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商海局中局〕〔仙王奶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赐我狂恋 第42章 晋江文学城正版首发
    “枝枝,快过来看这个视频哈哈哈哈。”高秋佳招呼她。

    于是友枝起身过去。

    祁凛将长腿交叠,随意靠在软皮沙发上,单手支着下巴,左耳上的耳骨链轻轻颤动。

    指尖点着沙发,漫不经心的。

    旁边几个人一首接一首,好不热闹。

    “对了,凛哥还没唱吧,刚刚被你躲过去了,这可不行呐。”高非忽然凑过来,把手里的话筒塞给少年。

    “凛哥,来一个,来一个!”几个人见状,都跟着拍巴掌起哄。

    男生轻咳一声,懒洋洋直起身子,说了句:“知道了。”

    话说,她还没听过祁凛正式地唱歌呢。

    友枝跟着拍着手,心中有些感兴趣起来。

    祁凛调了调麦克风,随着轻快的音乐节奏响起,他跟着唱起来。

    少年的声音磁性清晰,像是鼓点敲击,带着一股随性的懒散:

    “你的早晨比我早,背影看得清楚,摇下车窗baby你的眼泪好像珍珠”

    少年的说唱很懒惰,却莫名好听,丹凤眼深黑微抿,正专注看着ktv屏幕,声音轻缓地从耳膜浅浅滑过。

    “花/太阳/雨和你

    我对你的思念写进了纸和笔

    今夜你在我的梦里出现

    黄色包装薯片

    和你看电影一直到五点

    baby/气泡伴着钢琴声条跳跃,好想抱你在低音凋谢……“

    侧耳挂着的耳骨链在眼前稍昏暗的光下反着微弱的亮光,修长指骨握着麦克,少年优越精致的下颌线扬起漂亮的弧度,他的唇瓣一张一合,声线低磁而轻快,是懒散又很要命的少年音:

    “就让酒精渐渐地麻醉掉人,和你一起躺下,聊着对方体温”

    花,太阳,rainbow,you。

    少年的低音像是在轻叹,那个“花”发的很苏,you的重音轻落,友枝托着下巴静静地听着,一时竟有些沉沦。

    哇,好好听。

    她头一次觉得,一个少年的声音竟也能醉人。

    友枝很惊奇地想着。

    霓虹灯光迷离,暗色的背景下那少年靠着沙发,姿态随意而懒散,他声音却像在哄人,一双深黑色的丹凤眼半垂着,狭长的眼睫漆黑而颤动。

    她忽然有那么一瞬间,很想说出口一句话:

    天色太暗了。

    跟我一起逃走吧。

    ……

    回过神时,少年已经唱完了,旁边几个人也很给面子地捧场,响起叽里呱啦一阵掌声,“nice啊凛哥。”“凛哥牛逼。”“好听好听。”

    少年的神色淡淡。

    她眨了眨眼,忽然看到祁凛好像在对面看她,隔着一张桌子和满室朦胧梦幻昏暗的灯光,瞧着并不真切。

    她回望了过去。

    少年薄透的唇瓣轻轻动了动,是樱绯的颜色,他拿起桌前的杯子喝了一口饮料,喉咙轻滚,随后漫不经心地舔了下唇。

    在迷离的灯光下,他那张薄唇亮晶晶的,看着很……诱人。

    她忽然感觉有点渴。自己,好奇怪。

    ……

    友枝垂下眼,索性捞起桌上杯子,喝了一大口奶茶。

    唔,好甜。

    她一下被呛着了,忍不住咳嗽几声,旁边的沈归京狐疑:“咋回事啊妹妹。”递过来纸巾。

    友枝有些发窘,用纸巾擦了擦唇角。

    余光里,那黑衣丹凤眼少年好整以暇地直起了身子。

    看着她,目光很戏谑。

    ……他一定在笑。

    少女的耳垂有点红。

    她挽了挽耳边的碎发,用手掌扇了扇风。

    走出去的时候,外面的天空依旧很蓝,她往上看了看,大刺刺伸了个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