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道学宫〕〔一剑独尊〕〔球霸的黑科技系统〕〔hello余生〕〔长生榜〕〔衰神正传〕〔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寻唐〕〔相医战纪〕〔大嘴球王〕〔天道罚恶令〕〔盘龙开端之纵横三〕〔奥术起源〕〔宿主〕〔霍格沃茨的毒鸡蛋〕〔千金为引〕〔冲虚观的小道士〕〔汉明〕〔娶悍妇〕〔奶爸他不务正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毒医凰后:妖孽世子霸道宠 第577章 大结局上
    第577章 大结局上

    魂盘很快运行起来,随着阴阳魂盘的运转,凤惊澜只觉有什么东西要从自己的脑海中冲出来。

    是记忆!

    消失的记忆!

    被人刻意篡改的记忆!

    那魂盘每运转一圈,凤惊澜的记忆便恢复一分。

    她记起她穿越了。

    她成了凤家被抛弃的嫡女凤惊澜。

    她记起了初见时,他从白雪皑皑的天际走来,救她出困局。

    她记起了他坑她、骗她、诓她……

    她记起了纠缠那夜的温柔,青宴台上的嘶吼,新婚夜的绝望与希望……

    那一串串记忆如走马观花一般钻入凤惊澜的脑海中,最后定格着一张清越飘渺,出尘绝世的脸。

    是他!

    君无极!

    她的夫!

    不知不觉间,凤惊澜的脸上已经被泪水打湿,泪眼婆娑的看着站在不远处,那清渺孤独的身影。

    他看着“凤惊澜”的目光是那么的温柔,是那么的眷恋,似包含着千言万语,无限缱绻。

    看得凤惊澜心脏一阵抽痛。

    这个时候她若是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凤惊澜就是真傻了。

    这个傻男人不知道从哪儿寻来的莫名其妙的法子,意图唤醒“凤惊澜”。

    但是他不知道真正的她就在眼前。

    凤惊澜几次张开嘴巴,想要说好,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一个音节。

    她拼命的挣扎,扭动,只为吸引君无极的注意力。

    只要一眼,只要一眼就够了。

    可注定她失望了。

    “阴阳魂盘已经运转过半,这女人的意识居然还是清醒的。那就让老子帮你一把。”

    “不!!”凤惊澜无声的喊着,一根银针已经刺入凤惊澜的眉心。

    她不甘心,可黑暗一点点吞噬了她的意识。

    阴阳混盘继续运转着,凤惊澜只感觉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将她往下拉。

    身体往下越来越沉。

    未知的恐惧似要将她吞噬殆尽一样。

    她不敢想象睁开眼后会是怎么样的画面?

    她还是是她吗?

    或者说君无极还是她的君无极吗?

    “很心痛吧!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眼里只有别人,是不是心痛的恨不得死去?”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冰冷阴鸷的女声。

    “你是谁?”凤惊澜警惕看着四周。

    看到的却是无边的黑暗。

    阴森的叫声从四面八方不停的钻入脑海中,那渗人的感觉似要钻入灵魂深处。

    突然!

    一股吸力将凤惊澜吸入一个黑洞之中。

    再睁开眼,周围一片纯净。

    海天一色,镜影成双。

    她竟又回到青宴台神女墓中的镜湖中!

    凤惊澜眨巴了眼,可是镜湖不是已经毁了吗?

    镜湖没毁,那么当初那个红衣女子是不是也没有消息?

    凤惊澜正这么想着,面前突然浮现一道红影,正是当初那个红衣女子。

    只是一改往日的轻慢慵懒,眼前的红衣女子额心突然点缀着一颗红痣,红红艳艳,如血般妖娆。

    “怎么回事?我怎么又回到镜湖里了?你到底是谁?”

    此时此刻凤惊澜如果再不察觉到此女的不简单,那就是真蠢了。

    “我是谁?我就是你啊,你看看,我们俩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就像是孪生姐妹一样。”

    红衣女子下意识的靠前,想要拉凤惊澜。

    后者本能的后退,一脸戒备的看着她。

    “孪生姐妹?叶非烟,叶非颜?你是叶非颜!”叶非烟的话突然从慕千璃的脑海中蹦了出来,几乎是想也不想居然脱口而出。

    果然这个名字一出,红衣女子当即变了脸色。

    “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红衣女子面色狰狞可怕,像是发狂的野兽一般。

    所以她是猜对了。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从你当神女墓给我琉炎血戒的那一刻起,你便开始筹谋了。那么问题来了,你是叶非颜,那么我是谁?”凤惊澜捏着拳头,想到自己可能在很早之前就被暗算,甚至于她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可能是虚幻的,是梦境。

    她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真实中她还活着吗?君无极还活着吗?

    她来得及救他吗?

    “你既然知道我是叶非颜,那么你应该知道叶非烟和叶非颜是一对孪生姐妹,我们拥有同一张脸,你说你是谁?”

    “你说谎,我不是叶非烟。”明明顶着同一张脸,若不是见过真正的叶非烟,凤惊澜很有可能真的被她诓骗了。

    “我没有,我们长着一模一样,我是叶非颜,你自然就是叶非烟。”

    “可是我见过叶非烟。”

    “什么?你见过叶非烟?”叶非颜显然很震惊,“那贱人不是死了吗?神魂俱散了,你怎么可能见过她?”

