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道学宫〕〔一剑独尊〕〔球霸的黑科技系统〕〔hello余生〕〔长生榜〕〔衰神正传〕〔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寻唐〕〔相医战纪〕〔大嘴球王〕〔天道罚恶令〕〔盘龙开端之纵横三〕〔奥术起源〕〔宿主〕〔霍格沃茨的毒鸡蛋〕〔千金为引〕〔冲虚观的小道士〕〔汉明〕〔娶悍妇〕〔奶爸他不务正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先生,夜深请关灯! 第155章 你快试试!
    榕城警局,陆少浅的助理折回来时摇摇头,表示自己没看到。

    他追出去的时候人已经离开了。

    那些记者有一大部分是追着庄亦暖的车离开的。

    想来是想从庄亦暖身上挖出一些meng料出来。

    至于顾娆,有个大明星庄亦暖出面引走了记者。

    谁还记得那个经纪人啊?

    秦璐璐为此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踹椅子的时候声音太大直接将休息室里休息的陆少浅都给震醒了。

    “你发什么疯?”

    陆少浅刚醒了酒,脑子还有些昏沉。

    刚才发生过的事情他的助理已经跟他简明扼要地说过了。

    陆少浅一张脸阴沉得厉害。

    秦璐璐冷嘲热讽,“怎么,心疼了?”

    她顶着一张半边脸手指印浮现的脸颊,精致的妆容毁得一塌糊涂。

    陆少浅眸色淡淡地看着她,扫了一眼门外过道上还留下来的几个记者。

    那几名记者见状更是不敢留了。

    废话,才惹了环亚的人,陆家少董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吓死他们了。

    记者们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秦璐璐摸着自己发红发胀的脸颊,嗤笑。

    “我看你是巴不得让我拍到你们两人的奸.情!”

    上一次在医院被谢家那位搅黄了,这一次她自己带着人来。

    就是想抓个正着,结果还是让顾娆侥幸得跑了。

    可陆少浅是什么态度?

    上次医院里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

    他默认,不是对她秦璐璐的纵容。

    而是想借她秦璐璐之手将他爱慕顾娆的心思公布天下。

    “随你怎么想!”

    陆少浅太阳穴隐隐作痛,带着身边的助理离开。

    秦璐璐的冷笑声传来。

    “陆少浅,你心里想的什么我会不知道?”

    陆少浅脚步一顿,没有回头,迈步,步伐更快了些。

    身后,秦璐璐追了上来,一只手直接搭在了陆少浅的肩膀上。

    “陆少浅,没有我秦璐璐,陆家的那个位置你不可能会坐得稳!”

    这一次,陆少浅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身,盯着她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眸光阴霾!

    ……

    锦荣园。

    顾娆顶着半边微肿的脸颊表情木讷又无奈地盯着锅里浮上来的馄饨。

    夜宵!

    能指示顾娆这个伤患来厨房的除了那个冷血资本家之外还能有谁?

    其实,她也正好饿了!

    煮好了夜宵,顾娆端着上楼。

    江南正好从书房出来,顾娆轻声叫住了他。

    “江特助,今天晚上的事情……”

    会不会很麻烦?

    煮馄饨的时候她想了很多。

    庄亦暖当时就在现场,怕是会因为她的缘故起波澜。

    万一,挖出她跟郁商承的关系……

    到时候,真的会很麻烦!

    她毕竟是陆家的人,而郁商承是陆颖的未婚夫!

    那天在环亚集团,秦璐璐一口一个姐夫倒是给她提了个醒。

    说起来,她也该叫他一声,姐夫!

    “顾小姐不要担心,郁少会处理好的!”

    江南看着顾娆手里端着的夜宵,笑。

    “顾小姐,郁少在酒会上没吃什么东西。”

    说完欠了欠身,“顾小姐晚安!”

