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宠婚:霍少,〕〔万界淘宝店〕〔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赐我狂恋 第159章 救赎与爱(正文完)
    这天, 友枝在家里沙发上大大咧咧地躺着,一手拿可乐,一手拿爆米花吃着, 悠闲地看着电视。

    高考过后一个多月,准大学生们练车的练车,旅游旅游,而懒球星人友枝终于在外面疯够了,开始在家“混吃等死”。

    ――打游戏吃外卖喝奶茶追番。

    没错,准大学生就是这么“纸醉金迷”

    实在受不住睡了一觉,到了晚上七多,友枝忽然睡醒了,迷迷糊糊地起身,看到祁凛发来的一条微信消息。

    她才意识过来。

    !自己晚上约了他一起打电动游戏的。

    空调因为定时停了,感觉自己身上黏糊糊的,友枝干脆跑到浴室里去洗了个澡。

    洗完澡后换上衣服后,门铃恰好响了。

    友枝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过去给祁凛开门, 门开了,面前的少年穿着简单的黑t恤和卡其色裤子, 银色耳钉闪烁淡淡的光, 看到她的模样先是一愣,随后说:“晚上好。”

    “我还没吃饭呢, 要不要一起?”

    吃完饭,友枝做了两大杯草莓奶昔,又洗了一盆草莓。

    两人打了一会游戏, 友枝揉了揉眼睛, 又有点困了。

    他们正坐在电视前的一张毯子上, 友枝把头轻轻搭在祁凛肩膀上,手握着游戏柄,一下一下按动着。

    “累了?”他问。

    “还行。”

    她像只小猫猫地凑过去闻了闻他的脖颈,抱住祁凛的脖子,“你用的什么牌子的沐浴液?好香。”

    又听不远处传来“轰隆”一声沉闷的响。

    友枝应声抬头,望向了不远处的窗台,发现外面好像下雨了,刚刚似乎还有一道粉色的闪电过去。

    还好屋子的窗户都关着。

    随后她垂下眼睑,懒洋洋地靠着少年,空调微凉,他温度适宜,适合抱着睡觉。

    祁凛略微垂眸,嗅闻着女孩馥郁芬香的长发,喉咙略微动了一动。

    他又凑近了些,细细嗅闻友枝身上的草莓沐浴液香,薄透的唇瓣轻轻摩挲少女白皙光滑的脖颈,随后祁凛张开唇,用牙齿不轻不重地咬了下女孩脖颈的肌肤。

    友枝顿时一抖,耳朵腾的一下红了,略微抬起头,搭在他肩膀上,拿手指抵了抵少年的胸膛,压低声音警告他道:“祁凛!你别咬我,疼。”

    “我好喜欢你。”他埋进她脖颈处轻轻说着,一双丹凤眼里闪动着幽深沦陷的暗潮。

    ……好喜欢你。

    喜欢到快要疯掉了。

    他摸到她发上的那只白色山茶花发夹,温润冰凉,幽幽的香气,萦绕于鼻尖。

    他啄了一下她的额头,声音磁哑而诱人:“亲亲我吧,友枝。”

    他实在是压抑了太久,对她的占有欲和爱意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从最初的悸动萌芽的迷恋,逐渐长成盘根错节的苍天大树,心脏被爱意填满,身边不再是深渊泥沼,而是沐浴在温柔肆意的阳光里。

    她是他的解药,是世间最耀眼的花朵,是曾拯救少年性命的神女。

    他捧起她的脸庞,低头细细密密地吻着,从额头,眉角,鼻尖,再到少女柔软嫣红的唇瓣。

    无一处不迷恋。

    无一处不动人。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有些气喘吁吁的,唇瓣上透着水色和嫣红,彼此贴的很近,心脏快的几乎要跳出来,而他身上是无比好闻的清爽气息,几乎让人沉溺。

    “就这么喜欢接吻吗?”她的指腹轻轻抚上少年的唇瓣,是优美漂亮的唇形,因为方才的亲吻而染上一抹淡淡的艳色,闻言少年抬眸看着她,深沉的眸色翻涌沉沦,旖旎动人。

    每一次都是深入漫长的亲吻,让人喘不过气,却食髓知味,念念不忘。

    少女捧着少年的脸庞,指腹轻轻揉着泛红的狭长眼尾,低头啄了祁凛的眼角一口,似乎察觉了他在想什么,然后轻轻笑起来:

    “祁凛,不要担心我会跑掉,我会一直一直赖着你的。”

    “我们一起走,直到看不见尽头的远方。”

    “好不好?”

