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绝品仙医〕〔重生之农门娇女〕〔盖世邪君〕〔山沟皇帝〕〔末世神魔录〕〔万界仙帝〕〔娱乐超级奶爸〕〔山村小医农〕〔帝道独尊〕〔开天录〕〔帝御仙魔〕〔我不想逆天啊〕〔寒门贵子〕〔抢救大明朝〕〔绝品豪婿〕〔学神不好惹〕〔六零彪悍人生〕〔锦绣田园:骗个夫〕〔我的师父是神仙〕〔左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宁千川唐怜云 第35章 章节名字什么的烦死了!
    最 合 理 的 选 择

    这六个字一直被学姐挂在嘴边,时时刻刻提醒着宁千川学姐是个很不对劲的家伙。

    按理说这种拼命往自己身上插flag的家伙基本不是boss也是反派头目没跑了。可是宁千川真的不希望这位善良亲切的少女是那种人。

    该死,是不是又插了个flag······

    “既然学姐给我,那我就收下啦。&ot;

    圣水这种东西,收下总归是没什么坏处的,总不能学姐在这些圣水里面勾兑了地沟油什么的吧?那种事情估计只有自己能干的出来。

    宁千川也蹲下来,一瓶一瓶的把圣水装进包里。这些圣水随着瓶子数目的减少,光芒也渐渐暗淡了下来,柔和的圣光仿若能洗涤人的心灵,带来安静与舒泰。

    131瓶

    既然游戏设计者设计了这些圣水,那就肯定在后续的任务之中能够起到作用。学姐也提醒过,圣水能够用来对付下级恶魔,而对于上级恶魔能起到的作用就不大了,给了这么多的圣水估计后续的剧情发展会遇到不少恶魔类别的敌人。

    啊啊,想想就觉得超级麻烦······

    真是的,好好一个副本还玩成了解谜游戏,万一事后发现自己只是脑洞太大想太多就闹笑话了······

    宁千川疲惫的叹了口气,算到现在,自己待机时间已经有三十多个小时了吧?

    虽然在游戏世界里面这个新手副本的游戏时间是加速的,三天的新手村内容也就是现实世界十二个小时的事,可对于人的精神来讲还是不小的消磨,尤其是宁千川这种把游戏当人生玩的死宅。

    这就是传说中的玩游戏反而被游戏玩?

    ”你怎么表情突然变得沉重起来了?这可是高浓度的圣水诶!使用价值不说,就算拿到市场上去卖都能卖个好价钱呐!”

    明明是自己先表情沉重的给自己插flag的学姐反而安慰起了宁千川,宁千川皱皱眉头,还是苦笑了出来。

    学姐,你可知我这么发愁一般是因为你这个flag狂魔,咱商量商量您老人家明天后天歇歇别炸学校了行不?

    啊,对了,炸学校的是索莉缇娅,一个不自己插都满身flag的不幸少女······

    感觉心更累了·····

    “好了好了,振作起来,别忘了你可是冠军啊,一会儿还有幸目睹圣女大人的尊容哦。”

    啊啊,还要谒见圣女啊······感觉又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仪式什么的东西······

    “你表情越来越难看了·····是不是拉肚子啊?”

    宁千川这个时候的表情揉杂了疲惫和乏力,简而盖之就是心累不爱的感觉。爱谬估计大概是刚才的战斗让宁千川还没有缓过劲来,从背包里掏出了一瓶【mp回复药剂】递给宁千川。

    “打起精神来啊你······来。”

    宁千川呆呆的接过来这瓶mp药剂,那蓝色的液体在水晶瓶里涌动着,颜色更类似于现实世界的玻璃水,喝掉这个玩意对于现实世界的人来说大概需要不小的勇气。宁千川第一次喝的时候没有太留心,现在再让他看到这个玩意儿他才感受到有些接受不能。

    魔法值在游戏世界意味着精神力,在诺瑞尔那世界把【mp回复药剂】当成红牛喝是很常见的事情,不论是不是法师职业基本都会随身预备几瓶,渴了困了累了?两点不二,随时一刻脉动回来,蓝瓶的,好喝!

