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文明之万界领主〕〔祖狱〕〔驭兽狂妃:魔帝宠〕〔名门暖婚:霸道总〕〔都市绝武医神〕〔都市极品仙尊〕〔重生赘婿兵王〕〔妖帝的植灵仙妃〕〔我在抬头你在看〕〔恋爱吗竹马先生〕〔四爷:娇妃会算命〕〔冰与火之神秘再临〕〔总裁独宠亲亲我的〕〔界门打开之后〕〔诡梦纪〕〔饲养全人类〕〔谢家小婉〕〔青天有鉴〕〔位面三国争霸〕〔重生八零小甜媳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军门枭宠:惹火辣妻拽上天 主子性取向居然正常,甚是欢喜
    “……”众云卫: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啊……姑爷那里看起来挺雄伟的……噗……直的直的……不能弯……更不能跟大小姐抢男人……

    云卫们在穆枭那要杀人的视线飞过来的瞬间侧开了脑袋,假装在忙着自己手里事情,开玩笑,大小姐这么恐怖,能够征服大小姐的男人怎么说在他们心底也是宛如神祗的存在。

    当然,那些只被大小姐亲睐了几个小时就下线的男人自然不在这个行列之中。

    “照顾好云罗,我先走了!”

    穆枭脸色十分难看,这个女人就是摆明了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看他吃瘪,而且,这次的事情也的确如她所说,跟云家的关系甚大,可是他现在的身份是不便参与的,她也是不想让他卷入云家的纷争。

    当然还有一个理由,这小妮子可不是吃素的,估计是自己兴趣来了,也想好好收拾收拾那些个不长眼睛的人,给他们些教训。

    “是,少姑爷。”陆隐免费看了一场好戏还被猛塞了一口狗粮,此刻还没缓过来呢,他倒是不知道,原来少姑爷还有如此胆魄,居然敢吼他们家大小姐还没被大小姐折回来打一顿,看来这是真爱无疑了……

    只是这大小姐芳心倒是许出去了,那么这凤城那么多青年才俊的心不是碎了好多里地了吗?

    反正每次大小姐只要一交男友,云巅能够迎来一波喝酒蹦迪的高峰,而大小姐踢了一个男友又会迎来一波高峰……

    云罗跑进了帝国集团以后直接乘着云老大的专用电梯上了顶楼的总裁办公室,一路上遇上她的人都恭恭敬敬的给她问好,可是偏偏,她居然在这里冤家路窄的遇上了原本应该在云家地牢里被炸死的云画月,这个跟她妈一心想要瓜分帝国集团股份的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云家别墅毁了她却没有死?看来是云敖网开一面背着她把人放了,云幂不管做错了什么,毕竟还是云敖唯一的妹妹,是血亲骨肉,割舍不掉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蓦然在这里见到云画月倒是让她十分意外。

    看来是上次的教训不够,这次狭路相逢,她也不想给她什么面子,这是帝国集团,云家的地盘上她想干嘛就干嘛,云家还没倒这些不三不四的人就跟苍蝇一样的凑上来了,简直是要恶心死她。

    “哟,刚刚我还特地揉了揉眼睛,原来真的是许画月小姐啊……我还以为自己看见鬼了呢,原来您还活着啊?”这话可是顺着拐着的找茬,她就不相信这许画月的脑子还能有什么好作妖的。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云罗表妹啊,我看报纸上都说你在舅舅结婚那天带着炸药去砸场子,生生把云家都给毁了呢……”

    云画月也是阴阳怪气道,暗自讽刺着穆云罗毁了云家别墅,而云家在这次爆炸里不仅被夷为平地了,还死伤惨重,连云卫都死了很多,她这么说就是把所有等我矛头都指向穆云罗,意在控诉是她害死了那么多人。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云家从来就没有你这个人了,云家如何,我穆云罗如何,都轮不到你管,许家的公司倒了吗?还想让云家撑着你们最好一口气吗?”

    云罗挑眉,纵然没有穿高跟鞋,在许画月面前气势也是一点没有被削弱,明明许画月穿着高跟鞋高她一个头,但是偏偏最是云罗站在那处就已经是霸气侧漏的中心地带。

    “呵,自然是轮不到我管,你这个女儿当的好,当的好就不会在舅舅生病那么久都可以不知所踪一个月,这偌大的云家若不是还有我跟母亲打理,恐怕早就废了……”

    许画月缓缓道,笑的张扬得意,可是下一刻就被云罗给扼制住了下巴,一把被推到了墙边上,而穆云罗已经从裙子里面摸出来了一把匕首抵在了许画月的喉咙口上。

    “你……你……干嘛?穆云罗,你冷静……”许画月被穆云罗拿着匕首往脖子上一抵瞬间就怂了,这里是走廊,会有人来来往往,可是一看是大小姐在那里作恶全部都乖乖对着穆云罗问好然后仿若什么都没看到一般走开。

    “我很冷静,你刚刚说,云敖生病了?你们母女俩打理帝国集团?呵……你有这个能耐?”