    祁凛顺着少女温凉的指腹轻吻,随后轻拥住她,把头埋进友枝的颈窝,是近乎依赖的姿势。

    少年发肩膀因为欣喜而颤动,过了一会,友枝听到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有你,我就不再是流浪狗了。”

    因为你,我开始爱这个美丽的世界。

    他轻轻呢喃:

    “把我偷走吧,浪漫的小艺术家。”

    她轻轻抬眼,眼前少年的瞳孔里似乎燃着动人的火焰,随后祁凛虔诚地低下头,用唇轻轻吻着女孩的手腕,之后一路往上,直到脖颈,直到再次覆上温热的唇舌,少女的身体陷在柔软的沙发里,手揽着祁凛的后脑勺,深陷在他发里。

    少年的漆黑的发丝凌乱柔软,漆黑的丹凤眼映着她的身影,耀眼如同天边绝美的星子。

    祁凛的手撑在她身侧,俯下身和她热烈地接吻,乌黑的发丝缠绕在脖颈,指尖严丝合缝地交握住,轻轻摩挲,掌心温热而潮湿。

    耳鬓厮磨,在暧昧的香气里,少年的呼吸温热而湿润,喷洒在耳边肌肤,似乎要将她融化了。

    他们像是两束焰火,相拥着不断飞舞,一起坠往更绚丽的星河。

    窗外的合欢树盛开着,茂密的枝叶被风吹雨摇,那样深情地晃了一整夜,第二□□阳升起,如玉一般的叶片上结着晶莹的露水,似乎上面坠着的浅粉色的花朵也不堪雨露,在一夜过后纷纷垂下头颅,悄悄羞红了耳朵。

    ――――

    一夜过后,祁凛神清气爽,走路带风,出门去买早点,全麦培根三明治,树莓泡芙,热乎乎的阿华田奶。

    他买完早点回来,友枝才刚起。

    坐在沙发上,友枝觉得自己的手有点累,而且腕关节很酸。

    “……”她揉着手腕,想到什么,变得气鼓鼓。

    啊真是。

    她完全没爽到,好像昨天光帮他了,被欺负了个彻底,一听那少年在她耳边喘的那么性感,整个人都冒烟了,就什么都忘了。

    友枝忍不住一个人生闷气,眼看少年在自己面前走过,她烦到忍不住踹他一脚,说:“你真的好讨厌!”

    而且他又坏,那样了都不去,最后她手都麻了。

    祁凛反而攥着她的手,握紧……

    友枝想到这,耳朵就忍不住发烫。

    ……狗男人……还喘那么好听……那双丹凤眼还跟钩子一样,魂都勾走了。

    两人的衣服也都换了,昨天凌晨,祁凛扔在洗衣机里,现在它们被晾在阳台上。

    “你骗我感情。”友枝伸着指头一下下戳着祁凛胸膛,对他指指点点,满脸气呼呼。

    祁凛听了无奈一笑,随后俯身把人揽过来抱在怀里,啵唧一口亲了下女孩的脸颊,低头好言好语地哄:“对不起,我的错,下次一定提前买。”

    他坚决贯彻保护女孩子生理卫生健康的宗旨。

    祁凛这么想着,回想起昨天的旖旎,还是有些心猿意马。

    不行,一想这个他好像又……

    祁凛轻咳一声,连忙压下去。

    反正日子那么长,他有的是时间体验……

    不着急。

    祁凛指腹随意抚了下唇角,垂下眼,眼神略微闪烁。

    友枝看他表情很怪,跟心里知道他肯定又在想一些晋江不能描述的酿酿酱酱的事。

    啧,十九岁的漂亮男大学生就是禽兽。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

    随后门铃响了,是他们的ems快递到了。

    两人一起拆大学录取通知书。

    ――

    快开学了,好在大家上的学校离得都不远,就算分开,想见面了也可以直接过去。更别说几个人的大学都在隔壁的。

    后来几个人一起去津北远郊的蓟艳山上,登上最高的山峰。

    蓟艳山最高的地方是一块白色的大理石平地,人站在上面,两边有巨大的弧形白色石门,夹着中间那炽热极亮的太阳,如同一个巨大明烈的火盘,极目耀眼。

    几人站在山巅处俯视。

    “以后我们就是大学生了。”沈归京看着茂密的群峰,回过头,对几个人笑眯眯地问,“大家有什么愿望没有?说出来让山神大人听听。”

    蓟艳山神性温悯慈爱,这其实是个古老的传说,若站在山巅晴朗之处大声说出自己心中的夙愿,此后一心向善,向着目标前进,那么愿望最终都会实现。

    友枝想了想,忽然放开了嗓音:“――希望我的大学生活一直顺顺利利!”

