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皇叔宠妃悠着点〕〔捡宝〕〔乾坤陨帝〕〔无心若为君怨唐暖〕〔张龙周晴〕〔独宠落跑小甜妻〕〔傅少爱妻追上门〕〔无敌继承人〕〔道爷不好惹〕〔重返洛杉矶〕〔鸡毛蒜皮都是情〕〔散修陆三通〕〔穿越之嫡女戏男颜〕〔被照美冥挖了出来〕〔闪婚独宠:总裁大〕〔朕有帝皇之气〕〔我老婆是花木兰〕〔日月传送梭〕〔异界耀武〕〔神奇生物在现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先生,夜深请关灯! 第80章 以后还骗我吗?
    顾娆换好衣服出来。

    妇科门诊门口,谢南浔和他家狗子正一左一右,站的站,蹲的蹲。

    见到人出来,倚靠在墙边的谢南浔笑着打了个招呼。

    “嗨,好巧啊!”

    他家狗子也摇头晃脑,好巧啊好巧啊!

    顾娆:“……”

    谢南浔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嗯,漂亮!”

    他家狗子两眼直冒金星,啊漂亮啊漂亮!

    顾娆:“……”

    顾娆伸手扶额,看看谢南浔,又看看他家的狗。

    “谢少,你们……”

    谢南浔和他家的狗是榕城的名人,圈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谢南浔踢踏了一下澄亮的皮鞋,“我路过!”

    妇科主任医生:“……”

    你一个大男人驻在我妇科门口。

    惹得本科室楼层的小护士们个个跑过来露脸搅乱了妇科的一池春水。

    你还好意思说路过?

    顾娆呵呵,正准备绕过这对主仆离开时。

    谢南浔跟上来,“要去陆家吗?一起?”

    谢汤圆嗷呜一声,一起啊一起!

    顾娆打了止痛针,也在检查完了后吃了药,小腹的疼痛感也缓解了下来。

    最重要的是,陆张扬在五分钟之前发了信息过来。

    晚会已经开始,她今晚上必须回去一趟。

    顾娆知道陆张扬今天一定会找她。

    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郁商承女人事件,陆张扬暂时奈何不了庄亦暖,这口气势必得出到她顾娆头上。

    想必她今天若是不去,陆张扬也会派人将她带回去。

    也好,主动出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顾娆侧脸,“你也要去陆家?”

    谢南浔叹息一声。

    “我妈的妹妹的儿子的女朋友是陆张扬老婆的妹妹的儿子的妹妹!”

    顾娆:“……”

    谢汤圆的脑回路已经被扭曲到阵亡!

    “撞陆少浅车的人是你吧?”

    顾娆语气平静。

    谢南浔打了个响指,“宾狗,答对了!所以,我得负责到底啊!”

    顾娆:“……”

    谢公子脑神经开脱得跟他家的狗有得一拼。

    直到顾娆走到了谢南浔的车边。

    谢南浔开车门后贼笑着问了一句,“我车里还有个人,你不介意吧?”

    顾娆刚想说一句‘我不介意’我还省了打车的钱。

    车门一开,就被坐在车里的人给怔得嘴角一抽。

    她能说,她很介意么?

    郁商承怎么会在这里?

    陆家的晚宴早已开始。

    他这个陆家女婿作为今天晚上的主角怎么现在还躺坐在车里睡觉?

    顾娆怔在车门边。

    郁商承眼睛隙开了一道缝,目光凉凉地看了一眼站在车门边的女人。

    “要我请你上来?”

    顾娆犹豫了几秒钟还是一手提起了裙角上了车。

    郁商承一身正装,一看就是要去参加宴会的打扮,深沉的颜色跟他冷傲疏离的神情极为搭配。

    顾娆不知道他怎么会来医院。

    不过想来,谢南浔的车追尾时,他可能是在车上的。

    但即便他是在车上,当时事发地点已经距离陆家别墅不远。

    谢南浔驱车来医院是情有可原,可他完全没有理由跟过来。

    瞥见坐在旁边的男人闭目小憩,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

    顾娆也索性不去想了。

    他们,在冷战!

