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绝品仙医〕〔重生之农门娇女〕〔盖世邪君〕〔山沟皇帝〕〔末世神魔录〕〔万界仙帝〕〔娱乐超级奶爸〕〔山村小医农〕〔帝道独尊〕〔开天录〕〔帝御仙魔〕〔我不想逆天啊〕〔寒门贵子〕〔抢救大明朝〕〔绝品豪婿〕〔学神不好惹〕〔六零彪悍人生〕〔锦绣田园:骗个夫〕〔我的师父是神仙〕〔左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宁千川唐怜云 面具
    “小丫头!”

    宁千川大吼出声,紧跟着被袭来的黑烟钻进了嗓子。

    “咳,咳,怜……怜云咳——”

    黑烟滚滚之中,看不到熟悉的娇小身影,满天飞舞的护盾碎片没办法照亮周围的黑烟,黑红色依旧是一切的主色调。

    他妈的——

    如果放任我家的萝莉在这种能见度连一米都不够的环境下行动,防御力再高也会成为这个唐门高手的刃下羔羊。

    而且……

    “在这么大的烟里剧烈运动对身体不好啊!至少你给我弯着腰行动!”

    宁千川拼尽全力撕扯着嗓子吼了出来。

    妈的就算是游戏世界,敢熏着我老婆我弄死你们啊!

    话说这个情况要弄死谁啊……我好像是小丫头的敌对方来着……

    咳咳——

    已经没脑子思考更多的事情了,圣光罩在重新的构筑,但是毫无疑问敌人一定找机会钻了进来,黑烟之中到处都可能存在着杀机,神圣雪域的那帮鸟人圣职者防御高还好,我一个脆皮小法师还真的禁不起折腾,咳……

    话说,他妈的这个破烟雾竟然不属于痛觉屏蔽的范畴嘛?!

    感觉喉咙都他妈的要黏在一起了。

    “寸——寸步冰结吧……”

    宁千川艰难的吟唱出了咒文,横挥了法杖,法杖的尖端生出了寒冰。

    不论什么时候都摆脱不了玩枪的宿命——他奶奶的,枪兵不走运老子是知道的啊!!!

    耳边已经传来了叮叮当当的交战声了,在黑暗中不断绽放各色光芒,炸出飞扬的彩焰。

    “咳,好久不见咳咳咳……”

    从黑烟中钻出来了一记拳头,被一直警戒着的宁千川用法杖冰枪格挡开来,再用力补了一脚,把来者踢开。

    “咳咳,咳咳,呕—你别,咳 踢我肚子呕……”

    “咳,就你这b样,咳咳,还偷袭个蛇皮……咳。”

    翻滚着溜到远方的偷袭者艰难的抗议着宁千川粗暴的反击。

    突然从黑烟中冲出,然后肚子上被狠狠地踹了一脚的她被迫张嘴,吸入了大量的黑烟,竟然呛得比宁千川还痛苦。

    “呕……受死吧!”

    “寸……寸步冰结……咳,咳。”

    宁千川把法杖以尖端插在地上,想要吟唱法术,但是嗓子实在是带不动,于是干脆的也直接轮起法杖跟人肉搏。

    去他妈的近战法师,去他妈的魔战士,老子都他妈的从caster转职成了lancer还多逼逼啥!

    粗暴的挥舞起武器,狠狠地朝着前方某处刺了过去。

    有击中东西的手感,但也瞬间明白了这一枪已经被对方反制住了。

    顺着法杖传递来了一股违和的拉力。

    “你给我咳,咳过来!”

    “你这个粉丝还真是咳咳,咳——”

    偷袭者狠狠一用力,宁千川整个人被拉了过去,视线的前方,黑烟中出现了一只铁拳在等待着宁千川的到达——

    涸溪。

    这个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纠缠不休的家伙,此时也专挑着我下手啊。

    宁千川眯起眼睛,瞬时冲了过去,主动用自己的脸接住了这一集铁拳。

    反正也不疼!反正天黑也没人看得见!

    巨力砸的整个脑壳都在痛,脑袋晕的恶心——但好歹还记得自己下一步要采取什么行动。

    “黑虎捕食困小羊!”

    宁千川趁机松开法杖,逮住了涸溪,双手捏住她的肩膀,狠狠地压了下去。

    寒冰在两人解除的地方悄然绽放,把宁千川的手和涸溪的肩膀链接。

    身上的法袍在黑烟中闪烁着耀眼的蓝色——这也就意味着她的下一次攻击会触发套装自带的防御魔法。

    抗拒冰环随时可以释放,生命还剩下一半以上,足以苟活

    这种境况下一半来讲没人会来奶我——可能性最大的也就是目前站在敌人位置上的自家萝莉。

    所以……

    宁千川连带着涸溪一起摔倒。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涸溪发出了一连串的惨叫,刺的宁千川耳膜快穿了。

    涸溪条件反射性的一记膝撞顶在宁千川的肚子上。

    “别乱动!”

