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成大佬的心尖〕〔八零年代女首富〕〔燧灵记〕〔重生暖婚顾少请矜〕〔兵王归来有了老婆〕〔湘妃帘〕〔五代梦〕〔婚前婚后:腹黑总〕〔盛世书香〕〔剑傲九天〕〔快穿之妲己的任务〕〔进化之眼〕〔灵气逼人〕〔绝世战神〕〔仙斋鬼话〕〔八零甜妻开挂了〕〔唐残〕〔七界之都〕〔都市超级雷神〕〔重生商纣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宁千川唐怜云 第588章 四
    宁千川也好唐怜云也好,两个人都陷入了极其巨大的混乱,过了好长好长的时间,宁千川才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双手从麻袋上挪开,万霁好像也抱够了唐怜云,抬起头来,发出了相当爽的“噗哈”的声音,站起身,可是两只胳膊还是搂在唐怜云的腰上,她扭头看向宁千川。

    “那么——我知道你现在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跟你伟大的师父说,但是抱歉啦,有些话我需要跟我的徒弟单独谈谈,这段时间,你就跟你的妹妹好好交流一下感情吧~?”

    “我……”

    “放手……”

    “嘻嘻嘻,你们一个两个,都那么傲娇。”

    咔哒一声,万霁走出房间,关上了门,留下了宁千川跟夏澄在一起。

    夏澄缩在麻袋里,因为万霁走的匆忙,没来得及把她捆住,因此在麻袋打开后她很快就恢复了行动能力,可意识到了自己正坐在宁千川的大腿上时,脸红了一下,别过头去。

    “夏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也是你们……”

    “我才不知道,不过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把你的手从我肩膀上拿开?”

    “啊……啊?抱歉。”

    宁千川像是触电了一样的弹起手来,夏澄叹息一声,翻身从宁千川的腿上挪开。

    “夏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跟她在一起,又为什么会来到我家……”

    “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她闯入了晚宴,把一切搅和的乱七八糟,打晕了夏叔叔,把我绑架了过来,我现在到是想问问你跟这个绑架犯是个什么关系,不过看来……你好像也挺迷茫的?”

    夏澄把麻袋从身上扒拉下来,下半身还套着麻袋,坐在床边,伸手整理者自己凌乱的头发,同时也尽肯能的让自己的心情恢复镇定,虽说她表面上看起来非常镇定,但对于自己刚才究竟遭遇了什么也完全无法理解,只知道自己答应了她的要求后就被打晕了,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正压在那个可恶的哥哥的膝盖上。

    “我……”

    宁千川茫然的捂着额头。

    “岂止是迷茫……”

    夏澄看着懵逼的宁千川,微微鼓起嘴巴来。

    她明白宁千川可能跟这发生的一切没有关系,但是莫名的就是不高兴,心中有一种酸酸的情感荡漾开来。

    我也是受害者啊……

    我也什么都不知道,被奇怪的女人绑架到这里啊……

    你好歹清楚一点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我现在可是身处于我最讨厌的,你的家里啊……

    你能不能多少表现出一点愧疚?

    夏澄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来,抓住了宁千川的领子,故意露出讥讽的笑容来:“怎么……宁哥哥,是为了报复前几天我把蛋糕拍在你的脸上吗……”

    “我……”

    夏澄看着宁千川,没有剧烈的憎恨,只有一种幽幽的愁怨,就好像是酸醋一样渗入宁千川的心脏里,因为师父突然出现而造成的震撼被少许麻痹,宁千川再度意识到了自己正再跟一个跟自己感情非常微妙的妹妹同处一室,甚至是一床的现状。

    “啊!?不是,我没有啊……我我我,我哪儿知道,那要真的是那个王八蛋的话你就死咯?你要知道你活下来才是……不对!她没揍你吧?!你有没有,啊,还有夏石海的也被打了?!怎么样了他!?”

    在反应过来情况后,宁千川很容易的进入了混乱状态,语无伦次,抓着夏澄的肩膀又松开。

    夏澄叹息了一声,从床边站起来后转身,面对着宁千川。

    “你的意思是,我还活着,要谢谢你?”

