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绝品仙医〕〔重生之农门娇女〕〔盖世邪君〕〔山沟皇帝〕〔末世神魔录〕〔万界仙帝〕〔娱乐超级奶爸〕〔山村小医农〕〔帝道独尊〕〔开天录〕〔帝御仙魔〕〔我不想逆天啊〕〔寒门贵子〕〔抢救大明朝〕〔绝品豪婿〕〔学神不好惹〕〔六零彪悍人生〕〔锦绣田园:骗个夫〕〔我的师父是神仙〕〔左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宁千川唐怜云 启明
    “他奶奶的——”

    宁千川咬着牙。

    这团黑影无法触碰,无法伤害 ,甚至连hp条都没有。

    要不是刚才那段对话,甚至这东西是不是个玩家都值得怀疑。

    “哼哼,哈哈,哈哈哈——”

    这团黑影发出大笑的声音,但是一团漆黑的影子跟本分辨不出它的面部。

    金黄色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宁千川。

    “妈的,看样子老子弄不了你,你也没办法奈何我——那我他妈的管你干蛋!”

    心理一阵莫名的烦躁让宁千川素质降低了几个档次,爆了两句粗口之后低下头,冲入了这团黑暗。

    老子肚子上还插着把刀呢,谁有空搭理你。

    “喵哈哈哈——你觉得是你们占据了优势?嗯?喵哈哈哈哈哈……”

    “啧——寸步冰结吧!”

    宁千川挥舞法杖,漆黑的骨杖一甩,薄冰结出,没有任何击中目标的实感,但这也同样意味着前方应该没有东西能够阻拦自己。

    身边的两只光之蝴蝶看样子只能给自己提供mp恢复,hp在缓慢的下跌,始终没见起色,宁千川灌下了一口hp恢复药剂,暂作缓解,如果不立刻处理好肚子上的这个窟窿的话,接下来的战斗怕不是被人当着肚子踹一脚就能结果了小命。

    “靛兰——”

    宁千川大喊一声,向前方跑动着,希望这个已经坏掉了的家伙好歹还能履行一下身为团队治疗者的指责。

    “咳——你过来。”

    一个身影扑入了暴风雪——一个穿着纯白袍子的身影,宁千川下意识的架起了法杖。

    “啧——圣言啊,此乃治愈之物!”

    等到宁千川确认了对方的血条是表示着队友的绿色时,对方的已经停在了他的面前。

    神圣雪域的某个成员,之前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话。

    “呃——”

    还没等宁千川好好看清这家伙的脸,他已经绕到了宁千川的背后,手攥住了钢刀的刀柄。

    “啧——”

    能听到身后传来了咬牙的声音,随后就是“噗呲”的,血液迸溅的音效。

    肚子里感觉缺少了什么东西,一瞬间的热流涌动。

    生命值狠狠地下去了一大截,后背热乎乎的,感受到有液体哗啦啦的流下的声音。

    “圣圣圣言啊!此乃治愈之时!”

    身后的人结结巴巴的巴掌贴在了宁千川的后背上,念完之后,似乎还听到了他的两声干呕。

    奶奶的给我加个血而已有必要那么恶心吗。

    嗯……不过拔出刀子的一瞬间喷出来的血液的确挺恶心的……

    吐槽归吐槽,对于神圣雪域的其他人会给自己治愈这件事。

    意外,甚至还有点小感动。

    “你你你,你加油啊——”

    身后的人结结巴巴的大声喊道,宁千川盯着自己逐渐增长的生命值条,没回头。

    “我我我不管以前有过什么恩怨,今天大敌当前,咱们都是队友——别死了啊!”

    因为惊讶而产生的这一瞬间呆滞让宁千川没有说话,他还没开口,身后便传来了凄厉的惨叫。

    “呜哇啊啊啊啊啊!!”

    “噗嗤——”

    如果有第三个人站在这里,看到此情此景,恐怕会笑出来吧。

    刚刚帮宁千川治愈好了腹部的刀口的人,此时自己的肚子又被另一把钢刀贯穿。

    听到惨叫声,宁千川立刻回头。

    冰雪领域内并没有感应到其他人入侵,但是——

    “背对着敌人真的好吗喵?”