    成功触发了防御之后,宁千川大大的呼吸了一口气。

    脑子不由得想起来了以前在小学里上的火灾逃生演练课……

    妈的,事实证明,认真上课听讲还是有点用的……

    “你你你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哼,想要假装挣扎,然后故意在这种很不妙的情况下故意让某些部位被我触碰进而触发这个游戏的性骚扰保护机制吧?!”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性骚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给我小声一点!”

    宁千川张开嘴巴,用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流氓要亲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家里的还在你别胡言乱语啊啊啊!”

    宁千川好险的差点咬着舌头。

    不过涸溪再怎么挣扎——话说从刚才开始你这个家伙就只是在空喊,好歹配合一下多挣扎几下啊!

    没多余时间吐槽了,宁千川呵出了一口紫色的气体,身子下面的少女正面承受了这招,浑身冻成了冰。

    好的,小姑娘,别怪我草粉……

    呸,什么乱七八糟的。

    复活点里,你可别怪你的偶像大人手下不留情了!

    宁千川够到了倒在身边的法杖,扒拉了过来,握入手中,并试图用它撑着自己的身体站起来。

    接下来,只要随便释放个什么冰爆术,这个皮甲职业的小丫头就可以乖乖回去见上帝了——

    宁千川再次在法杖上附着了寒冰,膝盖面前直立——

    啊

    对了

    有句老话说

    自古枪兵那啥啥啥来着?

    “碰!”

    还没有完全直立起身子的宁千川膝盖受到了重击,膝盖紧跟着一软,要不是还有法杖撑着身体,差点整个人就这么跪下去了。“什么……”

    紧跟着,头发被扯住,仿佛要把宁千川脑壳上的头皮撕扯下来的怪力顺着一根根岌岌可危的头发传递到了头皮上。

    宁千川被迫着扬起了头。

    一个带着银狼面具的脸低头看着自己。

    这……谁啊?

    宁千川并不能好好地看清这张脸。

    因为紧跟着,那人就一巴掌按在宁千川脸上,狠狠地把他一巴掌贯在的地上。

    后脑勺找地,搁在现实不是植物人也得脑震荡。

    “呜哇!!”

    要命要命要命!

    事发突然,没力气迅速组织好反抗的手段。

    这家伙下手这么狠,估计是真把我当成流氓了——

    要命要命要命!

    宁千川再次睁开眼睛。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性现在自己面前,白狼面具低着,像是在看宁千川的样子,似乎并不急于结果他的小命。

    “哼——”

    冰冷的嗓音,宁千川确信自己从来没听过。

    然后,肚子就狠狠地被踩住,皮鞋陷入宁千川的肚子,蹂躏着里面的脏器,制造出转瞬而逝的痛苦之后就只留下了恶心。

    “呕!”

    宁千川痛苦的蠕动一下,狠狠地拍击地面,周身炸出一圈寒冰——

    扩散膨胀的冰环顶开了女人的脚,宁千川趁机想要连滚带爬的跑出去——

    然而还没来得及翻个身,后腰又被狠狠地一脚踩在了地上。

    “别乱动——”

    “你看我有那么听话吗?”

    宁千川猛的翻身——然后再翻身之后再次以正面朝上的姿势被对方踩住。

    “真要命——去死吧!”

    宁千川眯着眼, 咬着牙,面前浮现了四五根冰锥,冲着面具人飞了过去。

    她一定会掏出武器格挡这些攻击。

    而这些锥子爆破的瞬间就会释放减速的冰雾——进而,能够制造出来更大的活动机会……

    然而——

    “哼——”

    带着面具的女人,躲过了攻击。

    保持着脚丫子死死地踩着宁千川的动作,狠狠地后仰上半身,完全的躲避开了飞来冰锥们。

    “呜——呃——淦。”

    宁千川咬着牙。

    银狼面具缓缓的扭正了身子,低头看着脚下的宁千川。

    “别乱动——”

    “所以说你真的认为我会乖乖的听你话吗!?”

    “咯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傲娇总裁请别闹!〕〔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神医嫡女:帝君,〕〔我是炮灰之锦鲤仙〕〔极道仙术〕〔穿到古代带女团〕〔进化之眼〕〔厉先生,缘来是你〕〔凡仙飘渺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