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大夫,你大胆一〕〔重生宠婚:霍少,〕〔万界淘宝店〕〔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赐我狂恋 第4章 第 4 章
    友枝回头,见那书包链开着,里面乱七八糟的书撒了一地。

    ——课本里夹着两本花花绿绿的杂志。

    她一看,表示震惊。

    怎么说呢,街边小书亭老板如果卖这种东西给中学生的话,会被警察叔叔依法查封。

    她顿住脚步,神色变了变,随后友枝往巷子里望去。

    没想到一个鼻青脸肿、衣服凌乱的男生这时忽然跑出来,差点和她身子撞上。

    友枝连忙后退了几步,那男生也往后退,结果被脚边零散的石块绊倒,一屁股坐地上,摔蒙了。

    “你没事吧?”友枝连忙问,过去查看他情况。

    他没理她,迅速爬起来,模样看着慌不择路 “滚开别挡道!”伸手把她狠推到一边。

    这时身后窜出另两个男生,一胖一瘦,他们扯着男生后衣领将人拽回,一拳把他掼倒在墙边:“跑什么跑!”

    男生捂着肚子弯下去,一面跟他们哀求:“别打我,我给你们钱,再打真的要死了!”

    “这就怂了?当初耍流氓不是挺牛逼的吗?这会倒服起软来了?怂东西!”打他的瘦高男生狠啐了一口,扬拳要再揍时,眼角余光扫到旁边站了一个女孩,他眼前一亮,轻佻吹了声口哨。

    “呦,姐妹挺靓啊。”说着,他揪着对方衣领的手一松。

    被揍的男生捂着脸滑落下去,他忽然扭头,大声对友枝说:“报警!求求你你快帮我报警!”

    流鼻血了。

    这也太过分了点。

    友枝看着他,下一秒她觉得自己应该立刻走人,然后赶紧报警。

    反正自己就这么单独扯上准没好事。

    她抬头,这条巷子里好像全是不良少年,大概有十一二个,年龄都不大,目测十六七八。

    有的穿着校服,有的则没穿,几个明显是学生的少年身后,还有几个一身社会打扮的小年轻。穿皮衣破洞裤、染着各种颜色的头发,手里提的外套上挂各种叮了咣啷的链子,流里流气,凶恶不善。

    其中有几个人望着她,眼神轻佻。

    “呦,是个漂亮妞。”

    “怎么,在这站着不动,想管哥哥们的闲事呀?”

    几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友枝,她见状心中直觉不妙,微蹙起眉,捏紧了手机往后退了一步。

    “我路过,这就走。”这么谨慎说着,友枝慢慢往后挪动,转身想跑却被身后一双手按墙挡住,就连握着的手机也被一下抽走。

    友枝一愣,抬手想夺回,语气略急:“还给我!”

    堵着她的男生身子高挑,目光凌厉,他把友枝的手机举高,不让她够到。

    他长一张偏柔美的俊脸,很高大,180左右的身高让人有压迫感。

    “京哥,这丫头鬼鬼祟祟的,可疑的很。”有人这么跟他说。

    对方低头打量她,开口时的语气倒温和:“在这附近没见过你,从哪里来的?”

    被他们按在地上揍的男生这时忽然大声怒吼起来:“她是我妹妹!她已经报警了!你们要是再敢打我——”话还没说完被人一拳狠擂在地上,头颅歪着,噤声了。

    男生看着友枝,他一双细长漂亮的眼睛眯起来:“妹妹?”

    一层颤栗感从友枝的脊背处蔓延上来:“不是——”

    “这畜牲还有妹妹?哪门子的妹妹?”旁边的人一听顿时纳罕起来。

    趴在地上的那男生捂着半边脸,抽噎一下,忽然开始歇斯底里地怒吼,“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打我!凭什么!”

    “哎呦喂嘴还挺硬,爷看见你这张脸就来气,他妈的…”有人上来,一拳就要朝地上那人打过去。

    “干什么呢?”一道懒散的声音骤然响起,透着些微的不耐,“吵死了。”

    听到这话,刚才还闹哄

    的巷子一时安静下来,挡在前面的人们扭头,纷纷让出来一片空隙。

    就见窄长的巷子尽头,出现了一个靠在墙边的黑衣少年。

    俊厉的漂亮侧脸,眸子被压在黑色的帽沿下,下颌线条的棱角精致分明,在砖瓦缝隙投射的阳光下明明灭灭。

    方才拦她的男生开口这么唤他:“阿凛。”

    ……阿凛?

