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我只想种田〕〔神豪从游戏开始〕〔成年人是没有爱情〕〔一号狂兵〕〔你好,邬先生〕〔花掉1000000亿〕〔荒野之活着就变强〕〔我的奇幻道具〕〔恶魔就在身边〕〔陆先生,爱妻请克〕〔贵女重生:侯府下〕〔花都天才医圣〕〔极品小村民〕〔一剑斩破九重天〕〔爆笑世子妃:爷,〕〔清穿之八爷后院养〕〔一胎二宝:总裁宠〕〔天启预报〕〔烂柯棋缘〕〔贞观贤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时小说家 第两百二十二章 黑龙卷轴(第三更)
    蒙恬!

    大父蒙骜,事秦昭襄王、秦孝文王、秦庄襄王、秦王政,数年前攻赵之时,因长安君成峤叛变,被赵将庞煖袭杀,兵败上党。

    念其衷心,蒙氏一族添为咸阳新贵,其父蒙武拜为咸阳内史,领军征战洛邑,立下功勋,蒙恬则是于王翦军前听令,于上党屯留之地,立下不小的功勋,今已经来到裨将的位置。

    其年岁与秦王同,如今便是位列裨将,在经历数年,添为军中副将、领军之将不难,将来更是有可能臻至上将军,为国之柱石。

    秦王政冠礼将至,军方自然要有人出面,军队必然进行调动,只是今日乃是督农之日,蒙恬此行风尘而来,手持黑色卷轴,观其神色似乎不一般。

    “黑龙卷轴!”

    “何处而发?”

    整个秦廷内外,如今有资格签发黑龙卷轴的不超过五个人,秦王政自己算一个,仍旧可以摄政的文信侯吕不为和赵太后算一个,赢秦族老算一个。

    一行重甲兵士近前,秦王政从蒙恬手中取过卷轴,观看上面的纹路,丹凤双眸不由得微微眯起,言语刚落,自己似乎已经猜出其来历。

    “雍都故宫太后之处,加急而发,本是送往章台宫,但王上今日督农,故而,文信候令蒙恬亲自送至,以免出现差错。”

    刚成年不久的蒙恬,在其面容上看不出少年人的猖狂与骤登高位的倨傲,反而浑身散发出一股别样的沉稳之气,浓眉大眼,炯炯有神,迎着秦王政的目光,沉声回应。

    手握黑龙卷轴,轻而易举的将其解开,从其内那处一张白色的布帛,上面没有用密语加持,直接黑墨写就,看上去,字数并不多。

    “有趣,看来有些人真将整个秦国当作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赵高,念!”

    数息之后,秦王政目光为之一冷,言语甚是轻蔑,随即将手中的布帛递给身侧的赵高,挥手间,令蒙恬起身而立,等待进一步的吩咐。

    “诺!”

    赵高上前一步,拱手一礼,双手恭敬的结果布帛,甚是柔软,内容却是不多,此处虽为农旷之地,但于身为先天武者的赵高来说,清朗之音回旋,娓娓而出。

    摄政太后令:

    长信侯嫪毐忠勤国事,增太原郡十三万户为其封地。另查,文信候吕不韦荒废国政,着长信侯嫪毐以假父之身接掌国事,丞相府一应公事,皆报长信侯裁处。秦王九年夏。

    语落,整个树荫之地为之悄然寂静,这黑龙卷轴的内容竟然是这般,数月以来,那长信侯嫪毐屡屡封爵,屡屡封地,屡屡封赐。

    而此举,竟然没有任何朝臣反对,秦王政不语,文信候吕不韦不语,昌平君不语,刚成君不语,即如此,他们也没有资格言语。

    王上登位以来,先有文信侯吕不韦自称仲父,再有这市鄙之人称假父,于他们来说,实在是难以忍受,然而,他们却无可奈何。

    “寥寥数言,老秦人就会听他的?”

