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商海局中局〕〔仙王奶爸〕〔武映三千道〕〔万古第一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赐我狂恋 第14章 第 14 章
    因为昨晚那个离奇的梦,友枝一整天都很疲惫。

    友娜很奇怪地问她:“怎么没精打采的?昨天做恶梦了?”

    友枝:“算是……恶梦吧。”

    做坏事的恶劣家伙靠一副漂亮皮囊让人对他生不起多少气,大概说的就是祁凛。

    至于她为什么会被盯上,友枝一度很费解:陌生少女偶然围观到校园恶霸少年街头揍人,这貌似也不是什么要命的事。

    所以——干吗要抓着她不放啊。

    秉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友枝看见他时就忍不住保持高度警惕,却难免有疏漏的时候。

    一次路过校内露天篮球场,友枝正要和入场的沈归京擦肩而过,一颗篮球忽然擦着她肩膀呼啸飞过,然后稳稳地落在沈归京的手心。

    她被吓了一跳,立刻回头怒视过去,那少年却若无其事地呼唤着沈归京过去,迎上她的视线,挑了挑眉。

    狭长的眼尾懒散挑着,几个人很快又打起篮球,他神态自若,之后看都不看她一眼。

    友枝气结。

    ——像是拿逗猫棒在逗她的恶劣家伙,真是奇怪又恼人的恶趣味。

    ———

    午休。

    背完古诗,转身放书本的时候,她发现他在睡觉。

    细长的银色耳机线垂落下来,一只从少年的耳朵上脱落,在朝她这边的桌面耷拉着,面前的祁凛趴在桌上垫着手臂,呼吸清浅,漆黑纤长的睫羽轻动,被外面的白昼洒落光芒,皮肤白皙,看着静谧又漂亮,整个人就像是瓷做的一样。

    友枝静静地看着,随后把脑袋搭在椅子背上,调整姿势,好整以暇地偷偷观察他。

    看着一会,她心里啧了一声。

    ……这个人,也只有睡觉的时候才不让人这么嫌吧。

    友枝这么想着,发现空气里有隐约的音乐声。

    他好像没关随身听。

    在好奇心驱使下,她轻轻拿起那只垂落在桌子旁的的耳机,凑近耳朵,想听听到底是什么歌。

    “新地球/他们很骄傲

    只是眼神/有意无意的逃

    新地球/星星很闪耀……“

    ——是慢调翻唱的音乐,旋律很动听,她低头捏着耳机,觉得还不错。

    听到一半时,友枝的手腕忽然被拽住。

    一低头,见他已惺忪睁开眼,就这么看着她,一双丹凤眼里黑幽深邃,像是看不见底的渊,带着几乎沦陷的慵懒。

    她吓了一跳,身子往后一倾,想把手挣开,他却反手攥着她的指骨,摩挲两下柔软的指腹,微末的痒意。

    修长指节蹭过她的掌心,祁凛的手指很冰,掌心却温热,像是一块不化的暖冰,祁凛启唇,缓缓说:“你偷看我。”

    他侧了侧脑袋,这么看着她,声音懒散又磁性。

    “我才没有……”友枝顿时一阵羞恼,对方却没有露出往常那样恶劣漂亮的捉弄笑容,一双丹凤眼里星光弥漫,瞳孔倒映她微绯色的脸庞。

    少年的模样有些迷惘,却要命的好看。

    他呓语一声,眼睫垂着,低头,半闭不闭。

    却不再动作了。

    这人,还在做梦吗?

    友枝惊疑不定,手伸到祁凛的面前轻轻挥了挥。

    “你醒着吧?还是在梦游?”

    他略微睁开眼,冷不丁伸手戳了戳她的脸庞,又捏了那么一下。

    祁凛说了一句:“小兔子。”

    怎么一惊一乍的。

    他想。

    她连忙躲开,拍开他的手。

    友枝看着他的目光有点怪异,“你没疯吧?”

    少年轻轻勾了勾唇。

    然后他闭目,继续睡了。

    //

    这天傍晚,友枝吃完饭出门运动,出门左

    拐绕着小区街道,慢悠悠地跑着步。

    她所在的别墅小区蛮大,一大圈溜达下来运动量就足够了,跑累了,到便利店买一瓶鲜牛奶一口喝下去,超级爽,快活似神仙。

    东面的一处别墅外观最豪华,占地也大,庭院门有金属雕花的勾边,看起来很雅致,可却总让人觉得太过阴沉,于是不大愿意靠近。

    她顿时脚步,拿下耳机,抬脚想要走时,隐约听到里面似乎有人在唱歌——是很优美的女中音,伴随着悠扬流畅的钢琴声,歌声很是悦耳。

    和自己搬来那天听到的女人的声音,有点相像。

    原来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吗?

