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宇宙星海传说〕〔论怎样用神奇马甲〕〔漫威里的外挂玩家〕〔快穿之女王在上〕〔一方守界人〕〔全球杀戮〕〔LOL:这个男人太强〕〔神秘复苏:我能无〕〔我真的只是想赚钱〕〔穿越四合院,开局〕〔从执教皇马开始〕〔足球:身为门将,〕〔武帝天骄〕〔什么叫六边形打野〕〔恶魔交易准则〕〔我的成神日志〕〔重生之游戏开拓者〕〔无敌从忽悠老人修〕〔我成了游戏里的反〕〔爱故知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诸邪退散 第一百二十二章、抵达泰安郡城
    看着从战场上走回来的木兰易,魏离渊佩服地竖起了大拇指。

    木兰易摘下面具,露出她那张极为中性的黝黑脸庞,洒然一笑。

    “离渊,我赤甲娘子军如何?”

    “威猛,霸气,军纪严明,紧退有度,仿若一人!”

    魏离渊毫不犹豫地搜肠刮肚,将自己肚子里现在能够找到的赞美词说了出来。

    木兰易一把搂住魏离渊的脖子,哈哈大笑,与他一同向着驿站走去。

    魏离渊轻松地也笑了起来,不过还是疑惑地问道:“兰易姐你竟然是真意境,不过以你真意境的实力,即便赤甲军不出手,你也应该可以轻松将那些和尚斩杀吧!”

    木兰易不在意地说道:“那是,可是一只善战之兵若不经历战争何谈成为一只强军。我大周-和平三十载,虽然南方偶有小土族生事,但根本无法达到练兵的目的。现在正好可以让她们练兵。地狱鬼物何其多,若是只依靠你我这种高品阶武者,就是类似也无法保证人族不灭。”

    魏离渊点了点头,深感同意。

    推开驿站大门,就看到许多人都在翘首以望,虽然已经听守卫在驿站院墙上的赤甲女兵说胜了,但是一直等到魏离渊与木兰易出现,他们才欢呼了起来。

    只见秀娥一手牵着梅儿,一手拉着一个衙役模样的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魏离渊面前倒头就拜。

    魏离渊没有阻止,因为他正在被木兰易搂着脖子,动弹不得。

    “感谢恩公救我一家老小,恩公大恩大德永世不敢望,定然永立长生牌,日日为恩公祈福。”

    说着一家三口就是三个响头。

    魏离渊赶忙虚扶,说道:“大嫂你们快起身,当初若不是大嫂冒着危险救了我,现在我也已经早早死去。”

    木兰易扯了魏离渊一下,说道:“恩就是恩,你救了她们母女,让他们一家三口团员,这恩实实在在,折不了半点水分。他们为你立长生牌是应该的。但是她们救了你,对你有恩,这也要报答。”

    说着,招了招一旁的亲卫,说道:“取五十两银票,和我的牌子!”

    那亲卫当即去战马存放的地方,去了一小叠银票,和一块黑木牌子,一起交给了秀娥一家。

    木兰易笑道:“起来吧。牌子收好,只要大周还在,想来还没有谁不敢给我娘子军面子的。这牌子可护你们周全。至于银两,给多了是害你们,我想也没谁会为了五十两得罪本将军的。”

    魏离渊示意他们收下,秀娥想要拒绝,却被丈夫拉住。

    “退下吧!”

    木兰易不愿纠缠,示意她们退下。

    拉着魏离渊进了房间,笑问道:“离渊弟弟,不会怪姐姐擅自做主,帮你了解了这段因果吧!”

    魏离渊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怎么会!姐姐处理的十分妥帖。我与他们未来注定是两条线上的人,与其纠缠不休,不如早早了断这个因果。对他们还是对我都是好的。”

    木兰易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样子,看魏离渊越发觉得顺眼。

    “今夜杀的还算痛快,只是可惜没能给离渊你一展身手的机会!”

    魏离渊摇了摇头,说道:“我伤势还未复原,能不出手自然是好的。只是你们杀得太快,到现在我们还不清楚那鬼僧来此的目的。”

    木兰易不在意地说道:“还能为了什么,抢咱们的寿元罢了。顺便若是有人抗住鬼术不死的,就会像外边那些尸体一样,被强行剃度出家!”

    魏离渊苦笑,木兰易可不知道佛门,六欲鬼王,天神残魂见到自己,跟见了长生不老药似的。

    兴许这一次那些鬼僧也是打着这个目的。

    不过没有让他们说出目的也是好的,赤甲军虽然是木兰易她们这一脉的私军,但是朝廷党派实力错综复杂,谁知道这些人中有没有那些人的耳目。

    有何木兰易探讨了一些天人道刀的修炼经验,魏离渊就离开了房间找个地方睡觉去了。

    虽然木兰易看着像个男人,说到底她终究是个女人,并不适合在人家房间睡觉。

    次日,所有人都早早收拾,在赤甲军的护卫下,向着泰安郡城前进。

    驿站门外,出了已经浸透地面的鲜血,已经看不到断肢残躯,显然昨夜就已经收拾干净。

    要不然这些羊安县和隆安县的人看到那一幕,定然吓得腿软,这路就没法走了。

    由于没有马车,加之羊安县中许多的孕妇,一日的路程硬生生地走了两天。

    令木兰易惊奇地是,本来应该是最为娇弱的孕妇,虽然看着虚弱不堪,但却没有一个掉队的。

    这让木兰易几次都想抛弃这些孕妇。

    因为她们实在是太过诡异。

    但是最后,木兰易还是放弃了。

    这并非是魏离渊劝阻,或者木兰易同为女人起了恻隐之心。

    实在是这种情况定然不只有羊安县才有,现在有她这么一个真意境强者坐镇,就算真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木兰易也可以将危险铲除在萌芽状态。

