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废婿〕〔将军,孤本红妆〕〔帝女太玄〕〔四爷:娇妃会算命〕〔我不是兵王〕〔虎威娇女〕〔重生之先声夺人〕〔落枝飞〕〔毒后重生:腹黑鬼〕〔放浪形骸歌〕〔都市之医武狂少〕〔魅姬惑天下〕〔重生西游之天篷妖〕〔网游之白骨大圣〕〔女总裁的至尊高手〕〔绿茵表演家〕〔超神道术〕〔寻宝全世界〕〔她有一间时空小屋〕〔二爷,大房有话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宁千川唐怜云 电影开幕4
    在此间境地的绝对统御者——炎之魔神面前,人数,不过是玩乐时间的代换量而已。

    神的荫庇真的能够降临到这并非人间的魔界吗?

    神的谕令此时此刻真的可靠吗?

    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

    只不过,在这片黑炎遍地的魔境之中,联合军只能遵从“接受神谕”的圣女的指挥。

    一路之上,联合军遇到了各种各样的袭击,人数飞快地减少着,然而,让人恐惧的并不是同伴们一个个死亡,而是信念的动摇。

    神谕,似乎和恶魔的意见,重叠了。

    父神和恶魔似乎共同想要把他们诱引向同一个地方——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完全未知的地方。

    “……”

    “喂……”

    “怎么。”

    寒冰的王女头也不回,默默地走在队伍的前方。

    亚莲提起勇气,双指捏住了冰蓝色的衣角。

    “我说……你,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吗?我们随时可能都会死掉……”

    “这里本来就是死了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怕死又有什么用——”

    露卡娜一顿,随后扭头,看着身后的少女:“再说——对于你们光明教廷的信徒们来说,死亡无非是脱离这个痛苦的世界,投入父神的怀抱而已,你又在怕什么。”

    “怕……”

    亚莲回头,看看跟在自己身后的,余数不多的联合军。

    轻轻拍拍自己的胸口,结结巴巴地回复道:“当……当然会害怕啊……人,本来就是怕死的才对嘛,虽然死后会得到父神的收纳,但是,肯定会遗憾的啊,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呢——已经死去了这么多同伴了,如果我们没办法在活着的时候将魔神讨伐掉,他们不就白死了吗……背负这么多死去的同伴的意志……我当然会怕的要死咯。”

    “……嗯。”

    露卡娜淡淡的应了一声,眼睛里流转出了一丝轻蔑,但是没有太多表露出来,别开脸,继续前进着。

    “那,那么你呢?”

    “我?……与你无关。”

    “……”

    亚莲挑起眉头,叹了口气。

    “唉……好吧……我 我还以为咱俩年纪差不多,你的感想应该会和我差不多呢……果然,是我太幼稚了吗……”

    露卡娜依旧一言不发,默默地前行。

    这个圣女……什么都不懂……

    只不过是个话痨罢了,没必要去管她。

    一行人在漆黑的大地上徐徐前行着,时刻准备应对突如其来的袭击。

    没有人知道,这场噩梦究竟打算什么时候停息。

    ————————————————————————————

    “炎吼山脉——似乎并不是一个适合用来决战的地方 嘛,将就将就吧……毕竟总是虐杀一些没有战斗力的炮灰,我差不多也该腻歪了。”漆黑的天空之中,魔神鼓动着翅膀,她的脚下就是蠕动着的大军。

    没有人察觉到,他们讨伐的目标就在他们的上方,用看着

    “万人——千人——就算杀到百人,中间最精英的那几个依旧会像混在面团里的沙粒一样,没办法利索的干掉呢……啧啧……而且像这样——”

    魔神露出恶作剧的笑容,轻轻地抬起了手。

    “啵——”

    泡沫破碎的声音响了起来,空间发生了无形的震动。

    行走在队伍中央的,一名身高大概两米左右的壮汉突然整个人停了下来。

    “咳——”

    他诡异的咳嗽了一声,呼吸慢慢地变得急促。

    “呵——呵——”

    “喂,你怎么了?”

