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野性时代〕〔报告王爷:王妃又〕〔神相天女〕〔懒癌治愈法则〕〔拐个王爷乱天下〕〔游戏娱乐帝国〕〔瘟疫医生〕〔龙魔血帝〕〔我帮大圣养孩子〕〔黑金霸主〕〔少侠好功夫〕〔天刚传〕〔最佳词作〕〔我真就是大明星〕〔踏仙之旅〕〔荣耀之血染黄昏〕〔重生的中二少女〕〔我在漫威当海贼〕〔蚁仙〕〔恐怖片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做阎罗 第246章:突变
    现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老者。而且……刚刚还持惊恐态度的贺茂小太郎,夺金,庆栾,已经不知何时形成三角形,不动声色地将岩崎恭弥围在当中。

    “你认识我?”老者终于开口了,不得不说,不愧是商场上搏杀几十年,继承三菱财阀大统的继承人,此时此刻,仍然能保持脸色不变。声音都没有抖一下。

    “报纸和电视上看过几次,真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秦夜微笑着开口。

    岩崎恭弥没有说话,他的身份,已经足以了解太多的东西。资本主义中,政府知道的,那些顶尖财阀一定知道。

    他沉默了足足三分钟,这才开口道:“当我知道曜变天目碗重新现世的时候,就想起了族中的祖训。这是日本重宝,岩崎家有守护它的必要。所以,我才拿出了魔盒。”

    “但我并不知道,织田信长的灵魂也在其中。”

    “所以它不是凡人能拿的东西。”秦夜声音严肃了起来:“一旦日本地府展开洲际大战,整个亚洲会变得一团糟。各国阴灵厉鬼打破国界地府的限制,疯狂涌入其它国度。到时候别说是你,就连各国政要都会活在不见天日的恐怖之中。”

    没有任何怀疑。

    贺茂小太郎三人仍然围着对方,夺金忽然道:“阴差先生,恕我多嘴,你准备怎么处置织田信长的灵魂?”

    “我会带他前往华国。”秦夜淡淡道。

    “带?”庆栾眼睛眯了起来:“恕我直言,你带他去华国……是想做什么?而且,他同意了?你们……见过面?”

    最后几个字,他的声音已经危险起来。然而明世隐不动声色地闪了闪,他们身上刚出现的煞气瞬间消散。

    “你好像还没搞清楚现在的状况。”秦夜身侧,一道道阴气肉眼可见地浮动,衣服无风自动,神色也微妙起来:“你们伟大的死神伊邪那美准备利用第六天魔王重启战国时代。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去一个伊邪那美不敢打主意的地方?”

    “去哪里?”他的目光如鹰,直视两人:“就凭你们里高野?”

    “只有我们华国地府,伊邪那美才不敢踏足!”

    他冷哼了一声,冰冷开口:“首先,曜变天目碗中,已经自成结界。不是我看不起里高野,你们要破开他起码两百年以上。你们能请确定不出失误?过程中不会间断或遗失?”

    夺金的脸色有些难看,佛敌啊这可是……只有让里高野比叡山延历寺亲自净化,这才是正途!

    但是,他只是张了张嘴,忌惮地看了明世隐一眼,什么都没说。

    秦夜声音缓了缓:“其次,曜变天目碗中,足足有两千五百道灵魂,区区里高野真的有把握能净化?哪怕打开结界,下一秒就会被夷平吧?”

    和阴阳师的谈判,已经在秦夜自己都没预料到的情况下展开了。

    机会太好了……刚才猩红零一的话,已经给对方造成了足够误导。主客易位,他不需要求着阴阳师合作,而是如实告诉对方现在到底是什么局势。天朝上国阴差架子摆的足足的,话说的大大的,姿态端得高高的,这,就足够。

    他有机会兵不刃血地拿下曜变天目碗!

    “两千五百道?”“这怎么可能!”“简直……难以置信!”

    三位日本修炼者齐齐倒抽一口凉气,他们预估的,最多十道。现在居然这么多!这……是日本任何修炼者团体都无法吃下的数目!

    “能让他安全到达华国,我们已经做出了最大努力!难道你想结界破碎,华国来给你们善后?危险就得抹杀在萌芽状态,如果你们有这个实力,你们来!要不行就闭嘴!”

    话说的非常不客气,但……华国地府就有这个不客气的资格。

    两位和尚对视了一眼,没有开口。

    事情太过重大,他们无法将宝全部压在一个外国阴差身上。

    “先生。”贺茂小太郎终于开口了,谨慎道:“这只是你说的。有没有什么证据,证明曜变天目碗中的阴灵数量?以及……证明华国会这么做。而不是……”

    他顿了顿,小心道:“在某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让他重见天日?”

    这就是小国地府的担忧。

    他们压根没有考虑过,华国新地府要的是收服织田信长。这个设想他们考虑都没考虑过!

    开什么玩笑?