    可宁千川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居民,虽然在网上了解到过这些习俗,但是让他就这么干了这瓶玻璃水还是免了吧。

    “多谢学姐了,我,我一会儿再喝吧。&ot;

    宁千川秉着不要白不要的心理,把学姐赠予的药剂放到自己的背包里。

    “你先在这里待一会儿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爱谬看见宁千川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也不再勉强,叹息了一声,起身离开了这里。

    “喔,学姐慢走喔。”

    宁千川没送学姐,只是在原地目送着学姐的身影消失在层层的树林之中。

    ······

    “我说······您可以出来了吧?”

    “卧·····哎呀,你他······你竟然能发现姑奶····我啊。”

    找不到声音的来源,不过会用这种粗犷的说话方式的人,除了那个叫露卡娜的诡异小萝莉之外,真的是很难找到第二个了。

    宁千川并不是一开始就发现的露卡娜,而是刚才打开背包的时候,那个放着蓝色珠子的那个格子一直保持着高亮状态,这某人亲口吐出来的玩意儿,根据原汤化原食定理,不难推断出那家伙就在附近。

    “好可爱的女娃子?你女朋友?”

    周围的空间折射扭曲,景象如同褶皱一般鼓起破裂,裂开的是黑色的深渊,一位蓝发女孩从黑暗中探出脑袋,朝着宁千川吐了吐舌头,

    真是的,如果不是总爱用那么可爱的脸说着难听的话的话,还是一个很美好的小萝莉的。

    “你看她那胸围,你觉得像么?”

    “说的也是,我还以为你背叛了信仰投入了那群x大无脑的母牛的怀抱了。”

    露卡娜赞许的点点头,挥手泯灭了藏在身后黑色空间裂缝里面的数百发冰矛。背对着她的宁千川并不知道自己刚才成功躲避了一场提前结束游戏流程的杀身之祸。

    “对了,我过来是为了通知你一件事情,危机已经解除了,你可以不用那么提心吊胆了。”

    “什么?&ot;

    宁千川闻言一愣,随后大惊,危机解除的意思,不就意味着······

    索莉缇娅!

    “是个叫做什么尼华格斯的人来着?”露卡娜装作一副糊涂的样子,演技十分逼真。

    “尼······?是谁啊?”露卡娜嘴里面吐出来的陌生又有点耳熟的名字让宁千川暴起的身体又坐回地面上。

    “这孙子就是你第一场打的那个跟大少爷一样的家伙,还记得么?”

    ······是有这么个家伙

    宁千川翻了翻自己大脑边缘的回收站里等待删除的那一堆记忆,找到了尼华格斯的身影。当初还跟自己做过自我介绍来着,不过实在是没把这种级别的对手放在眼里所以没有往脑子里去罢了。

    “那家伙啊,是个恶魔来着,跟你最后一场打的艾尔巴德是同伙,他们打算刺杀圣女来着。”

    露卡娜一边说着一边咬牙,自己对这两个潜伏者放纵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等着这两个家伙闹出什么大新闻好钓出他们身后的大鱼,万万没想到妈个鸡只不过是魔族的一个脑残二世祖带着一个炼魔傀儡一时起兴来刺杀圣女而已。知道魔族命长,但是嫌自己活得久就用这种无聊的方式打发生命的人自己也真不知道是有多闲了。

    “虽然他们特么的那点底子和实力,别说能不能突破神官们的防护层和护教骑士的紧急支援。就算他们真的碰到了那头奶牛,那只只会辅助的无脑母牛随便一个低级的圣光裹体就能让这俩傻逼吹灰····&ot;

    诶,诶?

    宁千川愣住了。

    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

    这俩龙套角色是什么鬼啊!

    怎么还有他俩的事儿啊!?

    说好的是后来索莉缇娅突然黑化莫名其妙的把学习炸了的呢?

    怎么还来刺杀圣女了!