    祁凛?

    明晃晃的阳光无比刺眼,友枝略微眯起眼睛,她用手遮挡着头顶极盛的烈阳,一边朝他望去。

    逼仄昏暗的巷子里,少年慢悠悠抬起脸庞,她因此看清了他的脸。

    一张凌厉的俊脸,眉骨锋致,薄唇绯红,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

    眼睫毛浓密漆黑,气质凌厉阴鸷,野性十足,也俊美十足——很好看的少年长相,是一张让人心动的面容。

    而此时他微抿着唇,眉宇间透着一种极浓烈的不耐烦。

    他穿一件黑色套头薄卫衣,身子高挑颀长,正混不吝地单手插衣兜随意站着,另一只手捏拿着罐紫色芬达,绯唇上浸润水色,眼睛被日光照射而微微缩动。

    深黑色的瞳孔,睫毛挑起,落拓而不羁。

    他微垂头颅,午后温烈的日光勾勒出少年精致俊厉的下颌,捏着易拉罐单手扯掉银色耳机,数据线松松挂在冷白的脖颈。

    漆黑发丝被细风吹得凌乱飞舞,所有人里,就他一个人悠闲地靠墙站着,狭长丹凤眼微挑,神情闲散自若,有种唯我独尊的嚣张。

    “他刚刚要跑,我们把他抓回来。”有人提着那男生的衣领把他拽起来。

    他随意扫了那人一眼,开口:“揍个人,要这么啰嗦? ”声音困倦,显然没什么兴致。

    说着,少年从墙壁上懒散地直起身子,随着动作,他耳边那条银色的精致耳骨链轻轻地颤动,发出银器轻碰的响。

    友枝立刻认出来,昨天祭拜姥姥的人,他耳朵上戴着的东西,和这少年的一模一样。

    他就是那个人吗?

    她心脏莫名有点紧张起来。

    下一秒,那个鼻青脸肿的男生被少年们架起,扔在了他的面前。

    他趴在石板路上,大概是怕极了,染了泥的手掌撑着地,不敢起来,身体一下一下发着颤。

    黑卫衣的少年垂下眼睑,微微歪头看向地上的男生。

    半晌,他细而俊的眉梢挑起,带着嘲弄,仿佛在尽情欣赏对方的那副丑态。

    “不站起来吗?”她听到他这么问,是很淡的语气,少年微微低头侧目看他,声音淡淡的,“我没让你跪啊,不过方才那点打,毛毛雨而已,你有必要反应这么大。”

    可能是害怕再被揍,男生低着头捂着脸,一副狼狈的模样,没有敢接话。

    “这就怂了?刚才不还挺能耐的吗?”旁边人见状使劲嘘他。

    地上的男生很久都不回答,甚至连对峙的勇气都没有。

    不管怎么样,也太过软弱了。

    祁凛把表情缓慢收起,眼神开始变得饶有趣味起来,他抬手把单边耳机塞进耳朵里,绯色的唇角微勾着,神情看起来阴鸷又玩味。

    顿了顿,少年的眉眼忽然生动恶劣地弯起来,鞋尖抵了抵地上男生的肩膀,“我说,”顽劣俯身,漫不经心地:“你怎么跟条狗一样。”

    “——怪没劲儿的。”

    他半垂着眼睑,痞气十足,模样张扬而不可一世。

    像是做惯了这种事,语调里透着一种无法无天的嚣张。

    友枝忍不住蹙起眉。

    她昨天才见过他。

    本来还对他心生亲近之感,是因为两人命运里那点微妙的相似。

    如果可以,她甚至想好好和他认识一下,交个朋友什么的。

    可没想对方会是一个不良少年头

    子,顽劣嚣张,这么欺负人,真是坏的可以。

    太过恶劣。

    //

    下午两点钟,正是日头最热的时候。

    午后的微风吹过黄绿色树梢,发出沙沙的响,掉在地上的叶子被细风卷起,吹过一条僻静的小巷,废弃车子的身旁,一个蓝白色的破路标上写着“南马街”

    “欸,这丫头怎么办?”有人指了指她,低声问。

    “谁知道,一会问问祁凛呗。”

