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只愿与你共白头〕〔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天才纨绔〕〔七等分的未来〕〔毁天屠帝〕〔笑傲仙缘〕〔苏爽世界崩坏中[综〕〔我生卿未生〕〔神武变〕〔万古帝尊〕〔仙御〕〔帝神通鉴〕〔重生之最强龙神〕〔萌妻十八岁〕〔都市阴阳师(都市〕〔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秦立楚清音〕〔绝色总裁的极品狂〕〔枭雄〕〔近卫高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做阎罗 第356章:首次国际贸易磋商(三)
    明天一更,休息一下,太累了

    ……………………………………………………

    “我意已决。”韩擒虎也不多话,说完这句话后,就坐了下来。

    很好……

    秦夜舔了舔嘴唇,情况慢慢地好转,这次大朝会的乌云基本散尽,已经可以看到后方的太阳。这三人的臣服,哪怕只是暂时,都足以让他庆贺。

    这等于三条海外贸易路线,以及五十年一次的大朝贺!

    也等于三个信息收集点,三位历史名人的加入!

    “好,地府绝不会亏待忠贞之士。”他笑了笑:“这是本官接手地府以来,第一次进行国际磋商,所以要讨论的议题并不太多。不如我们进行下一个项目?”

    合约当然不可能现在签署的。

    现在签署的叫做意向。

    表明大家有了这个意思,并且认同。真正的合约,还要等双方法务扯皮,比如不叩边的边,这个边界在哪里。不叩边包括什么行为,什么规模才叫做叩边。一旦违反会受到怎样的处罚,包括哪些内容方面等等,至少数百条!这些都不是他们这种身份要考虑的。他们只负责掌控全局。其他的自有下面的人去做。

    虽然新地府的法务团队很稀烂,不过……至少还是给苏冬雪弄出来了……这种机会,留给他们磨炼也不错。

    等真正的合约出来之前,至少有大半年磨的时间,相信这个团队会得到长足的进步。

    “可。”第一项内容的结果,双方都可以接受。谁也没反驳。

    秦夜轻咳了一声:“那么……就来裁定一下各位大王离开华国的赔偿吧?”

    鸦雀无声。

    十二天罗全都见了活鬼一样看着秦夜。哥们儿你什么意思?你真的是死要钱啊,一滴油水都不放过?离开华国还要赔账?你怎么不检讨一下自己武力不足,导致压不住这些封疆大吏?

    谁给你的脸啊?

    周瑜也出神地看着秦夜,对方脸上仍然微笑,没有丝毫不自然,他忽然感觉……自己可能低估了这位阎罗王的脸皮厚度。

    但他马上就收了神。磋商进行到这一步,对方真正的目的即将水落石出,看看这位阎罗王到底什么手段,也方便决定……以后堂明的路怎么走。

    “这个赔偿是?”高长恭面具下那张俊美的脸都气的有些发红,终于打破寂静,沉声问道。

    秦夜收了笑容,正色道:“我查过地府卷宗,当年为了帮助各位建设藩属国。老地府投入了上千亿的阴灵石——是每个藩属国!包括修筑最基本的国道,县市级地府分部。各大特殊建筑。这才有了各位今日,各位,你们难道想不认账?”

    “那是老地府的投入,与你何干?”察罕冷笑道。

    “就凭本官是老地府的接班人!”秦夜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怎么?各位,受地府恩惠,现在翻脸不认账?本官只要你们按照当年的数字吐出来,根本没给你们计算数百年后物价飞涨的利息。你们还认不认自己是华国阴灵?非要逼得本官在华国阴司完全注销你们的信息?”

    “可笑!”刘裕一拂袖站起,怒极反笑:“数百年来本王朝贡数十次,早已还清当初地府恩情。什么时候轮得到新地府来碰瓷!秦大人,自重!”

    “确实可笑。”于谦老态龙钟地站了起来,双手拢在赤红长袖中,阴森冷笑道:“刘寄奴,你死于公元420年,距今一千六百多年,这一千六百多年里,若不是华国对汉阳大开商路,你的逐鹿台可建的起来?若不是华国阴司国子监每百年为你们培育传承,你刘裕哪来人可用?!”

    “身为汉臣,不知恩图报,反而挟恩要挟。如今老地府天际倾倒,新地府孑然而立,你深受皇恩一千六百年,不说报效地府,竟然想趁火打劫!你简直不配青史留名!你枉为人子!无耻之尤!”

    轰!