    ”哎呀呀,还真是多亏了你啊,如果这俩傻逼真的对圣女发动了刺杀,到时候大台子上原型那么一露,他妈的卡伦王国有恶魔间谍这个屎盆子是指定扣紧了······&ot;

    露卡娜假模假样的夸着宁千川的机警,但是宁千川却依旧保持着呆若木鸡的状态。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一时间,信息量太大让宁千川没有反应过来。

    当初在这片森林里跟露卡娜会面的时候,自己的确悄默默的连暗示带明提的说了这所学校有危险,可能近期有心怀不轨之徒来捣乱。那时候自己本来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也没指望这个不知道底细的小萝莉会相信刚入学一天的自己。但是那时候小萝莉却意外的重视起来,并且给了自己据说是能用来保命的珠子让自己注意安全······

    想到这里,宁千川忽然觉得有什么关键的地方想通了,想通了为什么露卡娜会那么快相信自己。

    “等等·······该不会······你们早有察觉?”

    宁千川狐疑的看着露卡娜,后者心虚的把眼睛转到别处。虽然露卡娜脸皮厚,但是毕竟这件事是跟学生们的人身安全有关,不顾学生的安全钓魔族的鱼这种事情,纵使是她也有点不好意思承认。

    “哪,哪儿有啊,嘿嘿,我们也完全是根据你的提示经过多方调查取证最后才确定了学生之中有这么两个魔族间谍啊·······嘿嘿,我们,我们怎么可能用学生的人身安全开玩笑嘛。&ot;

    “我就不说你笑的有多么不自然了,你这么长一大段子话却没有加上一个脏字,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了好不好······”

    “嘿嘿,有吗?嘿嘿······”

    宁千川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也不好太得寸进尺。本来以为成功的饱上了条大腿,结果没想到人家是冲着支线任务去的npc。

    在抉择这个副本做支线任务是毫无意义的,一个大爆炸让你瞬间回到解放前,除了学习魔法和教廷的好感度能够得以保留之外,别的统统吹烟儿。

    “那个,那块冰晶结晶你就留着吧,作为你帮助了学校这么大忙的奖励,也是我欠你的一个人情,说实话就给你这么点奖励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要不,要不我多给你几块?虽说这玩意多了没用,但是你拿去市场上卖钱也是能卖个好价钱的。”

    露卡娜作势要吐结晶,弄得宁千川连忙摆手,开什么玩笑!自己又不是真正的变态,就算是小萝莉从嘴里吐出来的东西也会觉得难受啊!

    还有你们学院的人怎么都喜欢把东西拿到市场上去卖啊!你们学院好歹是大陆排名第六的啊!上到你这种高层下到爱缪学姐,怎么都这么会过日子啊!

    “关于圣女那边·······”

    “让她继续加强警戒吧。”

    果然还是不行么······等等,啥?

    宁千川本以为抱住的两条大腿会抽开一根,但是现在似乎还有希望、

    “哼,哼哼,奶牛可不能白来我们学校一趟,到时候你就使劲给她搓火,让她警戒,让她白忙活一场,反正她拿你一个学生也不敢怎么样!。”

    宁千川只是随便提了一下塞琳,可露卡娜的脸却瞬间黑了一层。

    对于巨乳的恨意已经凝结成了寒气逸散出来,地上的小草凝上了一层冰霜,圣域级别的法师的力量显露出来,这仅仅是无意识的流露,寒意就让宁千川感到有些发抖,女人的嫉妒是这么可怕的东西么?

    “哼哼,你特么的要是有一天落到姑奶奶我手里,我就把你·········”

    露卡娜咬牙切齿凝眉瞪眼,双手或抓或拧或捏,就算是坨面团也经受不住这个架势的摧残吧,宁千川冷汗直流,悄悄离开了正在发作的露卡娜。

    ————————————————————————————————————————

    “有请冠军入场!”