    “希望我大一就能交到女朋友!”高非也跟着喊。

    “越变越美,来年暴富!”戴怡这么大喊。

    “愿上天赐我一个大帅哥男朋友!”高秋佳红着脸喊。

    一群人相视一笑,随后友枝回头,“祁凛,你的呢?”

    他勾唇,随后抬起手呈喇叭状,祁凛对着眼前辽阔的群峰大喊:“――我想和我女朋友友枝永远在一起!一辈子不分开!”

    少年的声音回荡在广阔湛蓝的天空之上,又被热烈的群风传向很远的地方。

    少女先是一愣,然后缓缓笑起来。

    “我们会走到更远的地方,我一直坚信着。”

    她注视着祁凛那双漂亮的丹凤眸子。

    ――他的生日是11.22号,身高186,天蝎座,喜欢打电动,玩steam的联机游戏,口味偏甜,喜欢喝五分甜的阿华田奶,喜欢看《电锯人》漫画,他的左耳经常戴一枚银色耳骨链,有三个耳洞,性子桀骜别扭又善良,有时候简直可爱死了,像个纯情直球的大狼狗,有时候又很坏而野性,接吻时让人招架不得。

    ――他喜欢捉弄人,却很尊重女孩子。

    ――他很能打架,却从不欺负弱小,遇到别人无故受欺凌,会果断地出手相助。

    是他将我从混乱与痛苦中唤醒,陪着我走出那段无望漫长的严冬。

    他热烈,赤诚,永远向着太阳和光明前进。

    他是祁凛,是我的少年,是我的爱人。

    彼此救赎,彼此热恋。

    开始我沉浮在浮华的怪奇里,看过许多光怪陆离,直到一次在南马街的陈旧巷口,遇到一个戴耳骨链的漂亮丹凤眼少年。

    他抬眸眯眼看我,然后向我走来。

    阳光是那么热烈,天空晴朗,炎热干燥,我的心却像被一枚小小的爱神箭簇击中。

    以至于后来一场名为爱的海啸翻涌而来,一举冲毁了我心中早已腐朽不堪的桥梁,暴风雨后,晴空无涯。

    我将永远真挚地爱他。

    ――

    祁凛转过脸,偷偷看向正站在自己身侧的少女。

    她站在山顶,身后是万丈白昼艳光。

    ――她比任何我能想到的世间珍宝都要宝贵,比任何被称作美人的女人都要耀眼和美丽。

    她是我的女孩,我的太阳,是我的一切。

    在我眼里,她永远热烈鲜活,神圣纯洁。

    思绪被身边朋友的说话声唤回,高秋佳拉着沈归京合照,高非红着脸问戴怡要不要喝些水。

    此时一阵风徐徐吹来,少年少女洁白的衣襟被吹动着,她抬手,轻抚鬓角的长发,少年却轻柔地携起她的一缕发丝,放在唇边轻轻亲吻。

    漆黑的丹凤眼低垂,虔诚而温柔。

    “走吧。” 她朝少年伸出手。

    “嗯。”

    两只手紧紧交握住,少年骨节分明的指尖,握住了女孩的,就是一辈子。

    开始世界塌陷下沉,我陷于黑暗中心。

    后来脚下荆棘腐烂,镣铐碎裂,暴雨停止,我抬头看到你站在耀眼的光芒之中,熠熠生辉,笑着向我招手。

    于是向着有你的地方,大步狂奔。

    当我冲过去抓住你的手,眼前白昼痛快亮起,世界万物疯长,灼阳热烈闪耀,世界清澈透明。

    那一刻我迎来了永不枯萎的春日。

    ――你是我永恒的少女。

    闪闪发光,艳烈生辉。

    我将永远为你狂热。

    作者有话说:

    正文完结鸟!感谢晋江正版小天使们的一路陪伴~

    番外会写凛崽和枝枝的成年人甜甜恋爱日常~

    戳专栏可见同类型的校园预收文《汹潮》,喜欢可以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