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绝品仙医〕〔重生之农门娇女〕〔盖世邪君〕〔山沟皇帝〕〔末世神魔录〕〔万界仙帝〕〔娱乐超级奶爸〕〔山村小医农〕〔帝道独尊〕〔开天录〕〔帝御仙魔〕〔我不想逆天啊〕〔寒门贵子〕〔抢救大明朝〕〔绝品豪婿〕〔学神不好惹〕〔六零彪悍人生〕〔锦绣田园:骗个夫〕〔我的师父是神仙〕〔左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宁千川唐怜云 第167章
    “真把自己当圣女的得力小助手了?我的宿主哟。”

    拉墨菲的声音充满了嘲弄。

    “如果你真的把我们附近的这个恶魔供出来~招来卡伦帝国和教廷的双重关注,对你一个半恶魔有什么好处?你真以为有着个圣女,皇女,半圣女一起保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抱歉,有人罩着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呵,就算你仗着自己身体内封印牢靠,不怕被光明教廷的喽啰发现——可你举报了这只恶魔对你有什么好处?如果她是为了死念结晶而来,那么她一旦被抓,卡伦帝国境内可能存有大量死念结晶这件事儿就会被捅到教廷跟帝国,到时候,你以为凭你一个小小的冒险家还能在这个国家找到一颗死念结晶?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你好歹也要想想我那个可怜的小分身吧?”

    “……”

    宁千川沉默了下来。

    “嗯……当然,如果你觉得是因为我包庇族人,或者是死念结晶会对我的复活有帮助我才拦着你的,你大可以重新再联系一遍对面,这次我绝对不拦你,怎样?”

    “……啧,恶魔。”

    宁千川叹了口气。

    诚如拉墨菲所言,如果因为这次的活动而耽误了死念结晶的收集的话,对自己来说毫无疑问是得不偿失的。

    “我说……咋了,凝哥,你这一会儿抽抽一会儿叹气的,跟女朋友聊天让人甩了?”

    “……你这小屁孩儿会不会说人话啊……”

    “啧,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胡素嬉皮笑脸的用肘子顶了一下宁千川的腰。

    “想开点儿,咱们神圣雪域里漂亮的小姐姐还是不少的,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个?”

    “不劳你小子费心,家里有,热乎的。”

    宁千川狠狠地拍了这个没大没小的小鬼的后背一下,肉巴掌打在铁铠甲上,伴随着“啪”的一声响,紧接着是火辣辣的疼。

    “噗——”

    胡素看着龇牙咧嘴的宁千川,毫不客气的大笑了出来。

    宁千川一遍抱怨一遍揉搓着手,心思却到了别的地方。

    眼看着这一行人就要到达炎息荒谷了,估计再走个十五六分钟就能到达狂沙营地,虽然一路上puppe一言不发,没有告知将要运送的货物究竟位于何处,不过结合她那天晚上说的话,想要运输的道具应该就是在地宫没跑了。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自己加入这次行动,最开始是因为唐怜云跟puppe的友情,看在唐怜云的面子上打算帮个忙——然后她们两个似乎闹了矛盾。

    然后就是受到了露卡娜和薇娅的邀请——然后这俩人现在又去怼什么恶魔了。

    还有就是为了帮着莫游查清楚莫小小的下落——啊,不过这件事情莫游会亲自带人来解决,运气不好的话恐怕自家的某个小杀星也会参与到这次活动之中,听那头老狐狸的口气自己还是个被重点照顾的对象。

    最后是想顺便获得一下关于死念结晶的情报——然后嫌疑很大的这个恶魔就跟自己是一个队伍的。

    ……

    这……

    这特么……

    玩个蛋啊!

    计划完全被打乱了,目标,行动方针,应变策略,全部,统统,完蛋玩意儿。

    宁千川这种制定计划的时候往往把自保放在最后一位的舍身主义者现在最优先考虑的事情竟然是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

    讲道理,现在这个局面,特么的一个友军都没有啊!

    我跟还能着谁?!

    这队伍应该怎么站?

    神圣雪域?!我刚才在璀璨之星的敌意已经那么明显了——puppe恐怕也知道我不是善茬了吧——而且这个puppe也一脸想要搞个大事的样子。

    莫游那边?!能崇拜以前那个屌样的我的团体……怕不是一群战争贩子哟,不跟我打一架都不消停的——当初好像我还很帅气的跟莫游装了个逼是不是?

