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长生不老〕〔灰塔的黎明〕〔暗夜追凶〕〔虎夫〕〔魏晋干饭人〕〔上门姐夫〕〔大国医〕〔开局签到一个吕奉〕〔玄幻:娘胎修炼,〕〔武德充沛〕〔地球人实在太凶猛〕〔玄武裂天〕〔修复师〕〔重生过去从四合院〕〔神婿叶凡〕〔永生,从入门到精〕〔超维武仙〕〔百年危途〕〔万界淘宝店〕〔官路高升笔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诸邪退散 第二章、师父
    夜很深,乌云浓密,透不过半点星辰月光,可人间却如同白昼。

    只因为那天上百万众神群星璀璨,霞光满天,照的人间黑夜不存。

    此刻,人间无黑白,天空也不知哪个才是真正的月亮。

    随着一尊尊神祗地不断死亡,众神狂怒无能,天帝更是青丝飞舞,雷光绕身。

    威压也如同他的怒火搅地天地在不停摇晃。

    巨大的手指指着虚空中地裂缝,天帝怒斥道:“魏长陵,你大胆,竟然以下犯上,斩神祗,枉纲常,反天道,你才当诛!”

    此话一出,言出法随。

    只见天地间各种法具凭空出现,高达千百丈。

    枷锁,铡刀,囚笼,斩头刀……

    更有一座不见顶端,被巨大刑台背负的巨山出现,崖壁之上赫然写着“斩仙台!”三个血淋淋地大字。

    山体有仙鬼恸哭,有神魂惨叫,怨气冲霄,阴气慑人心。

    也在天帝地一指之下,飞入虚空裂缝之中。

    可是,却没有影响魏长陵哪怕一丝一毫。

    一个个神祗的名字还在被念出,一刀刀刀光依旧有序的出现,将一尊尊神祗斩灭。

    魏离渊看的是心神摇曳,既担忧,又暗恨自己的无能。

    虽然没有看到师父的样子,但是那熟悉地声音告诉魏离渊,那就是自己的师父。

    他好恨自己的无能,此刻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作为一只小小的蝼蚁,无力地看着一切。

    拳头紧握,鲜血从指缝中流出。

    “四十万天将,六百万天兵,尊吾法旨,诛杀此贼!正我天道,扬吾天威!”

    天帝法旨一下,众神将即便心若死灰,却还是齐齐躬身道:“尊黄天至尊上清天帝法旨!”

    而后,数百万神将神兵再次化作流光,冲入虚空裂缝之中。

    人间凡人不知,可是天上的众神又哪里不知。

    此刻天界将崩,此刻进去几乎再难回归!

    而人间,无数的武林高手早就已经近乎癫狂。

    普通人或许早就忘记了魏长陵这三个字。

    但是江湖高手,庙堂朱公,金殿帝王谁敢忘记这三个字。

    这个数十年前的杀神,屠了百万佛子佛孙,灭了沙蛮草原突厥和南方林海莽人的信仰,彻底完成了天下的大一统。

    而后青衫飘扬,消失在世间,不曾留恋半分,深藏功与名。

    那些年无数武林千年道统都被他踩在了脚下,用尸骨铺成大道。

    最终以无尽杀孽铸就了真正的天下太平,将岌岌可危地大周王朝推入了青史第一不世王朝。

    无数的人对他恨之入骨,夜夜梦中,啖其肉,啃其骨,饮其血,寝其皮,千刀万剐。刻刻都在诅咒他不得好死。

    无数人对他推崇备至,视为活着的神祗,行走的神话。

    更有无数人忘记了他,就好比烈烈夏日,高蓬大树的阴凉下,那些乘凉的人们,没有谁会关心树会不会热,只有需要它时才会想起。

    但是此刻,人们知道了他,恐怕再难忘记了他。

    七天,天空中除了静静矗立地神祗们,再无其他动静。

    人间,普通人都近乎麻木,虽然白日黑夜已经分不清楚,但是生活还要继续。

    这才是人间的常态。

    直到第七日,天空中终于有了变化。

    虚空中的裂缝中出现了一个人影,与那些身高百丈大小的神祗相比,渺小的好似地上蝼蚁。

    身高不过七尺,一袭青衫半身血。手持长刀,款款走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星际涅槃〕〔虚拟超神者〕〔神医娘亲她是团宠〕〔长白灵蛇传〕〔蓄意惹火〕〔了了悸动〕〔好像就我没重生啊〕〔三国:被曹操出卖〕〔精灵:截胡火箭队〕〔戮神高校〕〔渣攻渣受为我痛哭〕〔逆流2000创业时代〕〔遮天之我是小石头〕〔镜面管理局〕〔女魔头请自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