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商海局中局〕〔仙王奶爸〕〔武映三千道〕〔万古第一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赐我狂恋 第38章 晋江文学城正版首发
    第二天是照旧的义务劳动。

    祁凛沈归京:疲惫厌烦打卡上班小黄鸭.jpg

    听着不远处教学楼的读书声,两个少年靠在窗台吃着早点,祁凛咬了一口栗子面包,一双长腿晃荡着,模样瞧着百无聊赖。

    “所以我们什么时候能上课。”沈归京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我怎么知道。”他说。

    风忽然吹起来。

    窗外,树枝头的小麻雀啁啾一声,扑棱几下翅膀,再轻轻巧巧地落在他的背包上,轻快地跳了跳,歪歪脑袋,用小爪子踢了一下落在上面的一串小紫藤花穗。

    “奇了怪了,今年好热,十月份都这样。”

    躁动。

    少年心烦不已地抬起头,视线随意看去,学校栽种的山茶花开的太慢,向阳的开败了,阴面的花丛还有好多刚刚结花苞,眼前空荡荡的巨大露台上,隐约传来紫藤萝那浓郁逼人的香味。

    祁凛动了动眼睫,蓦然想起了什么。

    那个小麻烦精丫头。

    ——她好像经常在紫藤萝架子下面走,因而乌黑的发尾总是染上一点淡淡的香气,上课的时候,那缕漆黑的发丝随着女孩的身体一摆一摆,他总是会被晃神。

    将指尖按住那让他晃神的家伙的一缕头发,轻轻一拽,他捏了捏,很惊奇地发现触感不错。

    少女好像扯痛了,她猛地看过来,被打扰到一般:“祁凛你是不是有大病——”她眉眼间是俨然生了气的神情,然后女孩伸脚,狠狠踢一下他的桌子。

    下一秒她就被气到冒烟的秃顶老头叫起来回答问题。

    友枝自然不知道他在讲哪道题,支支吾吾半天,结果挨了顿批,坐下时眼底里泪汪汪的,也不知气得还是羞的。

    然后就一整天没搭理他。

    沈归京闻言,哈哈大笑:“你怎么老欺负人家?她跟你做前后桌,可真是倒大霉了。”

    祁凛靠在露台上搭着腿,闻言混不吝地笑:“爷乐意。”他扬起手,忽然坏心思地揪了一下身旁小鸟的羽尾。

    小麻雀吓得“啾咕”了一声,气鼓鼓地在他书包上狠狠蹦了蹦,啄他手指一下,然后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祁凛托着下巴看它飞上树梢,左右跳着,忽然感觉到一阵幻视,他觉得那只小麻雀,好像被他惹毛了的友枝。

    “祁凛,你又惹我!”

    “烦死了!”

    “语文作业,再拖我立刻鲨了你。”

    那个麻烦精丫头。

    他轻轻勾了勾唇。

    ——

    下午的自习课被用来打球。

    受不了数学老头的摧残,友枝和高秋佳借着排球训练的由头偷偷溜出来,等训练结束,两人就溜达到篮球馆躲阴凉偷懒,快乐摸鱼。

    室内篮球场上,新选拔/出来的校篮球队成员们正在组织训练,白炽灯照耀明亮,几个男生在场上奔跑,传球,很热闹。

    高秋佳从座位上探出头,拎着一个塑料袋递给篮球场上的少年:“哥,给你带的水和毛巾。”

    高非接过,他站在球场上,抱臂骄傲得像只小公鸡:“咱就是说,非常牛逼了。”

    他说校篮球队里一共就两波队伍,十个位置,他们高二年级就占了五个。

    友枝拿指头这么一数,不由得咋舌:祁凛沈归京两人无疑都入了选,而且高非朱列居然也都在。

    还挺强的嘛。

    还有一个是四班的体育委员。

    然后……

    她兀自盯住篮球场上那个耀眼高挑的丹凤眼黑发少年。

    他运球,闪避,上篮,扣球,落地,就像是一只灵活进攻的猛兽,倒退着走了两步,抚着脖颈,姿态随意又嚣张,末了抬手打了个响指,黑压压的瞳仁里灼灼发光,很是吸人眼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龙宸〕〔重生于80年代〕〔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快穿】病娇修罗〕〔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大叔,你暗恋的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