    云罗拿着匕首x一点点用冰冷锋利的刀锋去一点点轻轻地划着许画月的肌肤,又移上了她的脸颊,锋利的刀刃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划弄着。

    一边讽刺的笑着,一边又把握着刀柄把锋利的刀刃拍在许画月的脸上,许画月是真的被吓着了,她从来没有见过穆云罗这样邪魅变态的模样。

    她盯着她的肌肤,仿佛随时都想用匕首把她的肌肤割开,然后放了她的血,看着她的血液一点点流光,然后享受着病态的刺激感。

    “不是我们……是……是有个男人……是他指使我们的,他现在就在总裁办公室!”

    许画月被吓得不轻,此刻有什么都直接说了,云罗微微一笑,在她说完真相以后,一把刷着花哨的匕首招式,在她面前变幻莫测,吓得许画月腿软。

    “谁?敢在我云家闹事?”云罗皱眉,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的状态,应该压根就没有她口中说的事儿,如果云敖真的出事儿了,那么刚才在下面陆隐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小可爱……好久不见……几年不见,你倒是打扮得越发水嫩了,倒是让本座差点没有认出来呢~”

    “……”穆云罗心下一惊:这嗓音带着丝丝入扣的凉意,让云罗瞬间如坠冰窖。

    是他,那个在地狱里温润如玉又阴诡难测的撒旦一样的男人……

    这些年她一直想要摆脱在那一处地狱里的挣扎求生的记忆,可是……那样黑的黑暗里……那一抹白太过耀眼,她根本忘不了,她身上的手段功夫基本上都来自于这个男人的精心教导,若是让她跟温恒对上,她就是纯粹的找刺激……

    她看着他那熟悉的眉眼,一瞬间,眼底全是他曾经在暗无天日的锁魂门里孤高又冷漠的身影……

    “小可爱,真打算回去?”男人绯色的薄唇轻启,一双冷而厉的眸子此刻居然隐隐掩去锋利。

    黑色的西装衬得他更为冷俊清雅,高挺的鼻梁上驾着一副银色的眼镜框,墨色的短发微微疏散,被张扬冷薄的夜风吹得微乱,但却丝毫不减男人举手投足间的温雅气质。

    他说话总会从容不迫,面对她时也是温和浅笑,站在夜风里静静地睨着眼底这个娇小可爱穿着纯白连衣裙的小姑娘,云罗不施粉黛的小脸与她眼底已然覆上的暗色格格不入,但却奇异地勾起了男人的兴致。

    ——

    男人宠溺地抚上冷漠嗜血浑身鲜血的女孩儿湿淋淋还在滴血的墨发,忽略掉她如一只炸毛的小猫一般的防备,薄唇上绽开一抹温润笑意。

    白皙修长的手指落在女孩的发间为她拂去发上的杂叶,眼底覆慢浅淡温和。

    动作细致而认真,他总是这般,一举一动都惊为天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英国贵族才有的高贵从容的气质。

    云罗杀红了眼的眸子微微颤动,还没有从残暴狠厉的杀戮中抽离,直到男人低哑又清润的嗓音若潺潺流水缓缓入耳,才让她微微平复。

    眼白上覆满血丝,浑身酸软,突然从极度防备的状态里抽除十分伤精神力,待她回神,男人已经慢条斯理地为她将发稍上沾染的杂草一一摘离。

    他的肤色总是异于常人阴郁的病白,穿着一条白色华国风的长衫,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嫡仙,每一个动作都能入画,那双浅色的眸子微转,有些兴味地落在女孩儿沾满鲜血的红唇上。

    她记得那次,她终于决定离开那处无间地狱……

    “我要奖励。”穆云罗刚刚还虚浮的身子一颤,脱力的身子虽然还软软瘫在温恒的怀里,但是眸子已然清明。

    她在这里待了三年,温恒对她的好她自然懂,但是穆云罗向来是个洒脱干净的女人,既然不能给他一个答案,那就不能吊着他。

    高大俊逸的男人微微一顿,纤细白皙的手指微微收紧,白衣若雪,如今抱着她确实沾染上她刚刚杀戮回来的点点血迹,血迹在他的白衣上晕染开,绽放出朵朵荼蘼绝艳的血梅。

    男人停下了脚步,还是平常温雅模样,只是眸子里却是暗色翻涌。

    “哦?我的小可爱……想要什么奖励?”

