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宠婚:霍少,〕〔万界淘宝店〕〔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赐我狂恋 第19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试问,你会拯救一个濒临深渊里的人吗?

    如果是三个月前的友枝,可能会毫不犹豫地给予一个肯定的回答。

    可是三个月后的友枝,会犹豫。

    她会思考一个问题:值得吗?

    如果在出手相助的最后,得来的只是背叛、诋毁、冷言,无休止的造谣谩骂和伤害——那么当初,她还会不会做出相同的决定。

    ——阮雾。每每想起这个名字,她都会ptsd一下,已然深恶痛绝。

    她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了,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

    明明当初阮雾那么声泪俱下地求她帮自己,她说自己胆小、人微言轻,郑虞欺负了她,她不敢亲自指控郑虞,也没人会信她。

    友枝信了,并且帮了。

    而现在,她只想抽自己俩大嘴巴子。

    ——不要在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她这么告诉自己,企图将之刻烟入肺。

    ——别多管闲事。别那么大无畏正义凛然,因为有些人根本不值得你这么做。

    教室,课间。

    她抽开笔盖,写着卷子上的作文。

    题目是谈谈人的本性

    “人脸皮下面是一张丑陋的恶鬼,只有撕开那层皮,你才能看清在你面前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写字时带着情绪,笔迹力透纸背,最后划破了卷子。

    此时少年插兜路过,正好看见她作文纸上的这一行字。

    指节搭在她的桌面,祁凛随意敲了敲,声音里不无兴趣:“呦,这么犀利。”

    友枝不抬眸,不咸不淡嗯了一声。

    祁凛看她这种反应,挑了挑眉有点兴趣,长腿一伸,在她前桌的椅子上坐下来,托着下巴看着。

    顿了顿,少年启唇:“我说。”

    “?”

    “心情不好?”他这么问。

    “……”显眼到鬼都能看出来吧。

    她顿时无语地看他一眼,连反应都懒得给了。

    祁凛却越来越有兴趣,上课的时间,他的指尖频频卷着她的头发,一下一下转着玩。

    往日她都无视过去,而今天却有些心浮气躁。

    “别烦我成吗?”被弄得烦了,她轻轻打开他的手,没回头,语气有些疲惫倦怠。

    身后的少年啧了一声。

    却也没有说什么。

    一上午,友枝听课听得头昏脑胀。

    艰难的数学课过后,她趴在桌上回血。

    emo了……所以点奶茶能让人开心起来吗?

    课间,友枝点开手机外卖软件,准备和高秋佳一起订午饭。

    她实在抢不过学校里的一帮干饭人了。

    高非忽然探头过来,“友老板,带我一个呗?俺也吃腻食堂了。”

    朱列举爪:“我也。”

    “你们的手机呢?”友枝问。

    “被家长收了qond和sun都属于大型油画赛事。

    而郑虞的父亲却是sun画赛的主办方之一。

    他之前曾这么洋洋得意地对自己说过:

    “过来讨好我,我可以考虑一下让你进前三。”

    “不想去帕尔拉蒂吗?”

    友枝死死攥紧手指。

    他是想让她讨好他。

    想让她偃旗息鼓,蒙住心眼口鼻,掩盖他的罪行,用前途来堵她的路。

    死局。

    她啪嗒一声扔掉杂志,缓缓抬眼,露出一个愤怒又漂亮的笑容:“绝不。”

    既然已经失去了比赛的意义。

    友枝选择弃赛。

    网上舆论在度被掀起,猜测着各种缘由。

    友枝通通选择了无视。

    她绝不向肮脏下流的伪君子低头。

    这也意味着她不能被保送,而是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