    有的男生开始朝她走过来,是包围的架势。

    ……要命。

    友枝抿唇,忍不住后退一步,纤细的指尖攥了攥手里提着的塑料袋勒绳。

    手上拎的东西沉甸甸的,树上的蝉鸣也嚷得人情绪开始暴躁。

    她抿唇,默默叹了口气。

    ——什么事啊这都是。

    趴在地上的男生被揍狠了,见大声威胁不成,他开始低声求饶,并缩成一团。

    他说:“放过我吧,我不敢了,以后真的不敢了。”

    友枝垂眸,看那人虽然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而下垂的眼睛里却是一股无法掩饰的恨意阴毒,像是刻意求饶。

    她看人很准,地上这人给她的感觉并不好,友枝顿时觉得蹊跷。

    “这孙子真没骨气。”有人见状狠狠啐了他一口。

    “自己之前干了什么事,自己没脸提?”又被踹了一脚。

    “你倒是挺能屈能伸啊,见了我们就怂了?”

    这些人的恩怨她不大了解,不过在先入为主的这一幕之后,她对祁凛也没什么好的感觉了。

    友枝垂眸,察觉到来路和去路都被这些人堵着,思考着自己能跑出巷子的可能性。

    ……大概是不太行。

    总之先等着吧。

    不过如果她一言不发,或许也不会被这个傲慢的家伙注意到。

    友枝抬眸瞥了一眼祁凛,对方正一脸淡漠地扬着脸庞,貌似还没看到她。

    “行了,再打他一顿就走吧,没劲。”少年好像忽然失了兴致,狭长的丹凤眼尾垂下,转过身。

    龟缩在地的男生忽然暴起,抓起碎瓶子就往他腿上刺,被踩住手背哀嚎一声,碎瓶子滚落,他红着眼睛,口里仍不断恶毒咒骂着。

    “祁凛你个疯子!精神病!他妈的我就摸了个妞儿关你什么事!我都给她妈赔钱了!你们为什么打我我又没有错!我真的操/你/妈了你就是个活管闲事的死贱种……”话未说完,被旁边人一脚狠狠踢翻在地。

    有人抓住他的头发,狠狠按在水泥地上。

    “——你这小子嘴巴臭的很啊?”

    “妈的,嘴巴不干不净,你真想死啊?”

    男生们一脸怒容,而站在中间的祁凛脸色未变,听了这话,反而饶有趣味地挑了挑眉。

    他插兜俯下身,很是张狂地睥睨着对方。

    “刚挨了顿打,怎么这么不长记性。”指节摩挲着腕上的一尾精致的银镯,他慢悠悠地这么说。

    少年的语调轻而平静,丝毫不见发怒的迹象。

    她却没来由感到一股冷意。

    又听他说:

    “——忘了吗,精神病杀人不偿命,真把你弄死,我逢年过节还能给你晒把纸。”

    懒洋洋的语调,透着一股漫不经心,说完他抬手捂嘴倦怠地打了个哈欠,狭长的眼尾渗出生理性泪花。

    随手把指尖的烟头扔在地上,抬脚慢条斯理地把它碾碎——在地上那男生的眼前。

    像在慢条斯理地碾碎一个人的骨骼。

    “所以,要试试吗?”他漫不经心地嘲弄笑问。

    说完微抬下巴,一双黑色的瞳仁半眯起,在金灿灿的阳光下危险至极。

    忽然他一拳重击那人腹部,眼睛里冷意泛起,却依旧混不吝地勾

    着唇。

    “……”对方吃痛捂肚子顿时息了声,没了方才的气焰。

    友枝这么看着,忽然感觉到自己手里提的塑料袋一松,只听“噗通”一声,一颗红富士滚落出来。

    …淦,塑料袋破了!

    她瞳孔地震,下意识地俯身去捡,结果没赶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颗苹果骨碌着远去,圆润地滚到黑卫衣少年的脚下。

    然后“彭”地一声,那颗红富士碰了一下少年的鞋尖。

    友枝的手停在半空,只得尴尬地收回来。

    她捂脸,呼吸。

    “……”所有人都愣了。

    怎么就这么巧。

    祁凛垂眸看向地上的那颗大红苹果,半晌视线抬起,掠过眼前的几个男生,再轻飘飘地落在站在巷子尾的那个陌生少女身上。

    他那一瞬的眼神有些戾气,像是野兽攫住了躲在暗处的猎物,又像是逡巡领地时发现了入侵的不速之客。

    丹凤眼直勾勾的,野气凶猛。

    有些令人心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