    顾娆没有忘记昨天晚上两人在锦荣园的对峙。

    她把脸转向车窗的方向,车外夜色浓郁,投递在车窗上的影子让顾娆看得微微失神。

    他的西装外套是一贯的黑色,搭配着的是一条墨绿色深色的斜纹领带。

    左胸襟处有一条叠放规整的手巾,从露出来的一角看,色系跟领带相同。

    这不是重点,重点的是——

    顾娆此刻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她的裙子,居然也是墨绿色的,跟他的领带和手巾颜色一模一样。

    这是,情侣的?

    顾娆被惊了一跳,不可思议地转脸看了他一眼。

    大脑里有几个可能冒了出来。

    在确定了自己身上的裙子跟他的领带手巾是同一个色系之后。

    顾娆当机立断地伸手敲了前方驾驶座的座椅。

    “谢少,麻烦你现在就停车!”

    车已经到陆家别墅所在的众恒湾,到陆家家门口大约就几分钟的车程。

    谢南浔“啊”了一声,不解,“马上就到了啊!”

    而且,二哥都没喊停车,他可不敢停!

    顾娆深呼吸了一口气,故作没有感觉到身边人投递过来的沉凉目光。

    “我就是觉得有些不舒服,我还是不去了!”

    顾娆很有危机感。

    谢南浔:“……”

    目光投向车内后视镜一处,眼神询问,二哥,怎么办?

    顾娆心急,“谢少,麻烦你……”

    “已经到了!”身边郁商承冷不防开口。

    车稳稳停在了陆家别墅的门口。

    门边早有人迎上来,是陆张扬和妻子秦雅茹。

    许是他们早就得到了郁商承过来的消息,便早早地来门口接人。

    顾娆看着那两人站在一起。

    男的人到中年依然精神烁然,俨然成功人士的风范。

    女的打扮优雅贵气,站在一起倒是登对。

    在他们的身后还站着陆家的其他亲戚。

    顾娆又见到了打扮得像只花孔雀的秦璐璐。

    顾娆屏住了呼吸。

    车门还没有开!

    谢南浔和他家的狗先下车。

    车后排,顾娆坐着没动,收回目光后看看郁商承,“你是什么意思?”

    她穿成这样,又是跟他一道过来,陆家的人会怎么想?

    郁商承的手指却在车门按钮处一按,车门一开,他侧身丢下一句。

    “怎么?不敢跟我一起?”

    顾娆:“……”

    如果这个时候顾娆还猜不到她身上的那套裙子是郁商承准备的,她就是一头猪!

    在车里看到他的时候,顾娆就有这个疑惑了!

    不然谢南浔怎么可能会在门诊室门口等?

    万万没想到今天晚上郁商承会让她这么被动!

    报复吗?

    郁商承已经打开了车门,一条腿迈下了车。

    顾娆看着他的侧影,咬牙切齿,最终伸手推开了旁侧的车门。

    “郁少!”

    一下车,顾娆的耳朵就清楚地听到车那边不少人纷纷跟郁商承打招呼。

    尤以陆张扬身后的陆家亲戚最甚。

    个个眼睛里都只看到了郁商承这尊大佛,将旁人忽视了个彻底。

    也就秦璐璐那个眼尖的在顾娆一下车时认出来了忍不住低叫一声。

    “陆娆?”

    秦璐璐一声低呼,她旁边站着的陆少浅视线也迅速地转了过来。

    众人的视线转投过来,落到顾娆身上时,无人不惊讶。

    陆少浅眼底疑惑一闪。

    他把顾娆送去医院后接到了陆张扬的电话,不得不提前赶回来。

    陆家的寿宴马上就要开始,他今天晚上不能缺席。

    走的时候询问了顾娆的意见,顾娆说身体不舒服不过来了。

    他也替她想好的措辞,没想到她却来了。

    陆少浅在见到顾娆时心里涌出一股子愉悦来。

    甚至在想,是不是顾娆不想让他订婚,如果是,那他……

    然而他的目光才刚触碰到顾娆身上的那套裙子视线就僵了一下。

    迅速转开,看向了被一群人簇拥着进陆家大门的男人。

    一种不安的紧迫感就这么蹿了出来。

    “陆娆?哟,你还真的来了啊?”秦璐璐阴阳怪气。

    陆少浅不是说她不来了吗?

