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汉鼎犹立 第三章 演技不错
    蔡瑁的预感是对的。

    刘表在听到刘说出那句以命偿命之后,对眼前这群以蔡瑁为首的看似“忠直”的群臣们,眼中已经充满了不善。

    他冷哼一声对着在场的众人说道,“公玮年幼,纵有罪错在身,但错不至死。”

    “况自古以来白发送黑发之殇就乃人世之大哀,孤不愿经历,也断不会让此事发生。”

    刘表身为当今的荆州之主,虽然他的权力有一部分已经被荆州世家所侵蚀,但在这明堂之中,众臣之前,他的话也足以起到一言而决的作用。

    听到刘表带着冷意的话语,蔡瑁心中一惊,

    在这数年以来,因为蔡氏与其的不断中伤,刘在刘表的心目中已经大不如前,否则今日之事就不会发生。

    而相对的,刘毕竟是刘表的儿子,刘表就算再怎么不喜这个儿子,但对其依然是有舐犊之情的,看来刘的安危就是刘表心中的底线了。

    往日中,他与蔡氏都有些低估了刘在刘表心中的地位了。

    按如今情势来看,今日他与蔡氏苦心筹划的这场“逼杀”刘的议会已经无法利益最大化了。

    而方才还对刘表怀抱些许希望的刘,此时的心却是冷了下来。

    他抬头看向刘表,而他这个亲子的目光却被刘表所躲闪开。

    刘之所以会直接挑明蔡瑁今日是有着“逼杀”的意图,为的就是提醒刘表,或者说唤醒刘表心中对自己的维护之情。

    而刘表方才那段话虽是保护了自己的生命无虞,但刘表的话语中还是言明了自己还是有过错的。

    但自己有没有错,他的这位好父亲难道不知吗?

    方才自己的一句诛心之语已经暂时压住了蔡瑁的气势,也让其率群臣而谏所营造的逼宫气势暂时陷入低潮,

    若刘表真的爱护自己,就应该趁机用自身的荆州之主权威抹去自己的“过错”。

    无错在身,才能从根本上制止今日蔡瑁对自己的发难,这个道理刘都能看明白,他不信刘表看不出来。

    但刘表却没有这么做,

    这说明在刘表心中,他对自己的父子之情,已经都比不上他的面子重要了。

    有父如此,怎让刘不感到心寒。

    刘想着,若是前身还在的话,遇上今日情景,他恐怕会感到心痛吧。

    而接下来的局势不出刘所料,刘表有保留的维护让机敏的蔡瑁再次嗅到了一个机会。

    虽然今日无法达成自己心中最大的目的,但他也不能让刘落了个好。

    不过这时他已经不适合再出面,他用眼神示意了下一直站在刘表身侧的蔡氏,蔡氏瞬间会意,

    她迎上了刘表那副深沉的脸色,突地笑了出来,她微微上前拉了拉刘表的袍袖温声说道,

    “景升这是说的什么话,吾弟也只是为了荆州大局考虑,才建言夫君你处罚公玮,吾弟从头到尾可是从未说过要公玮偿命之言呀。”

    蔡氏的言语尽是为蔡瑁及其党羽开脱之意。

    蔡氏虽已经上了年纪,但向来保养得宜,因此岁月并没有在其身上留下太重的痕迹。

    加上蔡氏相貌颇为秀丽多姿,又出身名门,自有一番华贵气质,这种气质又为她的相貌加分了不少。

    只是有着美丽面庞的蔡氏,鼻子却略显高挑,因此她的华贵气质中,隐隐约约的夹藏着一些刻薄的气质。

    蔡氏深受刘表宠爱,自蔡氏入荆州牧以来,刘表一直将其视为心头肉。

    见自己的心头肉为蔡瑁等人开脱了,刘表可以对蔡瑁等臣子冷眼相视,但却对他的枕边人舍不得如此。

    刘表伸出手拍了拍蔡氏拉在自己袍袖的手,此时他阴沉的脸色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爱惜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