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诸邪退散 第二十六章、一样的人
    甬道黑暗幽邃,不知前路在何方,即便武者精神毅力远胜常人,在奔行了约莫半个时辰后,也有人受不了了。

    也许是一直都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冲在最前方的桑康也只能停下脚步。

    有人喊道:“这么跑下去也不是办法?出路到底在什么地方。”

    “谁知道,与其在这里抱怨,不如继续寻找出路。想要求存可不是在这里说几句牢骚就行的。”桑康斥责一句,转身就要继续跑。

    魏离渊将这压抑的气氛收入眼中,开口说道:“等一等。那女鬼说比试招胥,显然是要我们在她所布下的考验中赢下这一关。或许这条甬道的目的并不是让我们寻找出路,而是接受她的考验。”

    这番分析立刻得到了一些人的赞同,徐元也是点头说道:“魏兄弟所言甚是,桑大哥或许我们应该停下来。”

    桑康不满地看了魏离渊一眼,没好气地说道:“那女鬼手段诡异歹毒,各种手段都是为了取我等性命,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魏离渊看了桑康一眼,指着众人手中的火把说道:“前面有没有出路,你还看不明白吗?”

    桑康不明所以,倒是有一位名叫张浦的武者脸色难看地说道:“魏兄弟的意思是,这里没有风!”

    魏离渊点头,说道:“若是甬道有出口,定然有风出现,现在火把毫无摇曳之象,说明甬道两端并无出口。或者说出口此时是被封堵住的。”

    “哼!”桑康冷哼一声,说道:“信口雌黄,既然你觉得留在此处为好,那你就留在这里吧。本官就不奉陪了!”

    说完就不再理会,转身离开。

    几个武吏面露难色,他们觉得魏离渊说的有道理,但是桑康作为他们的同僚,且年龄最大的,威信尚在。

    看了一眼魏离渊也跟了上去。

    魏离渊叹息一声,不再阻拦。

    徐元将怀中放着百草丹的瓷瓶丢给魏离渊,拱手想说什么,最后只是一声叹息转头离开。

    魏离渊看向那几个武者,问道:“你们准备何去何从?”

    几个武者相互对视了一眼,又有三人追向桑康等人。

    此时只剩下那名叫张浦的,还有两个身穿宗门制式服装的武者留了下来。

    不同于张浦是对魏离渊猜测的认同,这两个宗门武者纯粹是对荡武司的不喜才留下的。

    一个叫陈兵,一个叫龙宝生。乃是张留郡七星门的弟子。

    陈兵问道:“既然魏兄弟对此有了猜测,此处已经没有二声,何不将所有猜想说出。”

    魏离渊点了点头,指着墙壁说道:“我想出路其实就在壁画上!”

    几人转头望去,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只见在他们身侧的墙壁之上,四个人形轮廓正在扭动着身子,样子诡异怪诞。

    龙宝生不可思议地叫道:“不可能,刚才奔跑时我一直留意墙壁,并没有发现有人形轮廓存在。”

    “别说话!”魏离渊突然出口打断,接着就看到一滴血水自甬道上方低落。

    血水低落地面的声音十分清脆,好似落盘玉珠,叮咚清脆。

    “滴答,滴答!”一滴又一滴血水落在了地上。

    可是很快又消失不见。

    几个人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无人敢动,墙壁上扭曲摇摆的人形轮廓仿佛是在嘲笑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懦弱亲妈重生了[七〕〔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服软〕〔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重生后被七个哥哥〕〔无限辉煌图卷〕〔诱人的后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