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LOL:这个男人太强〕〔神秘复苏:我能无〕〔我真的只是想赚钱〕〔穿越四合院,开局〕〔从执教皇马开始〕〔足球:身为门将,〕〔武帝天骄〕〔什么叫六边形打野〕〔恶魔交易准则〕〔我的成神日志〕〔重生之游戏开拓者〕〔无敌从忽悠老人修〕〔我成了游戏里的反〕〔爱故知新〕〔我是阴间圆梦师〕〔聊斋之斩妖除魔〕〔嫁给残疾夫君后被〕〔僵尸世界之开局满〕〔魔神乐园〕〔我的惊悚生存游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诸邪退散 第一百一十三章、疯魔杖法
    自从从羊安县逃亡开始,魏离渊还真是没有现在这般舒坦过。

    走路有人抬着,路也有人引着,更不用担心未来该怎么办。

    自己现在只需要关心秀娥和梅儿一大一小两个女人,至于其他人,他们的死活魏离渊就不用关心了。

    是战是逃,进退由心。

    这种轻松的心态,让魏离渊都感觉吸收阴珠的速度,都好似快了一分。

    当然这是因为伤势的恢复,使得肠腑吸收纯阴之力的速度在提升,和心情没有多少关系。

    不得不说,武人赶路的速度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当夜色降临之后,魏离渊几人已经远离了隆安县足足一百五十里。

    这还是害怕让秀娥不舒服,不敢全力赶路。

    中途路过一个小的县城,魏离渊也害怕再遇到麻烦,也就没有进去,径直绕过了县城继续赶往泰安郡城。

    在隆安县城中,被东方乙木星君的阳身柳木遮盖了天地,根本不知道过了多少时日,所以魏离渊也不知道司马术等人有没有到达泰安郡城。

    不过他们人数众多,想来也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再短暂的用过了晚餐之后,由于害怕鬼和尚追上,甄太乙八人再次要求赶路,魏离渊自然无不可,毕竟又不用他走路。

    当深夜降临,临近子时之时,魏离渊突然眉头紧锁,看向幽暗的四周,突然喝道:“停下!”

    甄太乙八人立刻停下脚步,秀娥抱紧梅儿,紧张地向着四周张望。

    “魏少侠,怎么了?”他们颤巍巍地问道。

    魏离渊示意他们安静,闭目侧耳聆听,突然叹气说道:“他们还是来了。”

    听到魏离渊这话,甄太乙八人刷的脸色都白了。

    “那我们还不赶快跑。”抬着轿子的武子衣声音都打着颤。

    魏离渊说道:“没用的,我们白天赶了一天的路,他们只用了半个晚上就追了上来,甩不开他们的。现在只能停下来,和他们斗上一场了。”

    甄太乙看着魏离渊,突然士气陡增,说道:“怕什么?魏少侠在此,那鬼僧我们不是对手,难道魏少侠还收拾不了他们吗?”

    众人一听,顿时眼前一亮。

    对啊,还有魏少侠在呢!

    魏离渊示意他们放下轿子,不疾不徐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倒是要看看,这鬼和尚有什么名堂。他们活着就被我们灭了传承,死了难道就是我们的对手了?”

    边说边走到了秀娥身边,对着她传音道:“大嫂,你要记住,如果那和尚向你化缘,千万莫要答应,一个线头都不要给他们。给了就会死!”

    秀娥身子一颤,轻轻颔首,紧紧地抱着熟睡的梅儿。

    这小丫头倒是心大,这时候还没有醒来。

    归元剑宗的八个人各个抽出宝剑,严阵以待。

    果然不多时,一阵木鱼之声传来,由远及近。

    众人只看到,两个黑色的人影,仿佛是飞一般,快速向他们靠近。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他们就已经来到了众人面前。

    甄太乙连忙给魏离渊传音:“魏少侠,就是这两个和尚!”

    魏离渊感叹,果然这八个归元剑宗的弟子已经和对方扯上了因果,不是这般轻易可以逃脱的。

    “阿弥陀佛!诸位施主,贫僧依约前来度你等!”为首的茶褐色七衣僧人笑着说道。

    魏离渊周身弥漫淡淡的红芒,一双眼睛已经将这两个僧人上下打量,顿时十分诧异,他竟然没有从这两个和尚身上发现阴气。

    魏离渊手持斩阴刀,对着两个和尚喝道:“人鬼殊途,我看两位大师也脱离了凡俗鬼物,为何还要害人。佛曰普度众生,慈悲为怀。两位大师这样,岂不是有违佛门教义。”

    听到魏离渊的话,那两个和尚齐齐抬起了头,茶褐色七衣的和尚满面笑容,说道:“世间无佛三十载,没有想到还有先生这般对我佛门有所了解的人。幸甚至哉!”

    而后,他才继续回答魏离渊的话,说道:“人间为苦海,有佛则有岸,世人皆苦,佛法普度,回头是岸就可脱离苦海。然世间无佛,苦海无岸,永世沉沦不得解脱。人间方为地狱。”

    魏离渊眉头一挑,登时就觉得仿佛吃了一只苍蝇一般恶心。

    却听那和尚继续说道:“然我佛入地狱,方知人间才是地狱,地狱才是解脱。我佛为普度众生,佛化菩萨,自斩己身,只愿接引众生,脱离苦海,永享极乐。遂我等,尊南无大愿地藏菩萨之命,在入苦海,普化众生。既是解救众生,又何谈害人之说。”

    “胡说八道!”魏离渊怒斥。

    “什么普度众生,我看你们不是佛,而是魔。”

    “施主着相了。佛曰成住坏空,我佛门此方世界具已走完,只因我佛慈悲,现人族业已来到空劫,我佛顺应天命,不忍众生受那空劫痛苦,又如何能称之为魔。难不成让众生于人间炼狱忍受苦楚,就为善?”

