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诸邪退散 第三十四章、路
    “咔嚓!”一声,刘炳存的头骨坠落地面,一对眼珠在眼眶中疯狂打着转。

    他竟然还没有死。

    头骨撞击地面的眩晕感并没有让他逃离这一切,反而让他更加清醒几分。

    直到这一刻,那些痛苦才捉到了他,上下颌骨疯狂张合,牙齿疯狂撞击,发出“咔咔咔!”好似鞭炮的声音。

    各种痛苦接连不断的冲击着他的灵魂。

    这并不是刘炳存多么的强大,这是恶鬼刀,还罪中最为歹毒的一招。

    名曰囚笼。

    此时的刘炳存已经死了,但是灵魂却被囚禁在他的头骨之中,一遍又一遍体验着死前还罪刀施下的刑罚,直到他的灵魂承受不住,彻底灰飞烟灭。

    魏离渊直到此刻仿佛才终于恢复神智,脚尖一挑,刘炳存的头骨飞到魏离渊的面前,单手抓住放在面前。

    魏离渊冷笑说道:“你应该感觉到庆幸,若非我修为不够,未达真意,你将一遍又一遍品尝这些刑罚,三魂不灭,直至你偿还所有的罪孽。”

    说完,魏离渊就好似丢垃圾一般,将刘炳存的头骨丢到一遍,看都不看一眼。

    做完这一切,魏离渊将目光锁定在了女鬼朝婴的身上,一步一步向她走进,口中自顾自地说道:“其实师父教给我阿鼻六道刀时,我就觉得自己肯定无法学会这恶鬼道刀法,也最不愿意去学会这一式刀法。因为若要领悟恶鬼道真意,需知世上的恶。”

    “人不是莲花,做不到出淤泥而不染。当我们斩杀恶人的时候,身上总要染上鲜血。那一刻,我们同样会成为恶人。”

    “我很不明白,为什么师父会创造出如此恶毒的刀法,为什么要让自己沾满肮脏。但是现在我明白了。”

    “对恶人的恶,就是对善人的善。人的最真,最美好的,都需要那包含所有脏脏罪恶的泥土去养护,承载。那么总要有人要去成为泥土。”

    “圣人已经将人的美说尽,所以师父自然就不必再去重复。他背负起了一切,让自己化作最低贱的泥土,用来呵护世上的美。即便坠落深渊,仰望天空之时,也能看见那些名为善良的美丽。”

    “而如今,这一切将有我来承担。师父啊,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你不愿告诉我,你口中的路是什么,因为那太过沉重。现在我也踏上了这条路,但是我并不痛苦,因为那也是你曾经走过的。”

    女鬼朝婴静立在那里,高傲地如同看一只挣扎的土狗一般,眼中满是嘲讽。

    纵使她在那恶鬼道刀法中感觉到了恐惧,但是依旧如此。

    渺小的活人,区区百年的生命,如何能够与漫长岁月就存在的凶神媲美。

    朝婴看着靠近的魏离渊,丝毫没有慌张的样子,只见她素手高举,化掌为刀,缓慢斩下。

    那一刀落下,仿佛脱离了这个世界,魏离渊只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闯进了他的身体,想要斩断他无比重要的东西。

    下一刻,女鬼朝婴面色一变,不可思议地看着魏离渊,她斩命失败。

    天道自有定数,生人自有命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