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她一身旗袍,〕〔穿成早死的炮灰原〕〔渡魂灯〕〔破案需要我这样的〕〔意外怀孕后:薄总〕〔明撩!暗宠!空降〕〔开局一首十年打穿〕〔民俗从湘西血神开〕〔七零:穿成糙汉的〕〔精通兽语,农女她〕〔嫁给残疾哨兵,带〕〔国运擂台,只有我〕〔团宠娇宝纯欲风,〕〔错撩!千亿总裁宠〕〔火影:我带着满级〕〔穿成极品丈母娘,〕〔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铠甲:我,开局满〕〔网游:只有我能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某综漫的绝对神速 第999章 我来给你支个招吧
    老实说,以江离身上现有的火力,最多只能与其分庭抗礼,在找不到幕后主使者的情况下,连他都感觉压力山大!

    他是究极的对人型,一对一的话,哪怕是神明,他也砍给你看!

    可一旦对上这种火力覆盖型,他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可惜第四真祖的力量还没到手。

    否则他只是站在那,什么都不做,都能把那片雨云一击轰碎!

    “聚成那片雨云的‘灰’,应该是摩耳斯死掉之后所化成的飞灰吧?”

    江离思索着问道。

    比起和大灾厄硬碰硬,他更想找到大灾厄的幕后指使者。

    “那种灰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若是能搞懂这一点,说不定就能找出灾厄的源头!

    “我也很在意这个!”

    小达芬奇眼前一亮,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去解决灰的源头,不是比解决大灾厄有效率得多吗?”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

    “这种事情基本没人知道……不过嘛,人家的人脉比较好,倒是从格洛斯特的领主——缪瑞恩女士那里知晓一个可能性很高的猜测哦!”

    佩佩眉头展开,微微一笑。

    “答案是大洞穴。”

    “卡美洛旁边的那座大洞穴,从那里长年累月地飘出黑灰,好像不见底一样地散播了数千年,那就是遍布不列颠的‘灰’的正体!”

    “……”

    江离沉默了好久,然后他笑着开口。

    “我们还是来讨论下大灾厄吧!”

    “没错,还是先解决眼下的问题更实际哦!”

    佩佩赞同地笑着,目光继而转向江离。

    “话说回来,这里很安全呢,你要不要把墨镜口罩什么的摘掉?”

    “这、这个就不用了吧……我长得丑,不太想吓人!你说是吧,呆毛?”

    “啊?”

    阿尔托莉雅愣了下,满脸不善地瞪了他一眼。

    “没错,就是这样,他是个天下无敌的丑八怪,绝对不要让他出来吓人!”

    唯独在这一刻。

    江离对阿尔托莉雅的辱骂升起了感谢的心!

    “哎呀,别这么说嘛!”

    他越是推脱,佩佩反而越是来劲,他十分热情地看过来。

    “这里的大家显然都是温柔的人哦,绝对不会嘲笑你的,不管你过去怎么样,但这里一定会成为你温暖的家哦☆!”

    家是什么?

    怎么感觉你话里有话啊!

    打死我也不要把这里当成家!

    “对了,我想到一个非常关键的情报,是关于斯普利根的!”

    眼看着连咕哒的眼神都变得热切起来,江离灵机一动,连忙转移了话题。

    …………

    “呼,真是危险!”

    江离擦了擦一头冷汗。

    差点节操不保!

    交换情报的会议已经结束了。

    趁着灾厄还没有爆发的意思,众人打算先好好放松一下,一连赶了那么多天的路,不劳逸结合可不行。

    村正去了锻造场,阿尔托莉雅和咕哒她们联袂去逛商场。

    江离则一个人出来散心。

    总感觉要是继续留在府邸里,自己的贞操一定会被盯上!

    homo离我远一点啊!

    左右无事,江离也就乱逛了起来,这个城市的风情和索尔兹伯里、卡美洛又完全不同,他拍了不少照片。

    “牙的妖精?”

    匆匆一瞥,江离看到了一名有些熟悉的身影。

    对方看起来鬼鬼祟祟的,像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躲避着行人的视线。

    江离突然想到了什么,悄咪咪地跟了上去。

    那名牙的妖精绕过大道,进入了一条小巷,在最深处的小院前停下了脚步。

    敲响院门后不久,他就被人迎了进去。

    “怎么样?”

    小院的房中,坐着一名壮硕的身影。

    “大人!”

    牙的妖精恭敬地跪下。

    “斯普利根正向伯爵的庄园赶去,据说是因为有可疑的人物进了伯爵的庄园!”

    “什么可疑人物?”

    “请大人恕罪,属下还没探到。”

    “算了,这不是你的错。”

    那名妖精摇着头,晃动着一身雪白的毛发。

    “以斯普利根那无利不起早的性格,会在灾厄即将爆发的关头跑出金库城,想必不是有巨大的利益,就是有让他不得不这么做的压力!”

    “压力?属下愚钝,斯普利根可是领主,能有什么压力?”

    “蠢货,你联想不到预言吗?”

    他站起身来。

    西装革履的身上,到处都缠绕着白色的绷带,气息看起来略有些萎靡,似乎还重伤未愈。

    只是他脸上神情却一如既往的刻薄和高傲。

    “铁之镇、煤之海,击退灾厄之时,巡礼当受欢迎。”

    他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

    “算算时间,预言之子应该就在这两天抵达诺里奇吧?而若是预言之子来了,斯普利根却不去抓人,女王一定会降罪!这就是他面临的压力!”

    “对哦!”

    牙的妖精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那我们要不要去帮忙?”

    “你说的帮忙,是指帮哪边?”

    狮子一样的男人眼神诡异地瞪着他。

    “当然是预言之子那边!玛修大人对我们有恩,岂能容忍她被斯普利根抓走?”

    牙的妖精义正言辞地道。

    “蠢货!我说的预言之子是真正的预言之子,不是玛修!不如说,若那是玛修的话,更不需要我们去帮忙了!”

    男人满脸恨铁不成钢地怒喷着。

    “伯爵更是欧若拉和缪瑞恩眼中的红人!斯普利根不想活了才敢在伯爵府上乱来!”

    “啊这,原来是这样吗……”

    牙的妖精擦了擦一头冷汗,满脸的底气不足。

    “算了,滚,再去打探消息,我要知道斯普利根回金库城时的详细路线!”

    他头疼地叹了口气。

    “这次是难得的机会,若是趁此机会将斯普利根掰倒,我们就可以取代毫无作为的他,保护诺里奇了!”

    “是!”

    属下连忙告辞离去。

    男人满脸挣扎地坐回了椅子上。

    不仅是身上的伤有够折磨人,更加是心中有够累。

    以他这点人手,在女王和各大氏族心中的地位,到底能不能取代斯普利根,成为诺里奇的领主,实在是让他很没有把握!

    “咦?这不是博格特吗?怎么几天没见,这么拉了?”

    就在这时,一道戏谑的声音在小院中响起。

    博格特先是一惊,继而瞪大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来人。

    “是你!你居然也来诺里奇了?!”

    “你想掰倒斯普利根对吧?”

    斗篷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院子中。

    “我来给你支个招吧!”

    .23xs.m.23xs.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快穿之女配上位记〕〔她越是哭求他越是〕〔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当我和竹马联姻以〕〔一不小心成了天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