    “啊?不是,我没这个——你干嘛?!”

    “……别动。”

    夏澄命令道。

    她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跟别人说过话。

    “呃……”

    眼看着夏澄像是脱裤子一样的脱下了麻袋,再次爬到床上,宁千川很没骨气的往后爬了爬,对于夏澄的异常露出了略显恐惧的表情。

    心中也隐隐猜到了这个时候夏澄打算干什么——

    嗯。

    “想要挣扎的话就挣扎吧,最好一把把我推开,这对你来说很轻松吧。”

    呢喃着,夏澄再度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坐在宁千川的腿上,两只手缓缓上移,双眼直视着宁千川。

    “你可以把我晃下去,可以阻止我……”

    “……”

    “但是——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会像这样……”

    夏澄双手扼住了宁千川的脖子,就像是曾经的宁千川的对她做的一样。

    “呃……”

    五指收拢,用上力气。

    “呃……”

    “我也很害怕啊……”

    窒息的感觉并没有很快的涌上来,并不是夏澄手上的力气不够,只是她在慢慢的用力。

    “那个时候……我多害怕……那么多血……还有你……”

    “你不理我……妈妈一直让我讨好你……”

    “你不理我……但我想让妈妈开心,所以做了乖宝宝……”

    “下雨天,我知道你不会带伞的……我知道就算把伞给你了,你也不会感谢我,但我还是给你送过去了……”

    “啊……那时候的我多卑微啊,哪怕你跟我说句话,我都觉得那是对好孩子的嘉奖……”

    “你多过分啊……”

    呢喃着,夏澄的双手开始颤抖起来,她终于有一天能够对这个男人说出一直纠缠自己的梦魇了……还是用这种,掐着他的脖子的姿势。

    声音不知不觉之间嗫嚅起来。

    “多过分啊……我明明那么害怕……我做的还不够好吗?为什么你不对我温柔一点?为什么你要那么说话……我不够好?还是妈妈不够好?”

    “呃……”

    夏澄的双手骤然收拢。

    “都是你的错,还是都是我的错?说啊!”

    “你当时不就是这么掐着我的吗?”“那么用力!很痛!很痛!好害怕,好害怕啊!!我很害怕的!!!你为什么会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做错了什么!!!!”

    这次,没有酒精的催化,没有发烧作为借口,夏澄清楚自己做出这一系列的举动是由清醒的大脑所主导的——至少开始的时候是清醒的。

    “说啊!像这样掐着我,会让你感到心满意足吗?啊???”

    “咳,咳咳……”

    “你看你这张凶巴巴的脸,已经憋成了这个样子了吧!?像是猪肝一样,跟火锅里的鸭血一样,好恶心啊!”

    “呃……”

    “你把我推开啊!反正对你来说我碍事的话随时可以踹掉吧?我不会原谅你的,我会掐死你的!你不还手的话,我就活活地,活活的……”

    “咳……咳……”

    宁千川手抓着床单,窒息的痛苦让他心跳剧烈,整个颅腔憋得嗡嗡地痛,床单被他抓的满是褶皱。

    他在对抗窒息感,同时也在对抗自己体内本能的,想要反抗夏澄的欲望。

    乖乖的被夏澄掐,甚至掐死,这不是赎罪,也没法抵消过宁千川曾经做过的事情,但是这是宁千川罪有应得,理应消受的惩罚。

    视线变得越来越黑了。

    “咳,咳,咳咳咳……咳……呃……呃……”

    无法呼吸,难受,头颅发痛……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只要大声呼救的话唐怜云就会来救我,只要用力挣扎就能把这个十四岁的女孩儿甩开。

    但是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傲娇总裁请别闹!〕〔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神医嫡女:帝君,〕〔我是炮灰之锦鲤仙〕〔极道仙术〕〔穿到古代带女团〕〔进化之眼〕〔厉先生,缘来是你〕〔凡仙飘渺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