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海思玄录〕〔谢珩温酒〕〔超脑玩家〕〔万界之最强吕布〕〔娇宠摄政王〕〔首富娘子:夫君要〕〔港片武侠大世界〕〔深海拳王〕〔洪荒之昊天天帝〕〔慕红裳〕〔岳州纪事〕〔从斗气大陆开始的〕〔王爷,王妃又去打〕〔系统超能时代〕〔末日:小姐姐没了〕〔我真的在打篮球〕〔我的弓箭带八倍镜〕〔我的网恋对象是明〕〔大唐之从当咸鱼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被颜值逼成了一代妖皇 36章有妖
    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看着落雪园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莫道心中疑惑?刚刚那么强烈的杀气难道是小白儿放出来的?

    他的神识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落雪园,在杀气释放的刹那他也只感受到了莫白的气息,并没有其他任何人的存在?随后他将神识扩展到禁地的门口才找到莫白,心里松了一口气收回了神识,直接消失去了天一城一个比较让人遗忘的角落。

    “好了,回去修炼吧!”从水井中出来的莫乾冷冰冰的说道。

    “大叔你知道吗?你这又帅又酷的样子出了天一城你能迷倒一片小姑娘!”莫白眼睛打量着莫乾的侧脸嘴里面说出的东西连大脑都在反省自己让嘴巴说的都是什么玩意。

    “哦!不伤心难过了?”莫乾转身似笑非笑的看了莫白一眼继续往出口处走去。

    “我什么时候伤心难过了。”莫白在后面死鸭子嘴硬道。

    “没有最好,蓝容景并不是你的良配。”说完消失在了莫白的视线内。

    “蓝容景吗?长的的确温润如玉,如果不是坏人还挺想将他纳入后宫的,唉~还是小年活得透彻啊,为了一株仙草,伤了自己放弃了整片绿植确实没有必要,男人~呵~捂着脸都差不太多。”自言自语的直接跳下了水井。

    而明胤此时手提酒坛半卧在天一城最高的房顶之上,眼睛始终望着莫府的方向。

    夜幕微醺人自醉,说的就是此时此刻的明胤,房顶之下那是灯火阑珊,歌舞升平一片热闹祥和的景象。

    “白白现在的状态应该就是师娘曾经讲过的叛逆期吧,要怎么应对来着……”说着仰头看像了星空。

    “师娘,我貌似被白白讨厌了!女孩子的心思大海的针,还真背师父说准了,你们的预言都变成了现实,可却没有教给我需要怎么做。”看着天空中他那师父师母得意的模样,明胤起身换了一副样子进入了天一城最大的青楼风雅阁。

    而蓝府本是一对母子的关系,却是母亲跪在了而已的面前。

    “少主!还请给婉灵一条活路。”方灵婉跪在地上满脸的恐惧与彷徨。

    “呵~看来你还知道自己叫什么?去……收拾掉自己的烂尾,想活着,就要有人为你死去。”说完起身离开了院落。

    “谢谢,谢谢少主!”方灵婉对面地面磕着响头。

    趴在地上直到没有了任何声音才缓缓的站了起来,面目狰狞恐怖,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那已经不在是一张人脸。

    “莫长雨!我把你当徒弟教导,你居然敢背叛我,我要你常常被吃掉是怎样的一种滋味。”

    莫府高墙之外的一个狭小胡同内一间破旧不堪的屋子中,方灵婉一副温婉的模样端坐在那里,等待着莫长雨的到来,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她们二人的秘密之所。

    而在这间破败不堪的屋子房梁之上一个不起眼的赤练蛇双眼灵动的注意这下方。

    “师~父~”看到方灵婉的表情,她转身就要跑,脚还没有迈出就已经瘫软到了地上,嘴巴想喊却发不出了声音。

    “贱人!居然敢背叛我。”说着狠狠的往莫长雨的身上一踩。

    莫长雨恐惧的摇着脑袋。

    “呵~还敢否认?我之前怎么就没发现呢??还将你当亲传弟子对待,你那么的懂事有眼力劲,还以为你会成为我人类徒弟中最优秀的一个呢。没想到啊,你个白眼狼。”说着一把抓着莫长雨的舌头。

    “唔~唔~呕~唔!”

    看着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莫长雨,她心情舒畅了很多。

    “我记得你很喜欢吃活鱿鱼吧,吃的可香了呢,那你吃它的时候知道它是什么心情吗?我看你肯定不知道,让你体验一下好了。”说着她用力拔掉了莫长雨的舌头,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嘴中。

    “嗯~口感还不错!”

    莫长雨直接晕了过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呵~想晕过去门都没有。”

    方灵婉蹲下身拿出来一个小瓶子,往莫长雨鼻翼下一放,一会她便醒了过来,即使她没有睁开眼,但因疼痛留下的汗水和皱成一团有些抽搐的身子早已暴漏了她。

    “这细胳膊嫩肉的,肯定更香。”说着手里面多出来一个刀向莫长雨的手臂上割去。

    刚碰到,她面色突然一凝想都没想直接放下刀就跑路了,她刚离开莫道便出现在了莫长雨的身边。

    这里刚刚明明有妖气,半眯着这眼看了一下方灵婉逃离的方向,放出去追踪的神识在一个卖鱼的商户家中断了气息。

    抱起莫长雨送到了天一城最有名的药师那里!

    碰~

    水杯摔碎在地的声音。

    “还是人吗?这是人干的事吗?居然活生生的把掉一个小孩子的舌头。”药师怒气冲天的咆哮道,手不停的在为莫长雨缝合着伤口。

    “真是畜牲,畜牲,我天一城怎么会有如此残忍的畜牲。”药师依旧在发泄着她的愤怒。

    而一言不发莫道看着自己的亲孙女如此,心里不疼那是假的。

    而蓝府收到莫道信息的蓝鼎之直接去了方灵婉的院落,蓝颜也从另一个院落跟了过来。

    “二叔,出了什么事吗?”

    蓝鼎之看了蓝颜一眼,将你三个儿子一起叫来。

    蓝颜疑惑但还是命人去叫了他三个儿子。

    “你多久没来这个院子了?”蓝鼎之问道。

    “二叔你知道的,落落离开后我就再也没有踏入过这个院落!”蓝颜神色黯然道。

    “如果你放下了苏落落,勤来这里那我蓝家跟莫家就不会有那么多无辜的生命消失了。”说着蓝鼎之冷哼一声甩了一下衣袖一脚踹开了方灵婉院落的门。

    随着离卧室越近蓝鼎之眉头皱的越重?这个气息不是方灵婉的,之前他在院外还没有发现,是用什么做掩饰,想着快步打开了方灵婉的卧室,丫头随从跪了一地。

    而方灵婉的床上躺着的是浑身被血浸透的方晴。

    蓝鼎之的眼睛扫过房间任何一个角落,最后聚集到了浑身是血的方晴身上。

    用血液做的掩饰吗?看来莫道察觉到的那只妖就是方灵婉了,居然在我眼皮子底下藏了那么多年。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