    郁商承身边的人从来都是礼貌待人进退有度。

    顾娆低着头看着碗里的馄饨,难怪一回来就让她去厨房。

    这还是郁商承第一次使唤她去厨房弄吃的。

    顾娆厨艺保守来说尚可。

    但她嘴皮叼,味蕾惊人,所以吃东西比一般人都要挑。

    往往外面的餐厅做不出她想要的味道久而久之便学着自己做了。

    若是哪天遇上了她心情好又有时间弄个满汉全席都可以。

    今晚上时间不允许,馄饨是冰箱急冻室里冷藏了的。

    味道自然没有她自己亲手做的好吃。

    她盯着碗里的馄饨微叹一声。

    就凭这碗馄饨想让郁商承替她解决掉麻烦恐怕不行啊!

    “挨了一耳光伤了脑子了?”

    书房里,郁商承冷不丁地一句话响起。

    顾娆一个激灵,蹙眉,端着托盘进了门。

    心里有些不服气,你才伤了脑子叻!

    书房内,办公椅上,郁商承躺坐着抽烟。

    白烟缭绕,烟的味道刺激着顾娆的神经。

    额,她的烟瘾都要犯了!

    顾娆端着那碗馄饨过来,送到他面前。

    “江特助说你酒会上没吃东西!”

    说起来这次见面,顾娆心里还有些怂他,毕竟几天前他才叫她滚了!

    郁商承目光透过白烟扫向她,都没有去看那碗馄饨,半响。

    “过来!”

    顾娆就这么被他招了过去,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嗅着从他鼻腔里溢出的白烟气息,心里更是猫爪子挠心似得痒。

    “知道惹祸了?”

    郁商承一口白烟喷在了顾娆的脸颊上。

    知道惹祸了想要请求帮忙了就这么乖了?

    换做平日,哪肯那般郑重其事地开口道歉?

    她不偷奸耍滑才怪!

    顾娆吸了一鼻子的烟味儿。

    烟丝的香气对于一个有着烟瘾来的人来说,精神都能为之一振。

    不过现在她可不敢在郁商承面前造次。

    “郁少,会不会很麻烦?”顾娆强忍住烟瘾。

    她可没指望着他会为了她去收拾了秦璐璐。

    郁商承的视线缥缈地落在她那半边微肿的脸颊上,语气听不出喜怒。

    “是有些麻烦!所以,你来说,怎么办?”

    “所以,你来说,怎么办?”

    郁商承吞吐着烟圈轻描淡写地将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了她。

    顾娆凝眉,看着他,不发一言。

    “顾娆?”

    郁商承挑眉看她,惹祸的时候怎么不见她这么能忍了?

    顾娆紧抿着唇瓣。

    警局过道上那一巴掌,她若是忍了,不就什么事情都没了吗?

    可她就是没忍住,打了秦璐璐一巴掌。

    郁商承如今的态度,倒是让她觉得是在事后追究。

    为了秦璐璐?

    顾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伸手将郁商承送往唇边的香烟拿了过去,放在唇边深深吸了一口。

    烟的气息能让她放松,也暂时让她摒弃了大脑里的那一丝异想天开。

    顾娆这个动作做得潇洒又肆意。

    感觉到郁商承那双眸子凝着她的目光,顾娆轻轻吐出一口眼圈。

    早已没有刚才那般的小心翼翼,目光狡黠像狐狸。

    带着生意人的精明,裂唇,笑。

    “郁少,办法是有的,只是,要看郁少肯不肯了?”

    ……

    翌日一早,凌晨五点,顾娆从锦荣园别墅门口打车离开。

    她浑身没有一处不疼。

    昨晚上郁商承简直是暴虐!

    顾娆到现在还觉得腿软。

    早间七点,网上消息传来。

    她打了秦璐璐一巴掌的视频被人传在了网上。

    万能的网络人肉出了她的所有信息。

    秦璐璐很厉害,她聪明地精剪了一段视频,正好是没有拍到江南。

    只有她掌掴秦璐璐一巴掌时的画面。

    还有旁边的庄亦暖也露了个正脸。

    成功地避开了环亚国际只将脏水泼她和庄亦暖两人身上。

    无辜被卷进来的还有陆少浅。

    有人拍到了两人同在一辆车,同时出现在警局门口。

    一时间,作为当红影星庄亦暖经纪人的顾娆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势头之猛直接把昨天晚上开庆生宴的唐天王给挤下了头条!

