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诸邪退散 第七十一章、县丞定计
    魏离渊皮笑肉不笑地连忙说不敢。心中却道:“我与这司马术第一次见面,这人就这般客气,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看来是听生宁说了城门发生的事。这人是想利用我去牵制归元剑宗的那位混元境高手。甚至让我与那人来个两败俱伤。从而夺回隆安县城的掌控权。”

    魏离渊有这想法并非不可能。

    虽说现在归元剑宗是隆安县城的实际掌控者。

    但是归元剑宗只有一位顶尖高手,其他都是下山历练的弟子,功夫高不到哪里去。

    如果让自己和那混元高手拼个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司马术就可以号召城内武者将归元剑宗铲除。

    毕竟归元剑宗这些日子以来,对待隆安县城的武者真是压榨到了极致,早就让城内武者人人不满,只是迫于那位混元强者的淫威,敢怒不敢言罢了。

    若不是这般,堂堂一位县令,岂会对一个武者这般礼贤下士。

    要知道,隆安县可不是羊安县,隆安县属于中县,当地的县令可是正七品的官员。虽然雪存义也是正七品县令,但是雪存义的正七品只是一个下县县令,若非雪存义身兼一个正四品的右佥都御史的差事,见到面前这个俊朗县令,还要低上一头。

    这样一个正七品大员会对一个江湖武夫如此礼遇,说出去司马术的风评就毁于一旦了。

    不过,魏离渊也不点破,对方有求自己,总比自己有求对方好。

    所以魏离渊所幸装糊涂,和对方相互吹捧。

    入了内堂,司马术屏退了其他人,只留下了县丞钱远志和主簿冯谦作陪。

    不给司马术说话的机会,魏离渊立刻正色,将羊安县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吓得司马术三人魂飞魄散。

    要知道,羊安县城和隆安县城的距离可不远,也就三两天的路程。

    这个劲爆消息砸出来,立刻就让司马术等人乱了分寸,原本心中的各种小算盘也乱成了一团麻线。

    虽然早就从朝廷密信中得知了有关凶神的消息,但是那太过神话,司马术本来是不相信的。

    哪能想到,这么一个泼天的厄难就这么砸在了自己脑门上。

    现在司马术想的,竟然是要不要也学羊安县一般,赶紧跑路,远离羊安县这个鬼窟,免得殃及池鱼。

    在这件事前,归元剑宗和自己抢权的事情已经不算什么了。

    魏离渊笑着说道:“消息已经传达给了大人,如何决断还是要大人自行思量。只是这几日我等人困马乏,需要暂借贵县修整两日,还请司马大人行个方便。”

    司马术神游物外,笑着说道:“方便,方便。冯主簿,悦来坊的客栈大多都还空置,那就麻烦你带领魏少侠等人前去悦来坊。”

    冯谦笑着站起身,对着魏离渊说道:“魏少侠放心,本官定会安排妥当。”

    魏离渊笑着拱手说道:“既然如此,在下就先告辞了。”

    司马术起身相送。

    看着魏离渊跟着冯谦出了内堂,看不到人影之后,司马术转头看向钱远志,问道:“钱兄,你如何看?”

    一直默不作声地钱远志轻嗯一阵,才开口说道:“倘若真如此人所说,隆安县城并非久留之地。根据朝廷秘报,大人也应该知道凶神的可怕。这三两日路程对于凶神来说和身前无异。”

    司马术点头,说道:“本官也是明了的。但是我等也不能像羊安县那般举城搬迁,不说我隆安县城足有六万百姓,没有数月准备,何谈搬迁。二来,这可是诛九族的罪,我等若是离开,不但性命不保,还要牵连族中老小。”

    钱远志也是神色凝重,不过很快就眉头舒展,笑着说道:“其实也是可以的。”

    “哦?钱兄何意?”

    钱远志笑着说道:“古话说的好,法不责众。这举城迁徙可不是大人一人而已,羊安县率先而行,乃是出头之鸟。朝廷就是论罪,先罚的也是羊安县的县令。而且,临近羊安县的可不是只有我们隆安县,还有其他大大小小七八个县城。大人大可传书于其他县城,将凶神之危与羊安县迁徙之事告知于他们。只需要大家都迁徙,朝廷也不敢尽数处罚。最多也就是诛首恶。”

    司马术沉吟,在内堂之中来回踱步,良久才摇了摇头,说道:“太慢了。凶神在侧,我等岂能安睡。先不说数月筹备,旷日持久,就是那归元剑宗的人,也不可能答应,定然阻挠。此事怎可成功?”

    钱远志一愣,稍作沉吟,眼珠子一转,突然笑道:“大人,何须数月,我等数日即可起行。”

    看到司马术疑惑地看向自己,钱远志呵呵一笑,说道:“大人,会考就在下月了!”

    司马术一听,还以为是什么好主意,顿时气道:“现在隆安县城危在旦夕,依照朝廷规矩,会考已经推迟!我若前往,定然要被知州大人拿下问罪,你这不是害我!”

    钱远志却笑着摇了摇头,示意司马术附耳。

    起身与司马术靠近,低声在其耳边小声说道:“大人,我等知道,那归元剑宗的江湖莽夫如何知晓,大人可以此为理由,召集城中部分高手护卫,跟随那魏离渊一同前往泰安郡城,将隆安县城一应事务托付给归元剑宗。待我等抵达泰安城,就上高知州大人,归元剑宗强取隆安,霸凌百姓……”

    随着钱远志一条又一条谋划,司马术的脸上逐渐露出笑容。

    望江坊,金华客栈。

    这是隆安城最奢华的客栈酒楼坊市,被归元剑宗的弟子租下。

    当然租金是衙门给付。

    此时甄太乙鼻青脸肿的跪在一间客房门外,低垂着脑袋,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门外守卫的弟子则一个个义愤填膺地站着。

    只是师叔还在休息,他们不敢打扰。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甄太乙那猪头模样,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平日猖狂霸道惯了的他们,哪里想到,竟然还敢不给他们归元剑宗面子的,着实可恨。

    直到过了午时,房间中才响起一道声音。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懦弱亲妈重生了[七〕〔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服软〕〔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重生后被七个哥哥〕〔无限辉煌图卷〕〔诱人的后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