    这么想着,她驻足静静地听着,在原地站了那么一会,忽然觉得不远处花坛旁的树影似乎在动。

    ……

    友枝紧盯着那里,不由得后退一步,直到那声音越来越大,配上旁边在微暗的夜色下有些阴森的豪华别墅,她脑子里忍不住开始浮现一些恐怖电影里的场面,一滴冷汗顿时冒出来了。

    直到“哗啦”一声,花坛里面窜出一只黑色野猫,飞快跑到另一侧绿化带里,回头冲她“喵呜”一声。

    她这才松了口气,懈下肩膀,喃喃地:“真吓人。”

    “在这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身后冷不丁传来一道声音,友枝吓了一跳回头。

    少年还穿着校服,银色耳骨钉闪烁微光,正插兜斜倚在墙壁上。

    身侧的深色树影摇曳,橘色的灯光洒在少年脸庞上,正扬着下巴看她,神情散漫勾人。

    “祁凛?”

    她见状,有些诧异,“你怎么在这。”

    白天晚上都躲不过……她在心里默默吐槽。

    “我还想问你为什么要待在我家门口。”祁凛看她一眼,随后直起身子,朝这边走过来。

    面前站定,居高临下地看她,眼神淡漠随意。

    她眨了眨眼,问:“你住这里吗?”这里离她家不算远,明明之前没见过,只有一个偶尔出来买菜、进出这栋别墅的热情中年大婶。

    闻言,他眸子里意味不明,最后只淡淡回答:“不,只是我家人住这里。”

    “哦。”

    没话了。

    这时别墅里的音乐声忽然停了,友枝和少年一同望上去,见二楼那个坐在钢琴前的黑裙女人忽然站起来,之后她款步走到这边的窗户前,正要拉开薄纱窗帘。

    下一秒她要是看到了他,或许会砸破窗户,探出头,无比神经质地冲着和他一起的女孩大吼大叫吧。

    他眼神一凛,立刻有预见性地动身,拽着还在仰头好奇张望的友枝快步离开。

    友枝被抓着走,手被扯疼了,“?你干什么?”她迷惑地问。

    两人走到了侧面的马路,她终于忍不住轻轻甩开他的手,揉了揉,很奇怪地问: “你干什么啊?”

    少年把手插进衣兜,掏出打火机,点完烟,抬眸轻描淡写地看她一眼,“你以后没事别来这边。”他声音淡冷。

    “为什么?”

    “让你别来就别来,哪那么多话。”少年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友枝蹙眉,有些生气:“你这人好奇怪,你刚才不还说你家人住在这里吗,我问问也不行。”

    话音刚落,他的手一指不远处那个黑压压的别墅,在烟雾缭绕里,少年一双俊美的丹凤眼泛着幽幽的光。

    “行啊,我告诉你原因。”

    祁凛咬着烟,随后轻描淡写地说:

    “——那里面住了一个疯子。”

    “——我妈。”

    他似笑非笑地:“还问吗?”

    友枝一怔,蓦然想到那天舅舅说过的话。

    “亲妈疯了,渣爹也不管他……他就是个野孩子。”

    ……她心头紧了紧。

    蓦然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她不知道此时该做什么表情。

    少年的神色淡淡的。

    “对不起。”最后,友枝下意识说了这么一句。

    看着她的神色,他顿时讥讽地笑起来:“要是不想被她吓到,就别闲着没事过来,听懂了吗。”

    似乎是轻易看出她的想法,祁凛忍不住轻哼一声,“用不着同情我,把你那种自以为是的恶心眼神收一收,怪膈应人的。”

    说完,拿好看的眼睛斜睨着她。

    是那种冷到要命的语气。

    有点尖酸。

    友枝想说什么,最终沉默不语,她忽然想到一种动物。刺猬。

    或者是受伤的孤狼,脏兮兮的野猫。

    敏感又暴躁的家伙,因为怕被直白地显露出不堪的过往,被同情或是看不起,于是呲牙哈气,朝外人亮起满身锋利的尖刺。

    他这么直白告诉别人:我不需要被可怜。

    可是没有人这样想,至少她不是的。

    她垂眸看着少年的鞋尖,随后视线往上,祁凛的腕骨突出,指节修长纤细,方才攥得她的手背留下一点微末的红痕。

    力气怪大的。

    “你说话一直都这么带刺吗。”

    她这么忖度着开了口。

    “我并没有这么想过。”

    对方扬了扬眼睫。

    “而且,没必要一直针对我吧,”顿了顿,友枝还是忍不住这么说,“那天的事还有今天的事,我不是有意的,因为这个才一直戏弄我吧?为什么就非要抓着我不放。”

    少年先是一怔,随后满不在乎地嗤笑一声:“你想多了吧。”

    他转身走掉了。

    “我说,祁凛,我们好好相处吧?”直视那人的背影,她扬声冲他说着,“还有别再捉弄我了,你再这样我会生气的,真的会。”

    没有得到什么回应。

    转角的地方,他吹了声口哨,声音轻佻懒散,压根没放在心上。

    “……”她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傻,这种威胁对他没有用啊。

    嘁,算了。

    起风了。

    友枝留在原地,风吹着少女裸露的脖颈,掀起她耳后的头发丝,拂在脸庞上。

    友枝抚了抚手臂,觉得有些冷。

    真是个奇怪又孤僻的家伙。

    可是,又很吸引人。

    虽然她不会承认那种隐约的感觉,可是……还是存在。

    兀自摇了摇头,随后她转身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龙宸〕〔重生于80年代〕〔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快穿】病娇修罗〕〔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大叔,你暗恋的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