    网上秦璐璐的粉丝跟庄亦暖的粉丝骂战激烈。

    网民吃瓜群众在看了顾娆跟陆少浅两人同框的镜头更是纷纷评头论足。

    这是卷入三角恋情的节奏。

    连不少庄亦暖的粉丝都联名抗议要求爱豆换个经纪人。

    说是顾娆这个经纪人拉低了庄亦暖的格调。

    秦璐璐不仅要她背上勾引她未婚夫的骂名,封死了她的路。

    还把庄亦暖给拖下了水!

    下得是一手好棋!

    一箭好几雕!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恨你?”

    庄亦暖一大早避开媒体来了公司。

    知道今天顾娆肯定会饶不了她,她便自个儿提前过来了。

    办公桌前,顾娆闭着眼,听完庄亦暖的唠叨睁开了眼。

    “想好怎么跟我解释了吗?”

    今天一大早,g市《燕北候》导演就给她打了电话。

    十万火急,说庄亦暖突然不见了。

    连小魏子都不知道,她该是有多任性?

    顾娆想过,如果昨天晚上庄亦暖没有来警局还好。

    处理起来还不至于会在很麻烦。

    媒体盯死了那也是她这个经纪人的过错。

    跟她远在g市拍戏的庄亦暖没半点瓜葛。

    现在好了,庄亦暖也被拍到了!

    “阿饶,你昨晚上没睡好吗?你眼袋发青,脸色发白……”

    “庄亦暖!”顾娆眼神严肃。

    “不要岔开话题!”

    顾娆一认真起来连庄亦暖都觉得怕。

    见庄亦暖眼神躲闪,顾娆从起身,走近,语气严肃。

    “是不是因为昨晚上唐天王庆生,你为了见他一面才赶回来的?”

    记者们的脑回路可是活跃得很。

    加上之前庄亦暖出道时跟那位炒了一下cp,脑洞就这么出来了。

    “呸!”庄亦暖想都没想就一口否定了。

    “谁特么年轻的时候没碰上几个渣渣?”

    歌坛里领军情歌王子的唐天王在庄亦暖这边成了渣渣。

    顾娆双手抄在胸口,一脸审视。

    “那你告诉我,你突然回榕城来干什么?”

    庄亦暖被顾娆的目光看得心里一阵打怂。

    “亦暖,我是你的经纪人!”

    顾娆不得不再次重申她们的合作关系。

    “你有什么隐私第一个要知道的人一定要是我。”

    “否则将来一旦出事,我该怎么帮你?”

    许是顾娆说的这话太认真,庄亦暖吐了口气,抬脸。

    “如果我说,我这次回来确实是因为一个男人,你会不会笑我?”

    顾娆:“……”头疼!

    “见到对方了吗?有没有被记者拍到?”

    庄亦暖倒是惊讶,顾娆居然都不问对方是谁,不由得觉得暖心。

    闻言又苦涩一笑,摇头。

    “没正面见面,昨天晚上我正好跟着他那辆车过来的,就碰到了你!”

    原来如此!

    庄亦暖也有这般小心翼翼的时候!

    顾娆深深看了她一眼,“亦暖,他不喜欢你吗?”

    她从庄亦暖眼睛里看到了忧思和失落。

    庄亦暖苦笑,“阿饶,他那样的人,我怕配不上!”

    顾娆沉默了良久,“亦暖,不要妄自菲薄!”

    虽是这么说,可这种心情,顾娆竟突然感同身受。

    “言归正传,顾娆,这次危机怎么解除?”庄亦暖转过了话题。

    顾娆背靠着办公桌一角,烦躁地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支女士香烟,点燃。

    “亦暖,相信我,秦璐璐这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而你,这一次就踩着她这块垫脚石上吧!”

    庄亦暖:“……”震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午夜布拉格〕〔爆笑王妃宠翻天〕〔清浊向恶而战〕〔快穿:救命,男主〕〔农民工传记〕〔从堕落骑士开始〕〔腹黑世子妃日常〕〔至尊富二代〕〔驻颜太后:六十老〕〔佛系反骨(快穿)〕〔霸道总裁失忆的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