    数息之后,立于冯去疾身侧的另一位红袍官员,上前一步,拱手礼道,如果周清没有记错他的名字,应该是王绾,原有的岁月长河中,也是一位位极人臣的存在。

    至于现在,官位不过大夫,距离上卿还有不远的距离,今日既然随同督农,也可见秦王政对其重视,轻语之,亦是夹杂淡淡的轻视。

    “蒙恬,你觉得呢?”

    这卷诏令于秦王政来说,更像是一份耻辱的诏令,先王薨逝已久,先有权臣吕不韦号曰仲父,压了自己近十年,如今自己这个母亲又给自己找了一个假父。

    看来,他们所有人都将自己忽略了,念及此,眉头深深皱起,轻语一声,夹杂着淡淡的煞气与冷意,自己这个母亲,还真会给自己找麻烦。

    “这……,秦人亦是人,若是百年前的老秦人倒是无妨,只是如今咸阳内的秦人却利益而动,王上莫轻忽也!”

    “数月以来,奉王令,蒙恬收拢雍都之地的诸般信息,那嫪毐已经今非昔比,而且王上数日后,将会在雍都之地冠礼,更得小心为上。”

    迎着秦王政看过来的目光,蒙恬神色一正,双手拜礼,身躯微侧,又对着不远处的冯去疾和王绾而言,说道数月以来咸阳之外那雍都故宫的局势。

    自从那嫪毐跟随太后前往雍都之后,一次次的封赏,令其地位颇为遵从,钱财之下,一班得其厚赏的官吏内侍为其门下奔走。

    打着太后旗号笼络势力,不久之后,嫪毐便是在封地山阳建立一座占地辽阔的——名士院,和文信候吕不韦为赡养门客建造的——文信学宫遥相呼应。

    立于名士院之前,大言宣称:今日为我门客,它日为秦公卿。一时间,咸阳官署多有吏员投奔,虽然文信候根基浑厚,一时间没有真正的有才者投靠。

    但重金之下,秦廷不来人,山东列国已经闻风而至,短短年岁,便梳拢两千余门客,几近与文信候手下门客相媲美。

    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关键那嫪毐不知做了什么,竟然令太后都重拾摄政之令:凡秦国宫室、苑囿、府库,长信侯得任意享用并可随意调拨财货。

    一语出,咸阳城内显风波,周清期间也听闻了,既然秦王政与文信候都没有反应,自己也不去操那个心,从蒙恬口中之语得知,嫪毐又在太原郡建立——武贤馆,和文信候手下的黑冰台、罗网遥相呼应。

    大肆收纳北郡、云中郡、山东列国的游侠武士,所作所为,前段时间新郑内的秦国使者可见一斑,只是对方的一切,还是逃脱不了文信候的老谋深算。

    “大王,嫪毐不除,国政难立!”

    蒙恬数月来收拢的讯息流淌而出,令这处树荫之地再次陷入沉寂,未几,冯去疾拱手而拜,神情颇为激动,嫪毐以市鄙之人,有辱王室,爵位至此,不除,秦国必乱。

    “大王,先前绾小看了此人,携摄政太后之令,任意妄为,其害甚大,必急除之!”

    王绾面有惭愧,长久居于咸阳之城,对于嫪毐之事虽有所闻,但有文信候在,想来对方也成不了事,如今竟然会弄成这般一个结果,。

    “蒙恬,回蓝田大营,合王翦将军,后日耀兵咸阳,开道雍都!”

    于冯去疾和王绾之语,秦王政没有给予回应,或许他们没有注意到,或许他们已经注意到,对他们来说,秦国不够使仕途之列,换一个王上,也没有什么。

    但是,秦国却是自己的家国,有人想要夺取它,无疑于要亡自己,这……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若有,那就移兵灭之。

    区区小人,何以成事,令达蒙恬,一炷香后,诸人返回咸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萧尘〕〔回到八零好当家〕〔王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