暴脾气,一个不对,就会经常跟人动手打架的,所以他受伤是家常便饭,跟这外科的医生打交道也是常有的事情。

    他们以前没来找过这女医生,一般都是在门诊外科就解决了。

    今儿因为来的比较迟,门诊楼都下班了,才到这住院楼处理伤口的,也是第一次跟苏静打交道。

    也亏得她今天对明显不在状态的苏静不信任,所以回家后,将苏静开的药仔仔细细看了一下,才发现,竟然有青霉素。

    她老公青霉素过敏,不敢吃这药的。

    就像她所说的,她老公是他们家的顶梁柱,这顶梁柱要是出点啥意外,这对他们一家人来说,那简直是不能承受之痛。

    所以,她觉得这五万块要的一点儿都不多。

    可这女医生还倔强上了。

    中年男人冲上去,对着苏静就是几个拳头,苏静简直不敢想到,这男人的拳头还真敢忘自己身上砸。

    男人是卖猪肉的,力气很大,这拳头砸下来的时候,她觉得骨头都要散架了。

    她很痛,想躲,可是男人却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不让她跑,稍微一使劲,她就被迫仰头面向男人了。

    男人冷哼,“哼,嘴贱是吧?觉得我们不该要这钱,是不是?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下,老子今儿打了你,还得让你赔钱的事情。”

    几个巴掌扇下来,左右开弓,男人打的很爽,发泄的很畅快,一边打,还一边问,“还敢说我讹钱吗?还敢说吗?”

    苏静眼泪横流,她从小都在父母的庇佑下长大,家里发生了事情,她也有受到庇佑的地方,今儿这样的羞辱,她是第一次经历。

    她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

    门外的护士,没有人敢上前来拉架,不过有人赶紧打了求救电话,毕竟,医闹这样的事情,对医护人员来说,真的是很揪心的。

    好在,此刻距离上班时间没剩多少时间了,很多白班的医生护士都在赶来上班的路上,听到护士打的求救电话,医院的保安,立即组织人手朝住院部赶过来。

    关和走出电梯,就发现,外科办公室的里的不同寻常,几个年轻的护士害怕的抱在一起,有人看到他后,惊喜的叫,“关医生。”

    关和疾步走过去,“发生什么……”

    他话都没问完,就听到苏静的惨叫,以及打人的中年男人,张狂的怒骂,以及中年女人在一旁叫嚣打的好,狠狠打的声音。

    “住手。”关和直接冲了进去,制止道。

    关和还没有穿白大褂,所以,中年男人还不知道关和是医生,还以为是多管闲事的围观者。

    他怒的将另一只没有受伤的脚踹过来,“要你妈的多管闲事。”

    ------题外话------

    嗯,鉴于苏静太过讨厌,所以给她加点受虐的戏,让亲们爽一下,当然,你们想要苏静领盒饭,那是肯定的,不过需要点时间,这个时间,你们会看到邵医生撒狗粮,然后邵医生幸福够了,就开始耍手段,折磨该受折磨的人咯,总之,都爽歪歪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最强医圣林奇〕〔将军他怀了龙种〕〔午夜布拉格〕〔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驻颜太后:六十老〕〔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修真从武侠开始〕〔快穿,男神大人乖〕〔大家诡秀〕〔两界布道〕〔天价狐宝:娘亲,〕〔宠婚成瘾:顾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