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巨子〕〔八荒战神陈八荒方〕〔八荒战神陈八荒和〕〔陈八荒战神完整版〕〔一世龙皇〕〔薛夕向淮〕〔陈八荒方静〕〔半步人间〕〔天武僵神〕〔都市兵王陈八荒〕〔秦烟陆时寒〕〔陈八荒方静〕〔神医魔妃:邪王,〕〔超强狂婿〕〔赘婿归来〕〔陆爷的小祖宗又撩〕〔超勇的我随身带着〕〔左道江湖〕〔最强高手在花都〕〔我想让你爱这个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假如爱有时差 第二章 大陵世子被抢亲
    ,

    三日后……

    午夜,万籁俱静。

    贾净渊屋外忽然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老爷……”

    管家张福竭力压低声音把贾净渊唤醒。

    “怎么了?”

    “小姐去了。”

    “什么?”

    终是母女连心,贾夫人整晚都辗转反侧不料这么快就传来这个坏消息。

    “此事可还有其他人知道?”

    “就我和杜鹃知道。”

    说话间贾净渊已和张福赶到雨欣闺房。

    “这件事千万别声张,尤其是不能让八王爷府的人知道。”

    “您放心,现在府上除了我,都以为杜鹃是小姐。”张福看了眼直挺挺躺在床上的雨欣,小心翼翼地问道,“纸终究包不住火。”

    “小姐这玉体?”

    “你先去府外找两个人把她抬到库房,那里有冰块可保她身子不腐。再去东街悄悄定口合适的棺材,等世子完婚后再做其他打算。”

    “欸。”

    杜鹃趴在床头泣不成声。

    贾净渊缓缓扶她起身,郑重地说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贾净渊的女儿。”

    “老爷…”

    “快擦擦眼泪,卯时会有婆子来帮你梳妆,辰时迎亲的花轿就会来接你。你可千万不能让他们看出端倪。”

    杜鹃拭去眼泪微微点点头。

    不平之夜注定难眠。

    杜鹃整理雨欣衣物时突然头昏目眩晕倒在床上。

    “我去……”

    殷雪儿缓缓睁开眼,揉了揉又酸又胀的太阳穴。

    “果然不能半夜读书。”

    “我了个去……”

    小姐椅、官皮箱、精雕梳妆台、螭龙纹架子床……看到这典型的富家大小姐闺房陈设,殷雪儿惊呆了。

    她伸出右手轻轻拍了下自己脸蛋,又狠狠掐了下自己下巴。

    “哎吆!”

    确定自己不是在梦中她又急忙跑到梳妆台前照镜子。

    “oh,my god.”

    “是五仁月饼有毒,还是我变异了?”殷雪儿瞪大双眼打量着眼前这副陌生的面孔,“这女的是谁啊?”

    当当当……

    殷雪儿惊魂未定又被突来的敲门声吓一哆嗦。

    “小姐该换新娘妆了。”

    “新娘妆?谁是新娘?”殷雪儿对着镜子指向自己惊讶地问道,“我?”

    虽然穿越她平时也没少看,但她万万没想到这么扯的事真会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梦中梦,一定是梦中梦。

    我只要一直跑就能回去,对,一直跑。”

    殷雪儿打开房门还没迈出腿就被一群中年妇女簇拥进来,她闭眼挣扎着似乎无济于事。

    “放开我,我要出去。”

    “小姐着什么急,花轿还没到呢。”

    “你们看这是什么?”

    “嗯?”

    趁婆子们不注意殷雪儿一个健步飞出房门。

    听到闺房嘈杂的吵闹声,张福连忙跑过来。看殷雪儿神色不对,他顺手捡起一根木头。

    啪!

    殷雪儿刚下台阶就被打晕在地。

    中秋佳节,街道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吉时到,迎亲队抬着花轿吹吹打打地向贾府走来。

    世子成婚阵势自然比普通人强盛百倍,再加上他战神的威名早已远扬天下,城中百姓都纷纷前来瞻仰他的尊容。

    按照习俗新郎官都会身穿红色礼服就算是世家子弟也不例外,而赫连峰却公然穿着一身素白的服饰来迎亲,让人好生奇怪。

    贾净渊早早来到门前等候,看到迎亲队快至门口他赶忙让人去请新娘。

    “小王爷。”

    “岳父大人不必多礼。”

    赫连峰站在贾净渊面前语气平和地说道:“今天是双亲忌日,所以女婿才穿得这般素雅,岳父大人不会怪罪吧。”

    贾净渊浅笑道:“红色喜庆,白色高洁,都寓意吉祥。”

    “岳父大人果然通达开明。”

    贾夫人还没从失去女儿的伤痛中走出来,她站在贾净渊身旁一直止不住流泪。

    “岳母何故如此悲伤?”

    “哦,”贾净渊扶住他夫人肩膀慈和地说道,“夫人爱女心切,难免有些不舍。”

    “岳母放心,雨欣嫁入我府我定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赫连峰自然地看向贾净渊身后,只见两个婆子挽着新娘的胳膊缓缓从门内出来,后面还跟着三四个拖着新娘嫁衣的女仆。

    他走上前去恭敬地向新娘行礼,礼毕他十分绅士地伸出手去接新娘。

    婆子正准备把新娘的手递给世子,看到张福使眼色又连忙将新娘的手缩回来。

    赫连峰察觉不对劲抬头看了婆子们一眼。

    “小王爷,新娘身体不适,还是由老奴扶上花轿吧。”

    另一婆子忙跟着打圆场。

    “现在不牵手,两人到白头。”

    赫连赟微微扬了下嘴角慢慢放下自己的手。

    两个婆子把新娘抬上花轿时,新娘的盖头险些掉下来。

    赫连赟骑上马无意间回了下头,正好看到新娘脖颈处的梅花印。

    在新娘进入花轿之前,贾净渊的心一直悬在嗓子眼,看着迎亲队远去他才渐渐沉下心。

    迎亲队掉头,一路吹吹打打走回世子府邸。

    路过中心街十字路口时,远处忽然飞来一位蒙面黑衣人。

    那黑衣人身姿十分矫健,没等侍卫们反应过来他就把轿夫全打倒在地。

    “有刺客,保护世子。”

    慌乱的人群惊了赫连峰的马,他转过头赶到花轿前。

    黑衣人以一敌十,正和他的侍卫打得激烈。

    孙岚见状忙拦住他说道:“世子小心。”

    “看好新娘。”

    “是。”

    赫连峰抽出腰间佩戴的折扇,脱手向黑衣人甩去。

    黑衣人侧身一转巧妙躲开侍卫的攻击,却不小心被那折扇划破手臂。

    赫连峰接起折扇纵身飞向黑衣人。

    两人周旋几招似乎都没想取对方性命。

    附近的官差闻声都匆忙赶来查看,黑衣人见状立即从衣袋取出两颗弹珠用力扔到地上。

    弹珠瞬间爆炸,街上白烟弥漫。

    黑衣人趁机掳走新娘,转眼便消失在白烟之中。

    “新娘子不见了。”

    “快去追。”

    黑衣人轻功了得,白烟消散时他早已逃到城外。就连被人称作捷豹的孙岚都没能追上他的踪影。

    没看好新娘孙岚十分自责,主动来到赫连峰面前负荆请罪。

    “你确定人被抢走了?”

    出这么大的事,赫连峰依旧面不改色。

    “属下失职,请王爷责罚。”

    “责罚你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去调动所有人力务必把她给我找回来。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孙岚走出门口,恰巧碰到前来复命的小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