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医武剑尊〕〔重生之都市魔尊〕〔我是传奇BOSS〕〔战皇〕〔都市极品最强主宰〕〔护花狂兵〕〔太古帝尊〕〔贴身军医〕〔霸道大帝〕〔无上丹尊〕〔穿越兽世:兽王,〕〔万界淘宝店〕〔猎谍〕〔杀神〕〔快穿之魔王有点甜〕〔逢珠〕〔琳琅的理想人生〕〔美女总裁的神级兵〕〔天才酷宝:总裁宠〕〔让我们从音乐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抢救大明朝 第240章 赵之龙,老实交代吧!
    这个时代南京一百八十里长的外廓之内也许生活这百万人口,看着许多,不过和后世南京市区人口相比,却是不值一提。而这百万人口主要生活在南京城的西半部,大约就是皇城和玄武湖(后湖)以西到位于外廓西部的秦淮河两岸——这块地盘才是南京城的精华所在,人口密集,市场繁华,百业兴盛。

    而皇城和玄武湖以东,则是另外一番场景了。

    皇城以东没多远就是朝阳门了,在朝阳门南北的城墙和皇城东墙之间空间有限,交通也不方便。除了一些废弃的库房和营房之外,就没有什么了。

    而出了南京内城的东侧城墙,就是孝陵所在的钟山(紫金山)和孝陵卫、大祀壇,都不是能做买卖的地方。

    而且这个时代南京城对外的贸易往来主要走水路,由秦淮河而入长江,然后通过长江这个黄金水道,能去的地方就多了,运输的成本也低廉。而陆上,由朝阳门通往仙鹤门、麒麟门出外廓的官道是比较冷清。这条大路两边,除了巍巍钟山之外,就是属于孝陵卫的土地,还有破旧的大祀壇和一些达官贵人们的别墅。基本上是非常空旷的,用来做战场倒也摆得开来。

    而这块比较空旷,大部分地方都是农田的地盘,又因为南北走向的秦淮河上游,被分割成了东西两块儿,从而形成了一条天然的战场分割线。

    从麒麟门进城的铁甲骑兵并没有如徐弘基他们预料的那样,直接往朝阳门而去,而是以营、旗为单位在麒麟门内,秦淮河东一带展开。

    一部下马登城,占领了麒麟门、仙鹤门(位于麒麟门的北面)和沧波门(在麒麟门的南面)。余下的部队则开始抢占秦淮河上的桥梁,或者在秦淮河的东岸巡逻。很快就把秦淮河以东,孝陵外墙(把钟山整个给圈了)以南、沧波门以北的地盘全都给占下来了。

    在这块地盘上还有几个庄园,不是城内勋贵、勋臣的别墅,就是孝陵卫梅、萧两个指挥家族的宅子。

    这两个指挥家族都是相当显赫的,其中萧家的祖先萧逊是朱元璋时代的勋二代,父亲是朱元璋的将领,妹妹是朱元璋的妃子。而梅家的祖先梅永贞更厉害,是娶了朱元璋之女宁国公主的梅殷的后人。

    两个指挥之家都那么有来头,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自然把个孝陵卫当成私产了。这个孝陵卫下面有五个所,满满的5600军户。可是到了嘉靖年间就最多只能动用1700多人了。到了崇祯末年,就连1000个卫所兵都拉不出来了。

    不过他们两家的宅子都修得不错,都是五进五出的大院子,高墙大宅,还临着秦淮河,还有自家的码头,也不知是做买卖用的还是用来停泊画舫的?

    朱慈烺抵达的时候,两家的家主都不在,估计都在孝陵卫里面勤王呢!

    出来迎驾的是两个挂着秀才功名的旁系子弟,一个叫梅友文(是没有文采的意思吗?),一个厉害了,居然叫萧远山!也不知会不会武功?看着倒是蛮精神的,留着脸鬓胡须,五官棱角分明。

    两个秀才对于朱慈烺带着大军进驻都感到非常的惊讶,被东宫侍卫带到朱大太子跟前的时候都有那么点惊慌了。

    显然是知道不少事情了!不过朱慈烺也懒得和他们说话,自有锦衣卫的任逸洲、张涛两位千户会去问话。

    而朱慈烺只是喜气洋洋的带着东宫侍卫,押着张慎言、赵之龙、韩赞周三人,在吴襄、曹友义、黄斌卿、王之仁、朱纯臣、李国祯等将领的陪同下,进了梅家大宅的厅堂。

    “坐,都坐吧!邈山先生、忻城伯、韩赞周,其他人也坐,别客气了......”

