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诸邪退散 第五章、鼠抬轿子,鬼出嫁(下)
    魏离渊速度飞快,如同一把利刃将重重迷雾切开,但即将靠近时,他却停下了冲刺,缓步靠近。

    因为他已经听到前方的铜铃声,很近。

    不过,更加令他毛骨悚然地,是那铜铃声下,隐藏的轻微的咀嚼声,如同野兽撕咬生肉的声音。

    在这浓雾黑夜之下,格外让人寒毛直立。

    虽然脚步缓慢,但是很快,魏离渊就看清了前方,只见陈大叔家门外,隐隐可以见到二十多道孩童的身影若隐若现,他们整齐站立两排,队伍的中间还有一顶大红色轿子放在地上。

    深吸一口气,魏离渊提刀快步上前,刚想呵斥,顿时就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因为那轿子两旁,哪里是二十多个孩童,竟然是二十多只半人高的大老鼠。

    一个个人立而起,脑袋朝天,身披喜服,肩抗大红花,那狰狞的鼠脸上,竟然还涂了刺眼的腮红,红的如血,艳的诡异。

    它们站立有序,毫无动静,或是挎鼓,或是举着唢呐,或是抬着拴着鞭炮的竹竿,领头的老鼠则拎着一面大铜锣。

    整个队伍中的老鼠,给魏离渊一种僵直死板的感觉,仿佛它们并非活物。

    “咕噜!”艰难地吞下一口唾沫,饶是魏离渊自小苦难,见多了人间诡事,但也没有见到过这种东西。

    “咯吱,咯吱!”咀嚼声清晰刺耳,魏离渊转头望去。

    就见到陈大叔此时横尸门前,两个三岁娃娃,头扎冲天辫,胸绑红肚兜,一个坐在地上,一个坐在陈大叔的胸口。大脑袋不断甩动,发出那牙齿碰撞的渗人声响。

    鲜血化作一滩血水汪,在烛光下犹如镜面,倒映着这恐怖的一幕。

    仿佛感觉到了魏离渊地到来,地上的娃娃突然扭过头,看向魏离渊。

    此时魏离渊才看清了她的面庞。

    肉嘟嘟的笑脸,大大的眼珠,皮肤惨败,和那些老鼠一样,脸上涂着血一般的腮红。

    当看到魏离渊的刹那,那娃娃仿佛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咧着笑爬起身,向着魏离渊走来。

    身体一晃一晃,左右摇摆,大大的红肚兜上面,一个巨大的囍字格外刺眼,因为那字是白色的。

    魏离渊强提心神,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东西?为何要害人。”

    嘴上说着,不是魏离渊迂腐啰嗦,实在是这一切太过诡异,魏离渊只好先出言拖延,暗中好好思量要怎么做。

    另一个娃娃随后也转过头来,满嘴的血水让魏离渊差点吐出来。

    两个娃娃一脸的欢喜,摇摇晃晃地想要投入魏离渊的怀中。

    “爹……爹爹……”

    两个娃娃开心地叫喊着,嘴角如同她们此刻的欢喜一般,越咧越大,直至耳根。

    那张大嘴,即便是魏离渊心中勇字坐,热血遍全身,也不禁连退三步。

    只见那牙齿如凿,并排如锯,上下开合如深渊猛兽,加上那可怖的道道殷红,恐怕换个普通人,都要立时吓死。

    但再多的恐惧,也都被两个娃娃一声爹爹给崩了大半。

    若不是魏离渊自知自己十七八岁,恐怕真以为是不是自己早年在外惹了风流债,现在两个娃娃来要债了。

    魏离渊脸瞬时就黑了下来,叫道:“谁是你们爹爹,别乱叫!我……”

    刚想说什么,一阵阴风吹过,大红花轿发出“嘎吱嘎吱”地声音,帘布飞起,魏离渊就再也说不出话了,定定地望着花轿。

    只见那花轿里,此刻竟然坐了两个人,一个女子,面若桃花,娇艳妩媚,头戴凤冠,身着霞帔,一双妩媚的眸子如古井幽谭,仿佛能将人的魂给吸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懦弱亲妈重生了[七〕〔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服软〕〔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无限辉煌图卷〕〔重生后被七个哥哥〕〔误入歧途苏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