    虽然宁千川在其他人的眼中赢得很不光彩,但是在观众席上仍旧有许多的学生坐着欢呼。废话,大家期待的是大胸圣女,又不是什么狗日的获胜者,胜利手段光彩不光彩管我吊事。宁千川在裁判的带领下走过红毯子,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由土魔法形成的巨大仪式台。

    裁判多多少少有教导过宁千川正确的谒见圣女的步骤。简单来说就是看见圣女了,先单膝下跪,然后等着圣女对你施加一大堆祝福法术,吟唱祷告词,最后授予圣光十字架,剩下的就没了。

    众多男子所苦苦追求的无非就是能够近距离的在圣女面前跪下一次,近距离的欣赏那两坨肉团带来的威压。

    宁千川走在红毯子上,还是有点紧张,从小到大,自己干过的事情也不少了,连公安局都进去过,唯独就是没有这么光鲜靓丽心安理得的在这种一看就觉得超级高档的红毯上走过。

    虽然这一路上并没有人给宁千川鼓掌,但是宁千川心中还是狠狠地暗爽了一把。

    爽快之余,不免的也有些紧张。这一路上护教骑士,神官什么的护卫森严,真的想不懂那两个所谓的恶魔间谍究竟是有多自信才打算去暗杀圣女···········

    红地毯不长,虽然在复杂的心情中感觉自己走了很久,但是实际上没有多大距离就走到了台子上。这台子面积不大,但是难得的四周并没有骑士和神官护卫。唯有一个女子站在台子中心。

    宁千川抬头看了看圣女塞琳的相貌,心中暗自赞叹了一句:不愧是圣女啊。

    圣女面带微笑,长发自然的垂在腰间,碧绿色的眸子充满柔和与慈爱的神采,双手扣住放在小腹,静静的微笑等待着胜利者的到来。当然,让人不能忽视的,还是那对规模惊人的欧派。

    即便是萝莉控的宁千川也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他不是老司机,无法通过目测来判断塞琳圣女是e还是f,但是绝对可以确定就这种规模的欧派自家的小怜云恐怕穷尽一生也难以到达这样的规模。真的是······太壮观了。

    “刷”的一下,宁千川脸就红了。

    “你就是今年的胜者吧,首先恭喜您的胜利,您的勇敢为父神所见证。”

    塞琳圣女的声音不同于年幼的少女,有着成熟女性特有的沙甜与典雅。话语似乎有魔力,让宁千川躁动的内心渐渐平复了下来。

    其实不用赛琳出声帮他冷静下来,他再这么荡漾下去,一会儿就能看见大脑自动播放的唐怜云杀人小剧场了。

    “·······&ot;

    宁千川走进了一些,深深吸了一口气,单膝跪了下去。塞琳也点点头,轻轻的把手按在宁千川的头顶,开始了神圣的祷告。

    圣光浩荡,从天而降。

    浑身沐浴在金色的神奇景象之中,这是只有游戏世界中才能体会得到的场景,宁千川眯着眼睛,感受着这奇妙的圣光,身体由内而外的阵阵感到温暖,胸腔中有什么温柔的情愫在共鸣。如果这一切都是虚拟游戏端模拟出来的话,那这项科技真是太了不得了。

    可惜的是,这段祷词宁千川是一个字也没听懂。

    祷告大约持续了十五分钟,如同躺在棉被里好好的睡了一觉,宁千川脑子里所有的疲惫的感觉都消失了,余下的只有温暖和愉悦。

    塞琳俯下身子,为宁千川佩戴所谓胜利者才配持有的圣光十字架。

    十字架同体闪着金色的光芒,神圣而又令人敬畏,简单的造型上勾勒出复杂的纹路,或疏或密的金色线条绘制出奇妙的法阵,最中央还有一颗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宝石。

    宁千川被这奢华的景象怔住了神,在圣女弯下腰,把十字架的链条绕道他的脖子后方的时候,他终于回过神来。

    “请等等······仪式结束后,我有事情跟您商谈。”

    宁千川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包,摸出了那一枚露卡娜的珠子。

    在圣光的映照下,珠子似乎产生了竞争意识,猛然扩散出了一圈寒气,这细小的变化自然没有逃过紧密关注着圣女安危的圣职者们,当即宁千川就听到了一阵铠甲相互碰撞的叮当声。但是这群护教骑士并没有冲上来,圣女抬手示意圣职者们自己没问题。

    “这是······好的,我明白了。”

    圣女微微迟钝了一下,看到这个珠子后,便从其中的魔法波动辨识出了这个珠子的制造者。

    塞琳稍感疑惑,毕竟虽然是露卡娜这种地位的人委托来使者,可如果有重要的耽误不得的事情。为什么不在今天晚上的封印时间亲自找自己单独谈谈呢?