    周围的同伴察觉到了他的异常,推了一下他的后背,结果壮汉一个趔趄,紧跟着,脑袋以及其不自然的方式拧了过来。

    这名壮汉是卡伦帝国的一名中将,同时也是护国将军维克罗尼的亲信,将来最有望晋升上将,成为统领部队,镇守一方的名将之人,虽然看上去有些憨拙,但是本人的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强大——就比如,站在他身边的,同样是身为中将的同伴——就被这名壮汉突然用随身的斧头削掉了脑袋。

    “吼——”

    鲜血喷涌而出。

    壮汉怒吼一声,握着手中的利斧,然而还没来得及再更多的制造杀业和慌乱,他的胸口就出现了一枚血红色的大窟窿——

    “吼——咳……”

    野兽般的吼叫声还没有从喉咙里迸发出来就被血液堵塞住,从喉咙里喷了出来。

    熊一样粗壮的身体就这样倒下,身上插着一支由能量凝聚而成的光之柱。

    红发的圣女眯着眼睛,缓缓地收回了抬起来的手,毫无疑问,将壮汉瞬间击杀的,就是这位来自光明教廷的最高战力。

    “……”

    走在队伍前面的维克罗尼自然也注意到了混乱,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当他看清楚混乱的正体时,自己当做学生一样看待的那个壮汉已经成了尸体。

    “圣女殿下——”

    “他已经被魔神影响了神智,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他会杀掉你更多的部下。”

    “呵呵,我知道……”

    维克罗尼——这位六十多岁,身经百战的白须老将军看着站在自己前方的圣女

    刀削一的脸上皱纹纵横,眼神锐利地像他腰侧的那把刀。

    “只不过,我的部下,还轮不到你们光明教廷来处置吧?”

    “我记得我们行军开始之前就已经明确说好了各自的责任,我只不过是把牺牲缩减到最少而已。”

    红发圣女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那个死去的战士跟您有怎样的羁绊,只不过,逝者已逝,如今再哀叹抱怨什么,已经来不及了。 ”

    “……呵,好,好。”维克罗尼捋着胡子,仰天长笑。

    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暴露出来。

    “好一个牺牲最小化……真好啊,真亏你们光明教廷一个个还有脸在老夫的面前说出来这种东西——”

    杀意陡然扩散开来,老头的狰狞而凶恶。

    “一个个,不过是二三十岁的娃娃,在教廷里面听经念书就算了,这战场可不是你们这群蠢货肆意妄为的地方,没有军法,没有纪律,单凭着什么狗屁父神,就想让老子跟老子的军队服从你们?狗屁!要不是因为你们要分什么精英不精英的,老子的部队能折损这么多的人手吗?一个个张嘴闭嘴慈悲慈悲,结果净他妈等人死了之后放马后炮——祈祷?祈祷有个屁用!!”

    “……”

    战争之圣女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而象征着慈爱的圣女塞丽娜走上前,拦在了破口大骂着的维克罗尼面前。

    “老将军——您的情绪受到了魔神的影响——请您冷静一点。”

    说着,双手浮现了淡金色的光芒,想要祛除老人身上的怒意。

    “呵——好,现在发觉到老子被狗屁魔神影响了?刚才呢?呵,狗屁。”

    维克罗尼把手放到了自己的刀鞘上。

    “女娃娃,你说老夫被那个魔神影响了心智,可我却不那么相信你的话——不如,你来给我证明一下吧……看看发狂的老夫,能不能斩掉你这个意志坚定的圣女的一条胳膊来。”

    ……

    塞丽娜叹了口气,然而白光闪烁——

    “叮——”

    如果不是有光之柱的阻挡,塞丽娜的双手恐怕真的会被维克罗尼就此砍断。

    慈爱之圣女被战争圣女一推,两人互换了位置。

    “维克罗尼老先生,不要太过分了——我们的目的始终是讨伐恶魔不是吗。”

    “哈哈哈,老夫现在就是恶魔附体的状态,如何,要斩杀老夫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傲娇总裁请别闹!〕〔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神医嫡女:帝君,〕〔我是炮灰之锦鲤仙〕〔极道仙术〕〔穿到古代带女团〕〔进化之眼〕〔厉先生,缘来是你〕〔凡仙飘渺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