    明明是外表如谪仙般脱俗,病白的皮肤纤冷又细腻,仿佛能看到他脖子上血脉流涌,绯色的薄唇半勾不勾,举手投足间都是让人忍不住驻足欣赏的优雅矜贵。

    可偏偏是这样的一个男人,是这个地狱的主宰,人命在他眼里宛如蝼蚁,可是如今……他好像盯上了一只倔犟又可爱的小蚂蚁呢~

    “离开……我要的奖励是离开。”

    云罗窝在温恒的怀里被血液浸染得不成人样,疲惫憔悴的小脸虚浮苍白,往日亮晶晶的粉唇也皲裂往外冒着血丝,只是那双眸子,即使血丝遍布,也依旧如往日一般狠厉阴沉。

    温恒搂着她的手臂微僵,清俊的容颜略显疲态,居然突然炸开丝丝缕缕的笑意。

    “为什么突然想离开?”

    男人怀里突然一空,却没有丝毫被她威胁到的样子,连表情都不曾变化,只是微微抬手理了理因为抱着云罗而微皱的长衫。

    温雅的嗓音如晨雾清新脱俗,绕在谁的耳畔都会让人忍不住舒眉展颜,可是云罗站在他的面前却是蓦然皱眉,浑身是血却也不仅仅只是她手底冤魂的,她只是个杀手,不是神,她满手的伤痕厚茧都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

    “因为我不是一把刀,而是一个人。”

    穆云罗原本俏丽圆嫩的指斑驳着靡烂伤口,但却勾着一柄匕首在指上飞转,每个动作都精致完美,就算伤痕累累她也要以最高的警惕心来面对温恒。

    一双冷沉的眸子似笑非笑地凝着温恒,那天她亲眼看着这个温和的男人戴着白手套擒住那只因为注射了新药剂的小白鼠,那小白鼠挣扎不停本来会被药性侵蚀毒死,却提前被那个穿着白大褂,出尘脱俗的男人手里……

    她可不想成为他的小白鼠,何况,她哪里会有小白鼠那么容易对付?

    她是蛇蝎,没那么好制伏,她的骨子里已然延展出暗色倒刺,谁也不要妄图主宰她的人生,挡她者……亡。

    “嗯,我知道。”温恒浅色的眸子落在她仿佛被鲜血洗劫过一般的大花脸上,女孩俏丽的容颜有些模糊。

    “你走吧,我不拦你。”温恒冷漠开口,沉静的眸子从她脸上移开,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仿佛刚刚把云罗抱在怀里的宠溺柔和都是虚幻。

    病白的肌肤胜雪,他迈开大长腿走向她,无视穆云罗蓦然竖起的尖刺,那炸毛的小野猫模样他极其喜欢,但是现在却一眼也没有给她,硬生生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步子悠闲,连走路的姿势都透着一股子贵族气质,穆云罗一双血红的眸子有些讶异地看着他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一步步走远。

    这是这个男人喜怒无常让人捉摸不透的一面,而让她意外的是,唯一一次见他有些可爱的模样,是她离开的那天,晨光乍现里,男人那句出乎意料的大叫:“六六六,你裙子走光了……”

    ——

    “好……好久不见……”

    云罗第一次觉得见到一个人会这样的让她窒息,这就是强者的威压,她自认为逃出来锁魂门就能摆脱那里吗?她是魂师六六六,魂师看似自由但是在锁魂门有任务的时候不管是要杀谁,他们都必须遵从。

    所以,这次温恒来凤城见她,是否是想好了要杀谁?可是他不是从来不离开锁魂门的吗?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帝国集团?云罗有种前所未有的恐慌与那天离开锁魂门的潇洒不同,她太清楚……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太多的为什么绕的她脑瓜子疼,而下一刻她居然莫名其妙被温恒揽入了怀里。

    “小可爱,原来你真的在鸡头啊,让我好找!”软萌的嗓音传来,云罗再次懵逼。军门枭宠:惹火辣妻拽上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战神王爷的吃货妻〕〔一胎双宝:总裁大〕〔快穿女配之幸福我〕〔天价狐宝:娘亲,〕〔地球最后一个修仙〕〔治婊专家[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