    话音未落,刘裕阴气暴起,长袖中一只阴风手掌猛然探出,电光火石逼近于谦天灵盖。与此同时,高长恭身后,两只阴气凝结的翅膀倏然展开,无数阴气羽毛倾盆大雨一样电射而出。马伏波笑了笑,身形陡然掠上半空,虚空一抓,一只长枪呼啸而出,上面缠绕千百冤魂,仿佛地狱的定海神针。

    四道阴气,若长龙出海,直取于谦头顶。也在同时,秦夜身后,阿尔萨斯黑发乌鸦一般张开,千万发丝潮水一样冲出,于谦身旁的杨继业同样虚空一抓,一只阴气长枪顿时舞做万点黑芒。

    下一秒,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圈数十米的阴气冲击波疯狂绽放。没有动手的十二天罗神色古井无波,在这片冲击波中椅子凭空退后数十米。紧接着,冲击波还没有扩散,地藏佛像上,所有鬼火古灯同时一晃,熄灭了一盏。而那圈冲击波好似从未出现过那样,已经不可思议地消失无形。

    会议桌前,刘裕,高长恭,察罕,马伏波四人衣袂无风自舞,刷拉作响,阴气强悍地如同实质。另一边,阿尔萨斯和杨继业已经挡在了于谦之前。两方之间的虚空都在燃烧着鬼火。

    “四位,你们还有没有把阎罗王大人放在眼中!”杨继业脸色肃然,沉声喝到:“地藏脚下,你们就不感觉问心有愧!”

    “举头三尺有神明,别闹得太过。若天道看到地府大乱,真要强势插手。那……这一次永镇六道的,就是你们!”

    没有回答。

    只有一触即发,针尖对麦芒的强悍阴气。

    秦夜一背冷汗,作为全场修为最低的大人物,他刚才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而是阎罗印碎片主动护主。他也第二次看到,高阶判官出手,有多么可怕。

    “于大人……好一张利嘴。”高长恭轻轻舒了一口气,缓缓坐下,礼仪万方:“你,小心了。”

    “还真把自己当正义化身了不成?”察罕嗤笑一声,也坐下了:“十二天罗里,就数你武力最低。也敢在大朝会上大放厥词?”

    刘裕和马伏波没有开口,只是深深看了一眼于谦,坐下了。

    “老夫行的正坐得直,倒是有些人,冥顽不灵。老夫在城头上等着看你们的结果。”于谦丝毫不惧,脸色都没有变,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那样,冷冷一笑,不再开口。

    秦夜轻咳了一声,其他封疆大吏身躯不动,椅子自动拉了回来,所有人都仿佛什么也没看到。目光再次移到秦夜脸上。

    “那就是说,各位不答应了?”秦夜尽量让自己微笑起来。实际上,手心已经满手冷汗。

    “那很遗憾。”

    “生死簿,明镜高悬,恐怕……”

    “秦大人。”察罕垂着头,目光没有看秦夜,却掏出一块虎符放在桌面上:“您知道这是什么吗?”

    秦夜摇了摇头。

    “阴兵符。”察罕淡淡道:“这块阴兵符,本神是黑色的,只有头部白色。代表我们可以征兵五千。这是老地府下的禁制,一旦超过五千,多余阴兵会自动消散。但现在,随着老地府崩溃,整个虎符已经化为纯白。这代表……我们可拥兵十万。”

    “另外……这只虎符一旦打上天空……”他舒适地靠在椅子上:“那,新地府外属于我们的军队,将会不计一切代价强攻地府。”

    班超开口了:“四位,谨言慎行。你们闹分家可以,但是……要改天换日,别怪本王手下无情。”

    察罕冷哼一声,轻轻摩挲着虎符:“新阎罗王不要本王活下去,本王还顾忌新地府的死活?”

    “还真是大逆不道啊……”王猛轻叹了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

    “秦大人。”高长恭也看向秦夜:“咱们好聚好散,家国家国,家如国,国如家。只不过一次分家,何必闹得以后情谊都没了?若华国遭到超大型阴灾,兵难,我们照样会拍马前来。我等也从未想过离开华国国籍。你何必提出这种强人所难的磋商协议?”

    刘裕没有任何表情:“若秦大人一意孤行……也别怪我等不念华国情分。”

    好……很好……秦夜微笑着看着这些人,这就是史书上千古留名的名人,真的不错……心够狠,手够黑,做奴才的爬到了主子头上,就差掐着他的脖子说:给你点阳光别太灿烂,给你面子别当怕你!

    “那好。”不过现在不是收拾他们的时候……压下心中怒火,秦夜继续笑道:“如果你们不愿意一次性赔偿,那,本官提出另一种赔偿方式。”

    周瑜的折扇轻轻一收,不动声色看了秦夜一眼,他有预感,这才是对方真正要的东西!

    提出一个你们给不起的,再提出一个看似可以接受的,好像退而求其次?不,对方拿到了真正想要的东西。

    “一年后,本官会在沿海打开新城市。”

    “这是一个贸易城市,我希望,四位能和新地府达成海外贸易条约。如果这条你们都不答应……”他的目光扫了察罕一眼:“那就把你们手中的东西丢出去。”

    “华国地府,可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一瞬间,周瑜脑海中豁然开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神戒缘〕〔萧尘〕〔娱乐之从吐槽大会〕〔紫阳小师叔〕〔山野汉子旺夫妻〕〔拳皇在诸天世界〕〔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后悔一万次〕〔虎行全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