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重生,冷酷世〕〔战神之帝狼归来〕〔战神之帝狼归来顾〕〔帝王嫁:为君倾天〕〔委身疯批督主后,〕〔仓库寻宝,开局捐〕〔我的歌星女友超凶〕〔战争宫廷和膝枕,〕〔恐怖游戏:开局女〕〔枕上囚宠:总裁的〕〔女儿拔掉了我氧气〕〔大四的我,万亿身〕〔大秦:始皇帝,我〕〔重生末世:化身祖〕〔荒野俱乐部〕〔宦海浮沉〕〔起底观心术〕〔天命第一仙〕〔逍遥驸马爷〕〔高手下山,我家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某综漫的绝对神速 第995章 阿尔托莉雅的冬之梦
    “嗯……”

    江离陷入了沉吟。

    第一幕看起来姑且算是被村里的大家赋予了过高的期待吧。

    梦境这东西,充其量只能让他以第三方视角观看他人的梦境,不能亲身代入进去,体验那个人的心情。

    六岁时的阿尔托莉雅在面对这一幕时,到底是怎么想的,江离不得而知。

    只不过。

    她那从热情到冷淡的反应变化,让江离有点在意。

    江离想了想,刻意加深了梦的浓度,力求将阿尔托莉雅记忆深处的场景最大限度的还原出来!

    “你一定要快点锻炼啊,要连睡觉都不舍得地去努力锻炼,毕竟村子里的妖精都太弱小了嘛,所以你必须要尽快强大起来,至少要看起来像预言之子才行。”

    母亲大人临走的时候,一脸哀愁地嘀嘀咕咕着。

    她说出口的话,让阿尔托莉雅脸上的笑容重新扬起笑容。

    “我明白的,母亲大人。”

    那是何等虚伪的笑容。

    和之前晚餐的时候一样,刻意伪装出来的笑容。

    而这,仅仅是一名六岁小孩的笑容!

    这幅场景让江离有些不快。

    不过没等他深思,梦境就进入了第二幕。

    “阿尔托莉雅!”

    “莎朗!”

    那是金黄的田野之中,面对迎面走来的少女妖精,阿尔托莉雅同样笑容满面地跑了过去。

    是朋友吗?

    江离把心中的些许违和感暂时驱散,如此猜测着。

    “阿尔托莉雅,你的妖精纹样有在成长吗?”

    名叫莎朗的少女妖精开朗地向阿尔托莉雅问着,她啧啧称奇地打量着她。

    “你的个子看起来倒是比去年成长了一些呢,老实说,这有点恶心诶!哎呀,我口快了一点,你别见怪,你知道的,我们妖精国的妖精是没有成长这种概念的,大多数都是诞生的时候是什么样就一辈子都是什么样了!”

    “没事,我知道的。”

    阿尔托莉雅露出了理解的笑容。

    “村里的大家都觉得你照这样成长下去,一定会成为真正的预言之子呢,大家都有些畏惧你了,不过我是不觉得有什么的,不管对象是卑贱的生物还是高贵的生物,态度都应该一如往常,这样才能算是有涵养的妖精不是吗?”

    莎朗看起来像是被很多人教育了,在她面前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毕竟,奴——”

    第二幕戛然而止。

    场景再度转换。

    江离眉头一扬。

    “怎么没头没尾地结束了?”

    难不成是阿尔托莉雅内心在拒绝继续做这个梦吗?

    若是如此,她所抗拒的又是什么?

    和发小那最后一句话有什么关联吗?

    未吐出的那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什么?

    第三幕开始了。

    那是冬天的夜晚。

    窗外被鹅毛大雪覆盖,一望无际的海岸披上了一层银装素裹的棉衣。

    江离狠狠地皱起了眉。

    如果说之前的两幕还只是让他略感违和的话,这一幕就让他彻底领悟了违和感从哪儿来!

    小小的阿尔托莉雅手中捧着犹如糟糠般看着就难以下咽的食物,一点一点,毫无怨言地吃进嘴,犹如机械般咀嚼下肚。

    那了无生气的模样,简直不像个六岁的小孩!

    吃完了大约算是晚餐的食物,阿尔托莉雅倒在茅草中间,将茅草像被褥一样盖在身上。

    房间的角落破了个洞,从那洞口中不断吹来浸入骨髓般的寒气,让小小的阿尔托莉雅瑟瑟发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再让我当驸马,我〕〔面试1v1开篇〕〔临时起意1v1阿司匹〕〔人在斗罗写日记,〕〔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苏玥马强马老二〕〔末世:从加点开始〕〔过来趴好自己选玩〕〔用玉器养大的公主〕〔越看水流的越多的〕〔别到红酒了装不下〕〔多人po无三观〕〔绝世唐门之天使重〕〔狂渣富家千金,女〕〔天道方程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