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萌兽:绝世妖〕〔团宠农门女将军又〕〔领主时代:开局获〕〔大秦:神榜现世,〕〔神豪:我真的是大〕〔大唐:开局传国玉〕〔我总出现在命案现〕〔蜀山执剑人〕〔三国:我在江东做〕〔新婚夜,带千亿物〕〔陆七权奕珩〕〔在偏执傅少身边尽〕〔上门龙婿免费全文〕〔我有九千万亿舔狗〕〔国运求生:我,蟒〕〔大秦:始皇帝,我〕〔逍遥驸马爷〕〔异世界:我的人生〕〔疯了吧!你管这叫〕〔我的都市武道加点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汉鼎犹立 第十二章 躬耕天下
    徐庶对诸葛亮言道,“你乃是我知己好友,虽然孔明你一直以无心仕途对外示人,

    但吾深知,你并非无心仕途,乃是心中怀抱着匡扶汉室,再造华夏的大志向。

    今公玮,汉室宗亲也。

    匡扶其成就大业可以说就是在匡扶汉室。

    而且公玮正如孔明你所言,天资任敏,爱德下士,此乃明君之象。

    投之,吾等不但可一展所长,又可完成心中志向,何乐而不为?”

    “公玮虽今遭馋人陷害,外贬出襄阳,然正如公玮信中所言,长沙虽偏处湘南,却是建功立业之所。

    若孔明你能与我一同辅弼公玮,以公玮之明,你我二人之能,蔡瑁何足惧?

    到那时,不说长沙一郡,就是来日扶保公玮重返襄阳,令公玮以嫡长子之大义克继楚国,亦是不难之事。

    刘州牧执掌荆州以来,虽武威稍逊,然文治斐然。

    现今荆州兵甲遍于田野,谷物溢于府库,楚国国力乃当世翘楚,英才俊杰更是不计其数。

    公玮以此为资,展征讨之业,纵使来日北方强敌来临,又有何惧。

    以荆州为资,底定华夏之大业,孔明你难道不心动吗?”

    在说完这些后,徐庶已经按剑而起,他来诸葛亮身前,对着诸葛亮一拜道,

    “吾徐庶平生有一愿,便是能与志同道合之人一起重整这乱世。

    公玮与孔明你皆是我心中所许之可以一起并肩之人,还望孔明能弃隐士之虚念,出山为天下苍山谋取实利。”

    徐庶这一拜,令一向谦逊的诸葛亮立即从坐席上起身,他连忙扶起徐庶言道,

    “亮当不得此拜。”

    诸葛亮虽然如愿扶起了徐庶,但他看到徐庶脸上那坚定的神色,知道徐庶的心意之坚定,

    若是不拿出能令徐庶信服的理由,恐怕他不会轻易离去了。

    诸葛亮扶着徐庶回原位坐下,而后他对这位好友敞开了心扉,他站在徐庶身前负手叹息地说道,

    “吾又岂非未曾不想出山匡扶汉室。”

    “天下群雄中,非刘姓者吾不愿投。

    而公玮虽年纪尚轻,但其为人礼贤下士,又与我交好,其之所在,本是我良好栖身之所。

    但正如我评价公玮天资仁敏,爱德下士那般,我只知其贤德,而不知其才能,要想平定这浩浩乱世,非才德兼备之英主不能。

    今公玮只见德而未有能现于当世,吾又岂可下定决心投之。”

    听到诸葛亮终于说出了心里话,徐庶大喜,他连忙说道,“如此甚为简单。

    今孔明可与我一同前去长沙,就近观察公玮执掌一县之所为。

    若其贤能,吾等尽心辅弼,若其才干与其德行不相配,吾等再一同离去即可。”

    听到徐庶如此说,诸葛亮却在徐庶的眼光中缓缓摇头。

    “元直所言,乃是当今天下贤士择主之所为,但此为,吾不取也。”

    徐庶闻言诧异,“为何?”

    就近观察主君,最后才决定是否真心投效,乃是当世的贤才通用的做法。

    昔马援答光武云‘当今之世,非但君择臣,臣亦择君’所说的这句话,就是当今主君与臣下之间的真实写照。

    但徐庶没想到诸葛亮却不赞同这种做法。

    诸葛亮在徐庶诧异的目光中,语气坚定得说道,

    “亮这一生,只会择一主投效。一旦投之,便生死不相弃也。”

    此刻天色已暗,炭炉中正熊熊燃烧的火光,映照在诸葛亮那清秀的脸庞上,正不停的跳跃着。

    中平以来,天下战乱不休,人人以利为先。

    人心正如那跳跃的火光,令人捉摸不定。

    但就是在充满利欲熏心的尘世中,却有一位年轻人说出了生死不相弃这句话,这一幕令此刻在仰望诸葛亮的徐庶感到颇为动容。

    徐庶郑重起身对着诸葛亮再度一拜,方才那拜是为了打动诸葛亮,现在一拜,却是徐庶敬重诸葛亮的气节。

    “庶知矣,吾不如孔明多矣。”

    ...