    黑色猫人的身影,直接在风雪的领域内凝聚成形。

    “你他奶奶的!”

    宁千川回过身子,一把将挨刀子的治疗者拉到自己背后。

    趁着这只猫再次变成那种不可攻击的无敌状态之前——

    “极寒吐息!”

    一口紫色的气体呵了出来,飘到了猫人的身上。

    “喵哈哈哈哈——”

    猫人不闪不躲避,正面承受住了这一击,漆黑的身影瞬间被寒冰固定住了形态。

    “迁迴!!!!!”

    猫人的声音,却依旧响了起来。

    从四面八方响起。

    “什么?!”

    身后的那名神圣雪域成员抓紧给自己治疗,宁千川不敢放过这个猫人,用锋利的寒冰对准了猫人的脖子,狠狠地挥舞了下去。

    很明显,这个家伙是个脆皮儿,被重击一下子血条就见底了,暴风雪磨耗着他残余的生命值,宁千川没给机会,只是召唤出了冰枪,将他一击贯穿。

    血溅射出来,落在地上,在地面的积雪上烙出痕迹。

    “……没什么特别的……不过,他最后说了一句什么?”

    迁迴。

    不像是技能的解放词。

    而更像是某个人的名字。

    他是在呼唤同伴来给他治疗吗?还是在呼唤输出系的队友来解救他?

    不对,时机上感觉都不太对劲……

    而且……

    为什么觉得有那么一点耳熟……

    迁迴……

    宁千川的记性自然没有好到想起这个对他来说无关紧要的名字。

    没给宁千川太多的思考时间,因为紧跟着,他就看到了一种异样的东西。

    光球——硕大的光球,近乎刺眼。

    暴雪也无法阻挡住的光——飞速的升上了天空。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

    照明弹?

    黑色的天幕没办法让宁千川判断这个东西是否拖着一条小尾巴,但是入耳的撕裂空气的声音实在是既视感太强。

    当那个光球升上天空的时候——

    天地间被纯白的光浸染了。

    光——极致的光。

    跟柔和的圣光差异巨大。

    冷漠,直接,刺眼,粗暴。

    不夹杂任何感情,说句有些微妙的比喻——这是一种充满了现代感的光芒。

    眼睛的痛苦让宁千川闭上了眼睛,低下了头。

    他奶奶的,这个叫迁迴的原来是个照明弹吗!?感受不到身体有什么痛苦或者灼热的异样,耳朵还能听到周围的情况——除了风雪的呼啸之外,很多人发出了低声的呻吟——跟自己一样,因为眼睛的痛苦而发出的声音。

    “啧……”

    闭上眼睛,因为眼皮子的阻挡,眼前只能看到肉红色的天地。

    “拉墨菲——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既然眼睛没有用,宁千川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求助本应该成为自己的外挂但却始终屁用不顶的寄居恶魔。

    “啧,老娘哪儿他妈知道,白乎乎的一片,不过通过气味儿差不多能明白过来,这一切的一切究竟他娘的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气味儿?”

    “你小姘头能够感知到我的气味儿,同理,我也能够感知到别的——黑暗的,扭曲的,符合我们魔族审美的气味儿,嘿嘿嘿。”

    “这种时候你还瞎高兴的什么劲……你说你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嘿嘿,反正你小子马上就知道了,不用着急,静观其变就好,这光已经渐渐变弱了,差不多你在心里默数十个数就能睁眼了。”

    “你他妈的把话说明白了!”

    再问,拉墨菲就不再回答,只是发出无意义的嘿嘿嘿的笑声。

    “啧……”

    _____________

    乖乖的数完了十个数,宁千川尝试着睁开眼睛。

    ……

    光进入了眼睛。

    不是极光,也不是圣光。

    而是很自然的……阳光。

    从大火燃烧起来后就不曾见过的阳光。

    “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傲娇总裁请别闹!〕〔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神医嫡女:帝君,〕〔我是炮灰之锦鲤仙〕〔极道仙术〕〔穿到古代带女团〕〔进化之眼〕〔厉先生,缘来是你〕〔凡仙飘渺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