    “我为什么能见过她,那不是还得问你自己的吗?是你将她送到我面前来。”

    叶非颜眉头紧锁着,突然意识到什么:“琉炎血戒!”

    “恭喜你答对了。”

    “那小贱人居然能催动琉炎血戒,保留自己的神魂。可恶!”

    叶非颜狰狞着脸,作势就要冲上去,夺走凤惊澜脖子上的琉炎血戒。

    她的杀招凌厉而凶狠,眼见着就要杀到凤惊澜面前。

    突然!

    琉炎血戒红光大盛。

    那熊熊燃烧的红莲业火烧的叶非颜嗷嗷直叫。

    “啊!!该死!!”

    凤惊澜有些意外看着这琉炎血戒,这玩意居然自动护主,在她周围形成一个自动防御圈,叶非颜每次想要冲进去,却被烫的嗷嗷直叫,气急败坏的直跺脚。

    而与此同时,琉炎血戒之中冒出一个人,正是消失了多日的叶非烟。

    一改先前见着的不靠谱模样,此时的叶非烟脸色凝重,出来的第一时间不是上前去揍她那个大尾巴狼妹妹,而是傻站在原地,用那种深情款款的眼神盯着凤惊澜。

    那眼神似怨似慕,愁肠百结,充满了无限怀恋。

    凤惊澜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那么一瞬间,凤惊澜觉得自己在曾几何时对这人始乱终弃过。

    “主……主人……”

    凤惊澜:“?”

    主人这是什么操作?

    而且那个叶非烟之前不是还牛逼到不行吗?

    一声主人之后,叶非烟再没有声音,只单膝跪在地上,颤抖的肩头暴露了她的情绪。

    “额……你要不要去旁边先哭一会儿?”

    叶非烟:“……”

    这二傻子是谁?

    一定不是她那威风八面,无所不能的主子大人!

    叶非烟稳定心神,站了起来,转而对上对面神色阴沉的可怕的叶非颜。

    “我在大宛找了近千年,没想到你竟躲藏在这里。叶非颜,你还真让我好找啊。”

    “你不也一样吗?叶非烟,我以为你神魂俱灭了,没想到你一直躲在这破戒指中休养生息。当了几千年的缩头乌龟现在爬出来有什么用?外面阵法已经开启,很快我就能破开封印,借壳重生,而你们则要代替我,永远的被囚禁在这里。”

    叶非颜面色狰狞,那张和凤惊澜相似的脸在叶非烟出现的那一刻终于挂不住了,现出原来的模样。

    “你大胆!竟敢设计陷害主人!背主忘义,叶非颜,你知道下场吗?”

    “都神魂俱灭了,我还怕什么吗?你倒是忠心耿耿的很,可最终呢,诸神没落,她自己死了也就算了,还拉我们当垫背的,说什么为了天下苍生,为了天下苍天,为什么我们的神魂要被封印在虚无缥缈的破地儿,而她自己却能重生成人。”

    看着她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扯什么千万年前的破事,听得凤惊澜一头雾水。

    “你们先等一下。”确定叶非颜真的进入不了防御罩,凤惊澜索性盘旋在地上坐了下来。

    两人纷纷看向她,只是一个无比恭敬虔诚,一个散漫不羁,面露愤怒。

    “先一个个来。”凤惊澜看向叶非烟,“你叫我主人,那么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或者说,我以前是谁?”

    “主人是父神之女!是诸神黄昏的主人。我和叶非颜是主人信手造出来的,一直作为主人您的侍女存在。在鸿蒙时期,天地一片混沌,没有天地,没有山河,后来父神开天辟地,嘘为风雨,吹为雷电,开目为昼,闭目为夜。死后骨节为山林,体为江海,血为淮渎,毛发为草木,方有这么一方天地,可惜这天地经过亿万年,早已出现衰朽之兆。

    当年诸神末日,天地浩劫,众神纷纷陨落,主人为天地献祭了自己,用自己的身躯修补天地的漏洞。而我和叶非烟也被任命镇守天地之眼。而主人您看到的大宛国境便是天地之眼所在,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大宛覆灭了,但我二人的神魂早就同那片大地融合在一起,大宛覆灭也就等于我们姐妹的末日到来。

    可没想到叶非颜居然不甘心就此沉寂,掀起了腥风血雨,我无力阻拦,好在琉炎血戒挽救了我的一丝神魂,而她则被主人留下来的禁制,永远的困在镜湖之中。

    世事变迁,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还不死心。”

    “为什么要死心?她都自己送上门来了,我为什么要放弃!”叶非颜嘶吼着。

    凤惊澜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支着脑袋看向她。

    “所以你到底做了什么?又有什么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午夜布拉格〕〔爆笑王妃宠翻天〕〔清浊向恶而战〕〔快穿:救命,男主〕〔农民工传记〕〔从堕落骑士开始〕〔腹黑世子妃日常〕〔至尊富二代〕〔驻颜太后:六十老〕〔佛系反骨(快穿)〕〔霸道总裁失忆的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