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两宝:帝少的〕〔天下第一〕〔大国名厨〕〔秦枫沈若冰〕〔战神狂婿〕〔第一女婿叶云辰萧〕〔夏成龙〕〔宗胜昌〕〔叶梦妍护国战神〕〔首富小村医〕〔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护花小神医〕〔叶天苏清雅〕〔从始皇陵逃出的长〕〔深夜乐园〕〔开局首充十个亿〕〔师娘,我真是正人〕〔雪飞霜〕〔重生宠上天:墨少〕〔港综世界大枭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带幼崽搞基建 第二十二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闵巴的脸被布鲁克踩在地面上,似乎是想说话,却被摁的连张口都有些艰难。

    他心里满是悲凉,也明白,被姜妗带回去之后,肯定有一顿苦头等着自己。

    “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要是落在布鲁克这个魔鬼的手里,到时候生不如死,还不如就死在这里!”至少也不会那么的丢人现眼,闵巴心里飞快的琢磨起来。

    姜妗抓着魔杖的顶端位置,准备先将其收进仓库里面,等回了城主府再清理魔杖上的血迹。

    “回城吧。”姜妗平静地开口道。

    “是。”布鲁克朝着姜妗的方向应了一声。

    就在这时!

    在布鲁克身体松懈的那一秒钟!

    闵巴再一次动了!

    他动作矫捷,反手抓住布鲁克的脚踝,张大了自己的嘴巴狠狠地咬了上去,在布鲁克吃痛的一瞬间,闵巴摆脱他的控制,瞄准目标朝姜妗冲了出去。

    “怎么还来啊!”

    这人有完没完?姜妗的心里也罕见的生起一阵怒气,可当她还想再故技重施,将闵巴捆绑住的时候,她突然发现,闵巴并不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他的目标是姜妗手里的那根魔杖!

    仅在眨眼间,闵巴咧开嘴,露出满口的鲜血,轻蔑的撇了姜妗一眼,像是嘲讽又像是解脱,只听见砰的一下,他用尽全身力气撞上了魔杖的尖端。

    血花四溅,有温热的液体落到姜妗白净的脸上。

    姜妗睁大了眼睛,手中魔杖一松,掉落在地上,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闵巴的脑门上骤然出现了一个血窟窿,张着小嘴,半天没缓过神来。

    布鲁克骂了一句晦气,他大步上前,看到闵巴虽然是受了伤,却并没有太致命,眼珠子都还在动。

    “布鲁克!他怎么样了!?”姜妗急切的开口问,她的声音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单身女青年,姜妗连一条鱼都没有杀过,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布鲁克垂下眼帘,他的脚踝还在隐隐作痛,这两天不是胳膊受伤就是脚受伤,还都是被咬的。

    他一想到这两天的憋屈,怒火便一股脑的往上冲,姜妗带来的小家伙他不能动手,这个贱民他总能下手了吧。

    布鲁克将目光看向眼中还带着些许挣扎和乞求的闵巴,突然蹲下身子去,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下闵巴的伤口,实际上布鲁克垂下头,轻声的在闵巴耳边说,“光明神在上。”

    随着布鲁克话音落下,他伸出粗糙的大手,轻而易举的拧断了闵巴的脖子。

    闵巴死死的睁大了眼睛,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落到了布鲁克的手里。

    “城主大人,他…死了。”布鲁克站起身来,对站在自己身后眼瞅着都快要晕倒的姜妗如是说。

    姜妗呼吸一顿,她身子摇晃两下,脸色惨白差点瘫坐在地上,还是身后两个力气大的女仆扶了一把,才勉强支撑着。

    死了,竟然死了?

    “我杀了一个人?”姜妗内心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并且这个想法像是藤蔓一样飞速缠绕上姜妗的身体。

    姜妗当时也只是打算也把闵巴带回城内让他接受个教训,然后安排他做些活计,重新改造好好做人。

    可是姜妗并没有让他死的想法,那可是个活生生的人啊!