    魏离渊仿佛是块石头,任由鬼僧如何说,魏离渊也依旧心智坚定,不为所动。

    鬼和尚似乎也明白,今日是无法说动魏离渊,只是叹气说道:“今日施主与我佛缘分未到,他日再见。今日我等只为这八位善男子而来,还请施主退开。”

    甄太乙八人脸色大变,慌张地看向魏离渊。

    甄太乙心道:“这两鬼和尚显然是看出姓魏的不好惹,这才逼迫姓魏的离开,不行,不能让他们得逞!”

    想到这,甄太乙立刻叫道:“忒!你们这两个秃驴,魏少侠义薄云天,岂会放任你们两个小鬼害我们!若是魏少侠退走了,日后还有何颜面在江湖上行走,你们太小瞧魏少侠了。”

    其他七人也不是傻子,听到甄太乙这么说立刻就跟着叫了起来。

    或许他们没有甄太乙想的多,但是从善如流这种事情,是每个人的本能。

    “秃驴,你们太小瞧魏少侠了!”

    “你们定然是怕了魏少侠,既然怕了,还不快滚!否则,魏少侠刀下无冤魂!”

    ……

    这八人人叫的起劲,却让魏离渊脸已经黑了下来。

    这八个混蛋是什么意思,他哪里会不知道。

    现在都在给他挖坑,推着他跳,魏离渊怎么会如他们的意。

    所以魏离渊轻声笑道:“好了。区区两个小鬼,我还不在意。你们放心!”

    八人一听,长舒了一口气,以为魏离渊这是决定要出手了。

    可是没想到就听魏离渊接着说道:“你们直接上就可以了。之前你们输给他们,只是因为被他们的鬼术迷了神智,现在我赤血阳罡界内,他们的鬼术影响不了你们。给你们个报仇的机会,上吧!”

    魏离渊说着,周身红芒大方,足有三十多丈,将他们和那两个和尚一起包裹住。

    不过不同于其他鬼物,这两个鬼和尚竟然好似没有半点影响,依旧平静的站在那里。

    看八个人一脸铁青,驻足不前,魏离渊怒喝:“我辈武夫,当以己为神,勇往无前,披荆斩棘,方能成就大道。你们这般畏畏缩缩,还想攀登武道巅峰吗?出手!”

    甄太乙八个人面面相觑,突然甄太乙猛然一震,对着其他七人传音说道:“我明白了,想来姓魏的其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战胜这两个鬼僧,害怕两败俱伤后,被咱们捡了便宜,若是我们不出手,他定然也不会出手。动手吧,要不然他要是一怒之下离开,咱们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听到甄太乙传音,其他七个人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心中直言,江湖中,果然人心险恶。

    明白了魏离渊的“真正”用意,八个人当即不再拖延时间,一声怒喝就向着两个和尚冲了过去。

    魏离渊长舒一口气,总算不用自己出手了。

    而那两个和尚,看到八人挺剑冲出,茶褐色七衣的和尚淡淡一笑,迈步迎向他们,而蓝色七衣的和尚则就地盘腿而坐,木鱼声响起,一阵喃喃地经文从他的口中吐出。

    只见无数金色光字自他口中飞出,玄妙异常。

    魏离渊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啧啧称奇。

    金色经文在半空飞旋,盘绕在茶褐色七衣的和尚周围,仿佛为他穿上了一件经文袈裟,衬托的他仿佛一位降世佛陀一般,庄严神圣。

    可显然,甄太乙等人早就见识过了,并不为所动,八个人手中长剑连连刺处。

    真气仿佛不要钱一般,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顿时,道道剑气纵横,打在金色经文袈裟之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嗡嗡作响。

    茶褐色七衣和尚对这剑气不为所动,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突然,他猛然睁开眼睛,只见双目之中,血芒如灯,表情瞬间狰狞,抬起手中竹杖就舞动起来。

    竹杖毫无章法,状若疯魔,不过盏茶时间,就将甄太乙八人配合紧密的剑阵给打的失去了默契。

    “啊!”

    只听一声惨叫,原来是宋品躲闪不急,竟被疯和尚一杖点在了左肩之上,登时整条手臂就成了面条,人也飞了出去。

    阵法瞬间告破。

    魏离渊深吸一口气,叫道:“这是佛门疯魔杖法,乃是根据佛有千相,佛无千相,见之有相,妄之无相之意而创出的一门佛家禅宗功法。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杖法刚猛无匹,但疏于防御。你们不要与之硬拼,绕开他,去斩了那讲经和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赐我狂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霍格沃兹1991〕〔神豪的幸福人生〕〔史上最弱的成神主〕〔赵氏虎子〕〔徐南南帅〕〔最强战婿龙王殿林〕〔召唤诸天:开局召〕〔哈利波特:查理的〕〔大唐苟富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