    当时陆少浅说那话的时候还好一阵失落情绪来着。

    看得她心里鬼火直冒!

    顾娆不搭理。

    郁商承那边围了太多人,秦璐璐掺和不进去。

    加上昨天她让人把警局的视频发布到了网上,虽是没有被记者深挖出来,可到底是心虚,也不敢在郁商承面前去多晃悠。

    秦璐璐忌惮郁商承。

    陆太太秦雅茹那双阴霾的眸光看过来,见到顾娆那张脸时眯了眯眼。

    三年不见,这个小贱蹄子倒是长得越发妖娆撩人。

    连她一个女人见了都这么认为,更何况是在场的其他男人?

    顾娆受冷遇是意料之中。

    陆少浅走过来,低唤了一声,“小饶,进去吧!”

    顾娆点了一下头,她既然来了还怕陆家的人不成?

    进了陆家别墅大厅,大厅里宾客云集。

    顾娆是跟着郁商承一辆车来的消息很快便在人群里散播开了。

    进大厅后,顾娆就清楚地感觉到不少名媛小姐朝她投递过来的异样目光。

    个个不怀好意。

    尤其是几个跟秦璐璐关系要好的豪门千金。

    陆张扬知道顾娆来了,接待了郁商承后便让佣人过来叫顾娆去了二楼书房。

    书房内,陆张扬冷着一张脸看着站在门口的顾娆。

    “去房间里把你身上的裙子换掉!”

    陆张扬一开口就是命令式的,语气不容置喙地强硬。

    呵,他也看出来了。

    她身上的裙子跟郁商承的可是很多地方都颜色相搭啊,走到一起那简直就是情侣款的搭配啊。

    难怪他在顾娆一进门时就冷上了一张脸。

    想必楼下那些来参加寿宴的人眼睛都是雪亮的。

    顾娆的脸色带着几分苍白,倚靠在门背口。

    距离陆张扬坐着的大班椅有两三米远,懒洋洋地拖长了音调。

    “你求我?”

    陆张扬一巴掌啪在了书桌上,“陆娆,我可是你父亲!”

    姑且不说她今天是怎么上了郁商承的车,又是怎么穿上了这么一条裙子来陆家。

    寿宴上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跟自己的姐夫一块儿来,还穿着这样,让那些人怎么想?

    顾娆脸色不变,睨了一眼脸色难看的陆张扬,“你姓陆,我姓顾!”

    陆张扬整个腮帮子都在抽搐。

    “我不管你心里想什么,可郁商承是你姐姐的男人,别这么恬不知耻地想攀附!”

    撕破了这张脸,陆张扬用上了恬不知耻来形容他的女儿。

    顾娆一点也不惊讶,勾唇。

    “姐夫啊?陆先生,你那个女儿这辈子要是醒不过来,你的算盘落空,哪来的便宜女婿呢?”

    “我要是你,可不会把一篮子鸡蛋就放在一个箩筐里!”

    陆张扬一张脸都要皲裂开了,他被顾娆的一句话就激怒了。

    但不得不说,顾娆的话提醒了他一个现实问题。

    书房门却在此刻被人推开,在门外听了许久的陆太太秦雅茹怒气冲冲。

    一推开门就推了顾娆一把,“你这个贱人,不要脸!”

    顾娆被门外进来的人狠狠推了一把。

    她脚下鞋跟高,身体一个趔趄撞向了书房门后面的花架子。

    “哗啦……”

    “砰……”

    花架子被撞倒,最上层的花盆落地,砰的一声炸裂开。

    顾娆摔下去时,手臂摁在了炸裂开的花盆瓷片上,手臂上鲜血淋漓。

    见血了。

    顾娆的目光一冷,从地上爬起来,也不去管手臂上的伤口。

    “我还有更不要脸的,你要不要知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战神王爷的吃货妻〕〔一胎双宝:总裁大〕〔快穿女配之幸福我〕〔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天价狐宝:娘亲,〕〔地球最后一个修仙〕〔治婊专家[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