    现在能不能凭着同种族的情谊拜托一下那边的恶魔小姐姐发生了什么事儿的时候稍微照顾我一下别让我死的太难看……

    简直脑仁疼啊!

    能不能别我每次制定个什么周全的作战方案你就动不动给我来个变数?!

    能不能让我帅气的解决一回事件!?

    哈……啊……

    我的肝儿都在抽搐。

    “那个……凝……川水先生?”

    “嗯,我在……”

    宁千川有气无力的回头看向冲着自己搭茬的人。

    “您是在对这次的行动不满吧……毕竟,跟我这样的人一个队伍……”

    我求你别在我又落入熟悉的计划全线崩盘的时候再用跟当初某个人一样似曾相识的语气说话啊……

    “不,没什么……你多虑了。”

    宁千川无力的哀叹一声。

    “诶?兰姐,怎么了?”

    不知情的胡素来回看着宁千川跟靛兰,困惑的挠挠头。

    “你俩这……一个动不动就哀叹,一个一直愁眉苦脸的……这,这是……”

    “……嗯……”

    靛兰苦笑一下,把侧脸的发丝拨到耳后。

    “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所以……”

    “很过分的事情!?啊?!就凭你兰姐!?啊!?”

    胡素显然懵逼了,过大的叫喊声引来了周围人的注意。

    这时,宁千川才猛然发现,周围人投递向靛兰的目光,并不全部都是厌恶的——不,应该说,抱有恶意的人都没有几个。

    似乎,对他们来说,靛兰是一个值得可怜,而又不想又太多瓜葛的存在。

    回头看了一眼,知道是靛兰,眼神中流出一丝愧疚难言,苦笑一下,也就把头扭过去了。

    嗯……只有孤北夜那个丢人玩意儿是狠狠瞪着靛兰的,不过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靛兰身边的宁千川身上,心态爆炸的宁千川自然也就没那个闲心继续露出装逼的微笑,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丢给他一个恶毒的眼神儿让他自己领会。

    反正一介手下败将而已。

    “呃……似乎,我,不太好过问的样子呢……呵呵……”

    胡素尴尬的笑笑,走路的速度放满了一点,离着走在队伍最后的靛兰近了些。

    ……

    “我说……你没必要冲着我这么战战兢兢的,我又不是受害人——不过……”

    宁千川眯起眼睛。

    “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初,你们为什么要夺走我们的战利品?当然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绝对不会逼问你,也不会用你的罪恶感强迫你回答——事到如今,我的立场也是站在神圣雪域这边的,我觉得告诉我一下原因也无妨。”

    说实话,这句话狡猾的很,虽说是不用对方的罪恶感,但是提出这个问题本身就是站在受害者的角度揭她的伤疤了。

    再加上,渐渐走近了狂沙地宫。

    熟悉的夹杂着沙土的风尘,闷热的空气,空旷的事业。

    触觉,味觉,听觉。

    还有渐渐出现在视野范围之内的,作为当时的事发场地的狂沙地宫,这一切组合起来给这位一直身处于自身罪恶感之中的女性不知会带来多大的压力。

    就连提问者宁千川都有些许的后悔,心中反思着自己。

    “啊……是……这样啊……”

    &ot;兰姐……夺走战利品……是说的……那件事儿吗?!”

    胡素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虽然靛兰当初退公会时他不在现场,但是有关靛兰退会原因的一些流言还是流到了他的耳朵里。

    而他跟大部分不明真相的神圣雪域会员凭着平日里对靛兰这个柔弱善良的女子的印象选择了否定。

    “我说凝哥,这,大概就是啥误会吧……咱兰姐不是那个性格的人,嘿,你,那个……别……”

    宁千川没有说话,只是直视着胡素,然而单是这样,就已经让试图维护靛兰的少年渐渐地结巴了起来,最后求助的看着靛兰。

    靛兰微笑着,把手轻轻放在靠在自己身边的胡素的头上。

    “不好意思,这件事啊……”

    柔弱的声音仿佛被叹息所送出,靛兰抬头,看向走在队伍中央的那个明明穿着纯白的铠甲,周身却散发着阴郁黑暗气氛的男人。

    “是真的。”

    “呃,啊,这——”

    动摇的不禁是胡素,附近的三四个人身体突然一僵,身着甲胄的他们发出了些许金属质的噪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傲娇总裁请别闹!〕〔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神医嫡女:帝君,〕〔我是炮灰之锦鲤仙〕〔极道仙术〕〔穿到古代带女团〕〔进化之眼〕〔厉先生,缘来是你〕〔凡仙飘渺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