    生活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下二十余年的姜妗,再一次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冲击,一条生命的陨落竟然就只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她走向前去,拨开布鲁克,指尖停留在闵巴的眉间。

    人物姓名:闵巴

    人物种族:人族

    人物性格:莽撞

    人物状态:无

    人物好感:无

    人物能力:缝纫技能5级

    人物生命值:已死亡

    人物介绍:家人的死亡和艰难的生活,让这个本就鲁莽容易轻信他人的汉子逐渐坠入泥潭,他一边乞求神明的恩赐,一边变得暴躁不安。

    姜妗身体微颤,她有些艰难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哑着嗓子对布鲁克吩咐道,“让人把他安葬了吧。”

    随着咚咚咚,三声沉重的钟声,姜妗一行人驾着车缓缓地回了阿利坎特城。

    姜妗光鲜亮丽的出去,灰头土脸的回来,身上还带着伤,神情有些恍惚,怎么看怎么凄惨。

    回了城主府,姜妗谢绝了雅格的陪伴,让黛西和贝拉守在门边,自己一个人双眼无神的坐在了椅子上发呆。

    脸上似乎还停留着那温热的触感,姜妗看着自己的手陷入了沉思,“明知自己身处游戏之中,可经历的这一切又不单单只是游戏,我真的能做好这个城主吗?”

    姜妗不由得反问自己,她有这个能力吗?

    这是姜妗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她在二十一世纪也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打工人罢了,从闵巴身上延展出来的缺口,无一不在告知姜妗,她的城主之路会面临各种问题。

    退缩,后怕,迷茫,胆颤,负罪感这些情绪蜂拥而上,好像快要将姜妗蚕食殆尽。

    姜妗甚至是有意的放纵自己被这些情绪淹没。

    她觉得好累,想着就这样消沉下去吧!什么都不去想!

    可就在这时,有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在姜妗耳边炸响,“唔咿呀!”

    姜妗猛地睁开眼睛。

    前方有一个白白胖胖的小胖墩扭着小屁股,一点点的朝姜妗爬过来,他嘴里咿咿呀呀的叫着,有口水顺着圆润的小嘴巴留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历经了千辛万苦,终于爬到姜妗身边,一把抱住姜妗的小腿,仰着头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呀呀!”

    姜妗心里的阴霾被他露着四颗小乳牙的笑容一举击散。

    啊,差点忘记了,她还有个小家伙要养啊!

    她抿唇也笑了一下,伸手把小家伙从地上捞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小家伙今天过得怎么样啊?”

    “唔呀!”小家伙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眼睛亮晶晶的,虽然不知道他在讲什么,但是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姜妗笑眯眯地看着他,突然发现他额头上有一块淤青,伸出指尖摸了摸,“撞到了吗,怎么青了一块,痛不痛啊,我拿点东西给你擦一擦。”

    小家伙后知后觉的用小胖手捂住自己的脑袋,疑惑地咿呀了两句。

    “不痛不痛哦,痛痛飞走了。”姜妗朝他的额头上轻柔地吹了两口气。

    小家伙反应过来,瞪大眼睛,一副想哭又强忍着坚强的表情。

    直到姜妗从仓库里掏出一块布丁,他立即把那些悲伤全部丢掉,露出可爱的笑容扒拉着姜妗的胳膊不放开。

    姜妗叹了口气,突然轻声开口。

    “我今天遇见了一个居民,他活的很艰难,被这个环境逼着,形成了很不好的性格。”

    “他不能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姜妗沉默了一会,“只是一个莽撞,拼命想活下去的普通人。”

    阿利坎特城里,大多都是闵巴这样的人,勒紧裤腰带,用粗鄙的言语给自己壮胆,得过且过又是一天,他们惶恐不安,可却没办法反抗这个社会,这个制度。

    没想到在这里,唯一能让自己说真心话的,只有这小家伙了,姜妗笑了下,揉了揉他的脑袋。

    小家伙听不懂,咿咿呀呀的叫了两声,从自己的衣服兜兜里面掏出来一朵破旧的雪绒花,看样子是个小孩子的头花,姜妗一怔,突然想到了小布兰登笑着的模样。

    “大家都很努力的活着。”姜妗揉了揉小家伙圆润的肚子,心里的那点迷茫终于彻底消散,“我既然是阿利坎特城的城主,自然是要让我的居民们吃饱穿暖。”

    “多的也不敢奢求,至少该让小孩子们学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促进全面发展、引领社会全面进步,步入小康,迈向更好的未来!”

    就定这个小目标吧!姜妗同志默默下定了决心!

    小家伙吃的满嘴都是,他眨巴眨巴眼睛,什么价值观,什么小康,完全听不懂。

    他视线停留在姜妗那道从下巴一直延续到胸口处的那道血痕上。

    小家伙歪了歪头,皱着小巧可爱的眉,很是不喜欢姜妗白净的肌肤上有这么一道狰狞的伤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开局地摊卖大力〕〔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剑心通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