    朱慈烺笑呵呵的上坐,然后又招呼跟着他一块儿进来的众人分头落座,还顺带着打量了一下所在的厅堂。这里的面积相对于梅家这样的世袭指挥之家而言,大的实在有点不像话了。而且装饰豪华,摆设用具都极为奢侈,连用来照明的蜡烛都是掺了不知香料的上品,点上以后,一屋子都是芳香。

    这份富贵之气,真是直逼崇祯皇帝的苦逼宫廷了!

    朱慈烺将目光收了回来,落在赵之龙、张慎言、韩赞周身上,来回打量了一番。

    三个人都脸色铁青。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朱慈烺根本就存着开战的心思!所以连崇祯皇帝的面都不让他们见,直接动用锦衣卫抓人!

    他们三个简直就是自投罗网。

    现在张慎言和韩赞周都是一副豁出去的模样,什么都不在乎了!

    赵之龙则是胸有成竹,面带微笑——朱慈烺看着也有点糊涂了,这家伙怎么那么有种?历史上他跪鞑子跪得很痛快啊!难不成是历史书在瞎掰?赵之龙是不怕水凉的忠烈?

    “赵之龙,你是怎么回事?”朱慈烺一指赵之龙,怒喝道,“这次的事情,你该是主谋啊!怎么自己跑来送死?”

    什么意思?赵之龙一下就愣住了:我怎么是主谋?我是卧底啊!

    “千,千岁爷,”赵之龙结结巴巴地说,“臣的心意,早就在给您的密奏上说明了......臣还揭发了南京的逆党......”

    什么?你是叛徒!?朱太子一愣。

    张慎言和韩赞周听了这话,全都怒视着赵之龙。

    “你的密奏?”朱慈烺一头雾水,“什么时候的事儿?本宫怎么不知道?”

    不知道?赵之龙这下可真的怕了!他哆哆嗦嗦地说:“臣托左懋第带去给千岁爷的......”

    “哦。”朱慈烺点点头,“可是左懋第并没有递上你的奏章,也没说有这么回事儿。”

    什么?左懋第你个言而无信的小人!赵之龙都听见自己的心碎声了。

    “千岁爷,千岁爷......”赵之龙噗通一下就给朱慈烺跪了,“您可要相信臣啊!臣真的是卧底,臣是效忠千岁爷的!”

    朱慈烺笑了笑,就从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黄小宝那里接过了一张卷了咸肉和腌菜的油饼子和一个酒葫芦,开始吃喝起来了。

    与此同时,在场的朱慈烺麾下的将领也都从东宫侍卫们那里拿过了同样的卷饼、酒葫芦,开始吃喝了。

    张慎言、韩赞周两人瞧见这一幕都呆了。

    这伙人真的是太子、成国公、襄城伯他们?他们就这么吃喝,真是一点不讲究啊!好像手都没洗,吃起来还那么粗旷......怎么看着像流寇和鞑子呢?

    朱慈烺好像看出两人的惊讶了,呵呵一笑道:“咱们这一路可不容易......不是这等粗鄙样子,早就把命丢了!他们这些克难而来的功臣,都和原来不一样了!

    赵之龙,你快交代吧......本宫马上就要上战场了,时间可紧着呢!”

    “上,上战场?”赵之龙一愣,“天都快黑了......”

    朱慈烺笑着,“天黑好打夜战啊!”

    “夜战......”赵之龙倒吸口凉气,“千岁爷的大军可赶了一天的路了......”

    “没事儿,一点不累!”朱慈烺笑着,“你别废话,交代吧!”

    赵之龙抖着声问:“交代什么?”

    “交代你们的布署啊!你是南京总戎,不会没参与排兵布阵吧?你老老实实交代,本宫兴许就免你一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午夜布拉格〕〔宠婚成瘾:顾总,〕〔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爆笑王妃宠翻天〕〔清浊向恶而战〕〔农民工传记〕〔从堕落骑士开始〕〔腹黑世子妃日常〕〔娱乐之我是喜剧人〕〔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最强医圣林奇〕〔从零开始当导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