    徐庶在知道诸葛亮的心意后,就已经离去。

    如今房屋内只留下诸葛亮一人,诸葛亮跪坐在火炉前,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

    他想起了方才徐庶所念的内容,脸上不禁流露出几丝无奈的笑意。

    “这惫懒货,既是求贤,不挖空心思以华丽文字动我就罢了,竟然给我信中的内容,与元直还有颇多相似之处。”

    诸葛亮言语之间虽是责怪,但语气却是一副开心的模样。

    这时诸葛亮回想起了他与刘初识的场景。

    那时他正在隆中的田亩中耕作,却不知何时身后出现了一个青衣少年。

    那少年在见到自己的那瞬间,便自来熟的拿起自己放在一旁的耕犁,而后展露笑颜对自己言道,

    “诸葛君,可否一起躬耕否?”

    想起此幕,诸葛亮脸上的笑意更甚,而后他闭目沉思起来,

    公玮,若这次你能令我满意,我追随你一起躬耕这天下,

    又有何不可!

    ...

    隆中发生的一切,在数十里外的襄阳城中的人并不知晓。

    但此时襄阳城中却也有大事发生着。

    原来是日前荆州牧下令令其长子刘出镇长沙,而长子出镇,必将兵而往。

    本来调拨给刘的兵本该从襄阳城中的预备兵役中调取,但蔡瑁显然不想将太多百战精兵交付刘手上。

    于是乎他便令士卒在襄阳城中四处招贴告示,为刘招募新兵。

    告示一出,顿时引起了襄阳城中百姓的热议。

    这些百姓不知道荆州高层的政治博弈,只知道如今是刘州牧为其的嫡长子刘招募新兵,刘的身份之尊贵,瞬间引来了许多吃瓜群众。

    一辈子将老婆孩子热炕头当做毕生梦想的老百姓们,已经将刘从心中默认为了下一任荆州之主。

    因为他们自己的家业也都是传给自己长子的。

    因此在为刘招募新兵的告示一出来后,不止吸引了许多吃瓜群众,也吸引了许多在襄阳郁郁不得志的的那些寒门之徒。

    在襄阳城中的一处告示栏下,有一位身形雄壮的勇士正目光灼灼得看着那告示。

    他名魏延字文长,义阳人士。

    早在去年他就背井离乡来到这襄阳城中,为的就是希望在这个荆州的首府之地可以找到建功立业的机会。

    但因为自己出身寒门,哪怕四处投拜帖,也根本无人给其机会。

    本来心中已经失望至极的他,打算南下去长沙郡碰碰运气,没想到在这时,他看到了这份为刘招兵的告示。

    魏延心气高傲,他自认自己颇有军阵之能,只是一直以来怀才不遇,未逢明主罢了。

    而这份刘招兵的告示却让他看到了希望。

    刘素日里就一直是以礼贤下士闻名于荆州。

    而就在魏延眼神希冀的看着那告示时,人群中却有同乡认出了他。

    魏延在乡间就以勇武闻名,这位同乡曾经因为欺凌寡妇被魏延教训过。

    只是时来运转,这位同乡因为家中颇富,早年间找关系拖蔡氏族人买了个军职,如今亦是一位屯长。

    今日他正好休沐,没想到在此处却碰上了魏延。

    其与魏延往日有恩怨,再加上身为同乡的他素知魏延志向,如今身为屯长的他虽然打不过魏延,但正好可以以此嘲笑他。

    “这不是我汉大将军乎!”

    这位同乡尖锐的声音瞬间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身上,而见他手指魏延,众人的目光也都将目光转移到了魏延身上。

    魏延出身寒门,生活困苦,加上在襄阳一直没有找到职分,故而穿的是一份打满补丁的衣服。

    他的这份寒酸的样貌配上那位同乡的大将军调笑之语,反差之下顿时引起众人大笑。

    魏延也认出这位当初被其教训的同乡,见他当众调笑自己,引得众人调笑,心中的怒气瞬间上涨,他一瞬间握紧了拳头。

    但看到那位同乡身旁跟着几位同行之人,不愿招惹麻烦的他只想离去。

    但那位同乡却不依不饶,直接上前抓住他的袖子,毫不留情地继续开口道,

    “吾大汉何时有了破衣烂裳的大将军了!”

    他的话再度引起了在场众人的大笑。

    此刻魏延的脸庞已经被羞愤覆盖,

    他手中的拳头已经握的越来越紧。

    魏延当然不是怕事之人,以他的勇武打倒这位同乡更是轻而易与。

    但是如果他动手了,无论胜负如何,一定会被官府追捕,到那时势必会错过他视为腾起之机的刘招兵。

    小不忍则乱大谋。

    魏延一直以这句话安慰着自己。

    而魏延不知道的是,在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位身着华服,气质雍容的贵公子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发生在他身上的这一幕。

    这位贵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刘。

    见魏延一直对自己的挑衅忍让,那位尖嘴猴腮的魏延同乡的胆子也越发大了起来,全然忘记了他当初是被魏延如何暴打的。

    他用更加尖锐的语气说道,“魏文长呀魏文长,我看你以后应该叫魏气短才是!”

    文长是魏延的字,字为长辈所赐,这位同乡如今当众以他的字当做嘲笑之资,等于是在羞辱魏延的长辈,这让魏延已经无法容忍。

    他眼神已经从克制变为愤怒。

    那种怒气几乎要从他的眼中喷薄而出,而这时一直在围观群众中当吃瓜群众的刘,在听到魏文长这三个字时

    眼睛一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我一个治疗术下去〕〔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