    若是到了泰安郡城,那里同样有真意境强者坐镇,只要集中管理,也不用担心会造成什么危害。

    两日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虽然在赤甲军的保护下,沿途遭遇的鬼物没有能够伤害到他们,可是毕竟许多年龄大的,还是在酷暑的炎热下,没有支撑到达泰安郡城,死在了路上。

    这让魏离渊叹息的同时,也无可奈何。

    泰安郡城,是南方数一数二的大城,诚高六丈,寻常的抱丹境强者都无法攀越而上。可谓是一座坚城。

    当一行人站在泰安郡城门下的时候,都感觉自己渺小的如同蚂蚁。

    远远看到这高达的城墙,就是木兰易都情不自禁地给魏离渊诉说泰安郡城的历史,说当年大周建立之前,大周军队打了足足一年半,才让城内因为粮草耗尽开门投降。

    这也是当年大周打天下时,少有的几座依靠围困战术拿下的坚城。

    仅此,可以想象泰安郡城何等可怕。

    “下方何人?泰安郡城业已封城,速速离去。”

    看到这一幕,魏离渊立刻就想起自己当初进隆安县城的一幕,这何其相似。

    虽然他们此刻有赤甲军护卫,但是泰安郡城的守军竟然毫不犹豫地就下达的驱逐令。

    不过这次不用魏离渊打进去,木兰易的亲卫已经打马上前,指着城门上方喝道:“大胆。镇南王世子木兰易将军在此,还不快快开启城门。”

    这话饱含真气,声传数里。

    说着,直接从怀中出去一面令牌,直接甩向城门上方守军。

    那守军显然也是一个好手,轻松将令牌接住,只是看了一眼就大惊失色,对着下方喊道:“请 世子恕罪,稍等片刻!”

    没多久,城门在巨大的摩擦声中开启,接着吊桥也被缓缓放下。

    一位黑甲将领匆匆从城内跑了出来,来到亲兵面前就是单腿跪地,双手捧着令牌。

    亲卫也没有为难那将领,马鞭一甩,就从那将领手中将令牌卷回,却没有伤到将领分毫。

    “泰安郡城守将,王守义恭迎世子殿下!”

    这声音中气十足,却又带点颤音,显然十分惊恐。

    魏离渊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木兰易,立刻被对方感知到,木兰易笑着说道:“离渊弟弟看来还是小瞧了你家姐姐。要知道我们这一脉可是世袭王爵。自三十年前,大周一统天下,历经三次削藩,皇帝都没有动我镇南王一脉。你觉得一个小小郡城守将不怕我吗?”

    魏离渊啧啧称奇。

    木兰易打趣道:“若是他知道你是谁,恐怕更是吓的话都说不出来,不用羡慕姐姐!”

    魏离渊无语,他还真不敢让人知道他的身份。若是魏长陵活着,没有人敢动他分毫,可是魏长陵已经陨落,他可不就是一个任人拿捏的长生药。

    即便他没有受伤,即便肠腑心脏已经大成,但是对于那些老牌真意强者和明道强者而言,自己依旧弱小的如同蚂蚁。

    就是木兰易,魏离渊都没有丝毫信心可以与她一战。

    木兰易打马上前,俯视着王守义,说道:“起来说话。现在泰安郡城可有真意境武者,有几个,是谁?”

    王守义立刻起身,但头依旧低垂,目视地面不敢抬头,瓮声瓮气地说道:“现在泰安郡城真意境强者有三人。一位是布武司镇抚使王-川南王大人。一位是归元剑宗宗主木天元木前辈。最后一位是正心道的清虚子道长,路经泰安郡城,天地大变后暂留城中。”

    木兰易听了也是一惊。

    一座郡城,竟然有三位真意境强者,真是不可思议。

    倒不是说郡城就不能有这么多真意强者,天下武林真意境强者虽然罕见,但是武林宗门都喜欢在名山大川中建立宗门,所以往往这种大型城市反而不如一些小城镇。

    有些其貌不扬的小城镇,说不得有十几个真意强者,那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王守义的话不仅让木兰易吃惊,后方听到这话的羊安县百姓和隆安县之人听后,都是惊喜连连。

    当初若不是东方乙木星君的头颅坠落隆安县城,只是木求元一个混元境强者带领弟子就保隆安县无忧。

    现在泰安郡城就有比木求元更强的武者,还是三位坐镇,泰安郡城真可如它的城墙一般,坚不可摧了!顿时浓浓地安全感充斥在所有人的内心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赐我狂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霍格沃兹1991〕〔神豪的幸福人生〕〔史上最弱的成神主〕〔赵氏虎子〕〔徐南南帅〕〔最强战婿龙王殿林〕〔召唤诸天:开局召〕〔哈利波特:查理的〕〔大唐苟富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