    莫非·······

    圣女脸色一变,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继续为宁千川系上了圣光十字架,为了防止变数,又在十字架上多附加了一层自己的辅助魔法。

    宁千川并不知道圣女的想法,只是在戴上十字架之后松了口气。圣女认出露卡娜的信物,并愿意接受自己的见面申请,那么这件事多半就妥了,目前来讲最重要的两条大腿已经抱上了,果然有人罩着底气就是足啊!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这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颁奖大会终于结束了,说起来还真有些可悲啊,宁千川上台不是为了领奖,听到消息后的圣女心思也难以集中去颁奖,观众们就更不是为了看着宁千川去领奖了!一场好端端的领奖大会,就在这么一群心不在焉的家伙的参与下结束了。

    ————————————————————————————————————————

    “我想谒见圣女。”

    颁奖结束后,圣女和宁千川各自按照不同的道路走下了台子,宁千川稍微在外面转悠了一会儿,顶着众人们更加炽热的视线,熬到了估计圣女差不多回到自己的休息的处所的时候,急匆匆的赶了过去。看门的卫兵显然是被圣女吩咐过了,看到宁千川之后,没有多问,很自然的引着宁千川走进了圣女的休息处所。

    圣女呆的地方是学校专门为了这种活动修建出来的,整个建筑物体现着教廷建筑物的风格,里面也挂着不少看起来就觉得十分高大上的装饰品。

    但是宁千川此时无暇顾及这些余外地东西了,毕竟这次交谈如果失败了,再怎么好看的建筑物也活不过明天和后天。

    说起来,索莉缇娅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能制造这么强劲的大爆炸的呢?

    “请进,露卡娜大师的使者。”

    护教骑士毕恭毕敬的打开了会谈室的大门,圣女在里面已经换上了更为简便的装束,等待着宁千川。

    ”赛琳大人,请您听我说,我们学校面临着一场危机······“

    ——————————————————————————————————————

    这位光明圣女以外的好说话,谈话仅仅持续了三十分钟,宁千川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握着胸前的十字架,从那座建筑物走了出来。

    只要一切按照计划走,应该没什么大碍,这已经是自己能够尽到的最大努力了··········

    宁千川走在学校里。此时已经接近了下午五六点钟,今天所计划的事情差不多都做完了,终于捞得到一会儿空闲。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

    诶?

    宁千川在学校操场的小凳子上坐了十来分钟,还是没有等到自己要等的人。

    按理说应该准时出现在这里的爱缪学姐却迟迟没有出现。

    学姐······在这么微妙的时刻·······你干啥去了·······

    快给我粗线啊魂淡········你在这个微妙的时候消失·····嫌疑只会更大啊·······

    然而,宁千川又等了十分钟,还是看不见学姐的踪影。

    其实学姐不来找他就说明学姐有问题的这种想法是十分无理取闹的,可是毕竟是在这么特殊的环境下,flag小能手学姐还玩了命的往自己身上插那么多的flag,这时候不出现,真的是太·······

    “学姐,你可千万千万别真的是······”

    宁千川实在放心不下,决定这一次主动去寻找爱缪学姐。

    ··········

    爱缪初次跟宁千川见面的场景,距离现在似乎很久远了,然而这就是昨天中午才发生的事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爱缪曾经热心的跟宁千川说过如果有事情的话就去找她,地址是在······火系魔导楼·····几班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傲娇总裁请别闹!〕〔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神医嫡女:帝君,〕〔我是炮灰之锦鲤仙〕〔极道仙术〕〔穿到古代带女团〕〔进化之眼〕〔厉先生,缘来是你〕〔凡仙飘渺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