    华国历史名人得用头发数,其他国家只能用指头数。织田信长过去顶多做个阴兵将军,华国真的不多这一个。

    秦夜笑了。

    果然用上了……就知道,这次谈判没这么好相与,没有人是蠢货,不看到真正的证据,他们不可能站在自己一边。

    刷啦啦……就在贺茂小太郎话音刚落的时候,一张长长的纸页飞了出来,在空中徐徐展开。他们飞快地扫了一眼,当看到最后的时候,目光齐齐一凛。

    织田信长的信印!

    据说,这枚信印随着本能寺大火付之一炬。还有它的……只能是信长本人!

    “这是……”三人快步上前,就在他们刚看一段的时候,秦夜却收了起来。

    他们刚好看到:吾及麾下贰仟伍佰阴灵。这句话。

    一府两制,日本特区这些东西,不可能让他们看到。

    “这是华国地府的引渡条约,内容机密,你们还不在观看资格内。”他轻轻折叠着契约:“我给你们看的,只是我方的诚意,以及织田信长的信印。告诉你们这是事实。如果有怀疑,我相信你们中有人能验证信印的真伪。”

    “你真是心大!”明世隐在脑海中深吸了一口气:“你对人心了解地相当透彻啊。高压之下,华国地府数千年积威,他们确实不敢翻看华国地府机密,重要的不是写了什么,而是织田信长的印章,对吗?”

    “没错。”秦夜尝试着在脑海中回答,没想到念头刚起,就在脑海里化为了自己的声音:“这不是案件,这是关乎亚洲的大事。这种局面下,他们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份契约到底写了什么上面,证明我们签署了条约,因为这份条约信长不会和我们刀兵相见。我们会带走信长。信印是真的。这就够了……话说你这个术法有些好用啊?”

    明世隐沉默,数秒后小心试探:“你是不是忘记了本镜威慑天下的存在?好歹提上一两嘴嘛……这样会让空巢老人很没有存在感的……”

    秦夜懒得理这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夯货,转头看向所有人:“还有谁有意见?”

    明世隐恰到好处的闪烁了一下。

    秦夜淡淡道:“有意见,就忍着,我没那么多时间……老先生,你说呢?”

    他看向的是岩崎恭弥。

    对方长叹了一声,随后苦涩地笑了:“如果……净化完之后,我是否还有机会回购曜变天目碗?”

    哎呦~~这个提议……真的是棒棒哒……

    “当然可以。”秦夜心中简直笑开了花,脸上一片正经地说道。

    “好……”岩崎恭弥咬了咬牙,他的地位,太明白该怎么决断了。随着他的放弃,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秦夜心中终于无声舒了口气。真的没有想到,和阴阳师谈判是如此顺利,甚至改写了整个局势!

    从刚才开始,剧情就像脱肛野马一样狂奔,却是直接冲过准备阶段,朝着终点前行!

    借老地府的大势,用织田信长似是而非的契约暗度陈仓,现在的局面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不需要再去对马海峡了……那个该死的猿夜叉,自己完全不想知道他是谁。拿到曜变天目碗立刻返回东海。完美!

    “那……”强压住狂跳的心脏,他深吸一口气说道。但还没说完,一个声音突兀地打断了他。

    “你们……要打开曜变天目碗?”就在此刻,一个沙哑的,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声音响起。

    褚大掌柜已经站了起来,目光有些呆滞,颤抖地看着贺茂小太郎:“你们不准备拍卖了?这可是我们说好的!史无前例的国宝拍卖!我们的名字会被铭记史册!”

    “在下从未想过拍卖。”贺茂小太郎淡淡斜了他一眼:“如果不是三菱财阀太过强势的插手,拿出了魔盒这种无解的科技。这等重宝早就不在你身上了。”

    “呱噪。”他手轻轻一挥,一只纸折的纸鹤朝着褚大掌柜飞去:“睡一觉就好了。你的损失,我们会弥补。”

    “不行!!!”然而,褚大掌柜声音猛然拔高,就在纸鹤飞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猛地将手放入怀中,脸色都有些狰狞。嘴唇发抖地看向岩崎恭弥:“岩崎先生……您……您也不准备拍卖了?”

    岩崎恭弥垂下了满是皱纹的眼睛,话中有话:“年轻人,有时候,要懂得放手。”

    如同被雷霆击中,褚大掌柜浑身都发抖地后退了几步,难以置信地看着全场人,神经质一样摇了摇头:“那……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佳德会怎么样?!”

    “我们放出了消息,筹备了这次大型拍卖会,事到临头,你们就反水?!佳德以后还要不要开了!下面这么多人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宫少,你老婆又上〕〔金色的探险家手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清宫枭宠:败家福〕〔从骑士开始进化〕〔都市巅峰雷神〕〔季先生每天都在吃〕〔夏先生,你人设崩〕〔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冥王宠妻,冰山娘〕〔春秋武神〕〔重生之剑神〕〔抱花眠〕〔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