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拯救鬼之岛〕〔音乐大师〕〔我在漫威有个女友〕〔华娱璀璨时代〕〔洪荒:我鸿钧真不〕〔我的女装成长日常〕〔逆天萌兽:绝世妖〕〔穿越逃荒:我靠系〕〔累!病娇徒弟要黑〕〔反派:女主偷听我〕〔大唐:开局被骗婚〕〔战神之帝狼归来〕〔顽贼〕〔寒门小甜妻〕〔疯了!顶流死对头〕〔一切从华山开始〕〔帝王嫁:为君倾天〕〔快穿:病娇偏执反〕〔运动医学,从太阳〕〔绝世唐门:神之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某综漫的绝对神速 第1035章 几乎完美的计划
    “这里是?”
    加冕仪式这天的一大早。
    在梣的带领下,尤瑟被带到了位于地下深处的一座避难所中。
    “在仪式结束之前,你都要待在这里。”
    江离也跟在两人身边,闻言便如此告知道。
    “这里准备了食物和水,至少够你半个月用度。”
    见尤瑟还有些不解,梣便接着解释起来。
    “我花了两天时间才做好这个避难所,周围设置了我能布置的最强结界,就连抑制力的目光都能阻挡。”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这里待到仪式结束,这样就能躲过‘被毒酒害死’的结局?”
    尤瑟总算理解了两人的计划,但又担忧起来。
    “那仪式怎么办?如果我不出面的话,妖精们说不定当场就会叛变的!”
    “你还没有真正理解这个计划!”
    江离晃了晃手指,他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念头一动,一抹漆黑的雾气便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在缓缓蠢动之间,逐渐变成了一名金发碧眼的青年。
    “这是……我?”
    尤瑟顿时吃了一惊。
    那用漆黑雾气制造出来的青年,分明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任何人来了都看不出差别!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当然是因为,这个青年根本就是尤瑟本人!
    “没错。”
    江离愉快地打了个响指。
    “这是我用梦境之力制作出来的尤瑟分身。”
    “一会儿就由这个分身前往参加加冕仪式,然后被毒酒当众毒死!”
    “还是要死吗?”
    尤瑟苦笑了一声。
    虽然死的不是他,但死的又的确是他。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你以为抑制力那么好骗?”
    江离白了他一眼。
    “尤瑟王死在了加冕仪式中,这样一来,历史还是会沿着这个轨迹走下去……而你,则会在仪式结束之后,在梣的帮助下,改头换面活下去!”
    “比方说,到时候你就可以是尤瑟王的养子,或者兄弟之类,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这个王国!”
    玩的就是一手暗度陈仓!
    因为在梣布置的结界之中,所以就连抑制力都无法发现尤瑟被暗中掉包了。
    梦境分身制作的就是本人,是完完全全的复制品,连万分之一的差别都没有!
    就算是梣,若是不做实验的话,都无法辨别那到底是不是本人!
    相信应该能瞒过抑制力。
    而只要能瞒过今天,一切都会好起来。
    理论上来说,是几乎完美的计划。
    “仪式上的一切都由我们来处理。”
    梣的双眼紧紧盯着尤瑟。
    “听着,尤瑟,你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仪式结束前,我没来找你的时候,绝对不能从这里离开!”
    她的眼神极富压迫力,让尤瑟根本不敢说半个不字,就像是回到了被梣握着教鞭,严格教导的儿童时代。
    这个计划是梣和江离一起想出来的。
    自然也就只有他们两个知道,就连格里姆、玛修他们,都对此一问三不知。
    让历史按照原来的轨迹走下去,世界就会自然地运转下去。
    即便在那之后,被世界发现,尤瑟其实改头换面活了下来,但在对历史轨迹不会造成影响的情况下,世界也不会缠着尤瑟不放。
    这样一来,尤瑟就能活下来。
    没错。
    至少尤瑟能活下来。
    在这个过程中,唯一可能导致失败的可能性,就是尤瑟擅自离开这座避难所!
    若是他进入了世界的视线之中,世界一定会千方百计地除掉他!
    “别一直把我当小孩子,我知道轻重!”
    尤瑟对她的态度颇有微词,但还是郑重其事地答应了下来。
    不一会儿。
    梣和江离,便带着梦之尤瑟,离开了这座避难所。
    江离操控着梦之尤瑟,努力让他迎合尤瑟给人的印象,好在旁边有梣打小抄,倒是没有露馅。
    前往钟楼的路上。
    “梣,你真的觉得这样就行了吗?”
    江离停下了脚步,向梣看了过去。
    “……什么意思?”
    梣顿了一下,诧异似的回头看来。
    “别装傻,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江离目光定定地看着梣。
    “果然瞒不住你。”
    梣紧绷的肩膀松懈了下来,扯了扯苦涩的嘴角。
    “我知道,我的理想注定不可能实现,不管怎么垂死挣扎,和平都不是真正的道路,要实现那个理想,就只能……”
    有那么一瞬,江离从她的眼中看到了熟悉的意志。
    那是支配的意志。
    “你和尤瑟先回去吧,我去找特特洛特拿一下礼服。”
    梣转身离开了。
    她的背影带着一分落寞、一分无力和一分凄凉。
    “梣,你果然已经知道了啊。”
    江离长叹了一声,头疼地拍了拍脑门。
    他们都是一类人。
    哪怕相互之间没有明说,也能察觉到对方隐藏在话语背后的意思。
    另一边。
    避难所中。
    “食物、水、床铺……都准备好了,唯独没有夜壶。”
    尤瑟嘴角直抽抽。
    妖精不用吃东西,当然也不用上厕所。
    但我是人类啊!
    梣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大号还能憋着,小号可憋不住!
    “但是现在绝对不能出去……没办法,挖个坑吧。”
    明明是接下来要继任不列颠之王的男人,尤瑟此刻却在不为人知的角落中,趴在地上,苦兮兮地挖着当夜壶用的坑。
    好惨的王!
    “尤瑟,你还在里面吧?”
    坑挖到一半,门外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梣?”
    尤瑟吓得打了个激灵。
    出于不能在梣的面前丢脸的心理,他连忙将挖好的坑埋了起来。
    “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特意避开了他,来跟你说。”
    梣的声音很严肃。
    特意避开了江离?
    还有那么重要的事吗?
    尤瑟吃了一惊,连忙打开了避难所的门。
    …………
    时间逐渐逼近正午。
    伦蒂尼恩的大钟楼前,挤满了各个氏族的妖精。
    外表普遍俊秀靓丽的风之氏族,体型短小却精悍的土之氏族,各种动物人立而起般傲慢的牙之氏族,像花之精灵一样娇小的翅之氏族,还有看起来就十分神秘的镜之氏族。
    六大氏族之中,只有王之氏族一个都没来。
    “那是因为王之氏族就只有一个人,就是北之女王麦布!”
    被人类侍卫们当作贵宾引入钟楼的一行人,在哈贝喵的解释下搞懂了这个无比特殊的氏族。
    妖精历4000年,雨之氏族所居住的奥克尼被摧毁之后,原本南方妖精的风、土、牙、翅、镜、雨六大氏族,就只剩下五大氏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快穿之女配上位记〕〔她越是哭求他越是〕〔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重生回来的熟练度〕〔卓简傅衍夜字叫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