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她一身旗袍,〕〔穿成早死的炮灰原〕〔渡魂灯〕〔破案需要我这样的〕〔意外怀孕后:薄总〕〔明撩!暗宠!空降〕〔开局一首十年打穿〕〔民俗从湘西血神开〕〔七零:穿成糙汉的〕〔精通兽语,农女她〕〔嫁给残疾哨兵,带〕〔国运擂台,只有我〕〔团宠娇宝纯欲风,〕〔错撩!千亿总裁宠〕〔火影:我带着满级〕〔穿成极品丈母娘,〕〔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铠甲:我,开局满〕〔网游:只有我能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某综漫的绝对神速 第841章 原初:草率了
    “嗯?”

    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力,原初诧异地看了过来。

    “奇特的铠甲,汝是……这次的选帝者之一吗?”

    “姑且算是。”

    江离想了想,有没有领地这种事现在已经无所谓了,扎哈里亚斯用自己的领地全部代劳,不仅送了数个素体,还送出了领地,真是个好人!

    这么看,我就是选帝者,嗯,没错!

    “吾记得,汝收集到的素体共有五具,这么看来,对吾的复活之事还算卖力。”

    原初赞赏地向他点着头,随即下令道。

    “既然如此,汝就替吾将叛逆者拿下吧,若是能做到,吾便收汝为下仆!”

    “吾准许汝感到荣幸,这是一亿人之中也没有一个的殊荣!”

    “啊?”

    江离歪了下脑袋,面罩下的五官扭在了一起。

    晓古城和阿古萝拉一齐紧张了起来,生怕面具人转头就对他们动手。

    江离刚想说点什么。

    忽然间,整个世界陡然静止下来。

    一切的声音、异象都好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彷佛时间本身在这一刻被间隔开来。

    广场的中央,站着一名女性。

    她披着像面纱的薄绢,看不清脸庞,不过显然还很年轻,最多不过十六七岁左右,穿着镶有金箔及许多宝石的绚丽巫女装束,看起来醒目得不得了。

    原初一下子绷紧了脸蛋,戒备的目光看向了那巫女。

    连她都没有察觉到那女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玩弄了时间吗?

    角落之中,至今一语不发的远山,见状却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但这不是你应该登上的舞台。”

    身穿巫女服的少女抬起了脚步,首饰宝石碰撞间发出叮铃的脆响。

    “我以定夺者的权限,废除你参赛者的资格,并且判断你的行为犯规——惩罚清除出场!”

    巫女无情地举起手。

    她的手中握着一只长五十公分左右的银桩,亮银色的表面刻画着无数深奥的魔法符文。

    晓古城突然惊住,左手捏了个空。

    不知何时,他手中握着的破魔圣枪消失不见了!

    那个巫女在他毫无所觉的时候,将他手中的圣枪抢走了!

    犹如冻结般的时间之中。

    巫女手捧着那支圣枪,犹如向神上贡祭品般,将圣枪摇摇刺来。

    在时间的间隔之中插入不存在的时间,这样的能力让任何人都无法反应,就连原初都露出了惊容,嘴里念叨着“末裔”之类的词语。

    圣枪的尖端,瞄准了铠甲人的脸部。

    她要先查看那个铠甲人的真身,上面给了她这样的命令。

    这一切都在她自己的时间之中,周围的人是无法立刻做出反应的,所以绝对不会失手,巫女有着这样的自信。

    “卡啦!”

    破魔的圣枪触碰到了白色的假面。

    假面顿时如同纸张一般,被轻易戳碎,以魔力做成的铠甲,面对破魔的圣枪,连一点点的防御力都发挥不出来。

    假面之下,一双冰冷的眼睛落入了她的眼帘之中。

    “你……?!”

    巫女顿时变了脸色。

    她认得这个人,孽缘系于两人之间,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的模样。

    巫女面色变幻一阵,她对他心中有愧,四年前,虽然她才上任不久,但对他的追捕令终究还是她下达的。

    复杂的叹息流出,她递出了圣枪。

    眨眼间,枪尖触碰到了他的脸颊。

    就这样,戳破他的脑袋。

    她的心中下定了决心。

    无论如何,作为狮子王机关的三圣之首,她必须要以自己的职责优先,一切私欲、私心都应该屈居次位,甚至将其摈弃。

    抱歉。

    她只能在心中对他道句歉。

    可是——

    “嗤啦!”

    “呃啊!”

    巫女发出了短促的尖叫,狼狈地倒退了三步。

    猩红的鲜血滴落,染红了她的衣襟,也打碎了她的自信。

    “……什么?”

    她抬起惊愕的双眸,浓浓的费解写满了那张脸。

    “果然选择这个时候来袭击了吗?”

    江离毫无波动,彷佛早已料到了这样的场面。

    他摸了摸脸部,破魔圣枪名不虚传,连吸血鬼的卷兽都能抵挡的灵装铠甲,一下子就被戳碎了,彷佛根本不存在一样。

    “我早说过,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偏不信,怪谁?”

    江离满脸讥讽地看着胸前染血的闲古咏。

    她想起来了。

    当初在mar研究所之外相遇的时候,他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不可能……明明有空隙的魔女在,你为什么会……?”

    闲古咏面色发白,痛楚刺激得她全身发抖。

    她并没有把他那时的说辞当回事。

    她从一开始就不觉得江离能变得有多强,毕竟有南宫那月看着他,虽然她们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好,但对方的本事是货真价实的。

    她的推断也的确没错,因为有南宫那月看着,江离这四年间的确没有任何学习魔法或咒术的机会,完全是个普通人。

    顶多也就是借着魅惑的能力,在暗地里搞一些事情。

    “开挂的人生,说了你也不懂。”

    江离语气刻薄,一点解释的想法都没有。

    “别太得意!你的敌人不只是我,还有空隙的魔女和混沌皇女!她们早就已经埋伏在四周了!”

    闲古咏咬着牙。

    完全不理解自己的能力到底是如何被破解的她,心中非常不甘心,但她还是庆幸提前将此事知会了南宫那月和混沌皇女。

    那两人早就来到了附近,有她们在,肯定能堵住他!

    “哦?那么你说的空隙魔女和混沌皇女,现在人在哪里?”

    江离转头打量着四周。

    闲古咏都失败了,她们俩也应该出现了。

    然而,到处都找不到那两人的踪影!

    连闲古咏都愣住了,她的心中升起了不妙的预感。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来袭击?”

    江离看着闲古咏的眼神,就像是在关爱智障。

    闲古咏顿时面色一变,眼神暗澹了下去。

    被骗了。

    空隙魔女或者混沌皇女,有哪一边欺骗了她……想一想,应该是混沌皇女的概率更高,南宫那月姑且是国家攻魔官,本身不是会包庇他人的人。

    想来八成是混沌皇女事先将自己会袭击的事情告诉了他。

    南宫那月没有出现在这里,很可能是被她纠缠住了,擅长空间操作的魔女,没有几个人能阻拦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快穿之女配上位记〕〔她越是哭求他越是〕〔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当我和竹马联姻以〕〔一不小心成了天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