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璀璨人生叶辰萧初〕〔我继承了一座轮回〕〔请向我告白迟欢〕〔道北霆你又输了〕〔总裁宠妻有个度〕〔道先生你又输了迟〕〔女学霸在古代〕〔四号别墅〕〔剑开福地洞天〕〔娇娇女被九叔宠野〕〔外婆是棵核桃树〕〔从斗罗开始的浪人〕〔快穿治愈反派小可〕〔太后她总想出宫〕〔都市战神殿〕〔狼性总裁宠妻有道〕〔我真没想盗墓啊〕〔女主迟欢道北庭〕〔重生全能女神美爆〕〔千秋我为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假如爱有时差 第三章 殷雪儿花样求生
    ,

    中秋前三天……

    明月已接近圆满,夜色别样迷人。

    幽静典雅的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沉香。

    赫连峰惬意地坐在书案前,视线全集中在他手里的那把短笛上。

    呼~

    窗外光速掠过一道黑影,冷风顺着门缝肆意地飘进屋中。

    “进来吧。”

    小武闻声迅速穿进殿内,若非镜头捕捉肉眼很难看清他开门关门的动作。

    难怪人们私下爱称他为暗影,他不仅动作轻巧、来无影去无踪,而且他的服饰也全以黑色为主,隐藏在黑夜中根本无法被人察觉。

    “世子。”

    “事情都办好了?”

    “嗯。”

    “很好,”赫连峰用手随意转了下短笛,看向小武继续说道,“接到新娘后我会放慢脚步,只要你们看到我拿扇子就赶紧动手。”

    “是。”

    大婚之前,赫连峰就安排好人在路上劫走新娘。

    他本想借此机会除掉贾净渊的女儿,让他也尝尝痛失亲人的滋味。

    可惜事与愿违,没等他的人出手新娘就被别人劫走了。

    现在满城的人都知道世子新娘被人半路抢走的消息。无论始作俑者是谁,他都要给自己的岳父一个交代。

    小武俯首站在一旁,静待发落。

    “此事不怪你,”赫连峰背着手紧握折扇冷声说道,“也许是那老狐狸捣得鬼。”

    “那现在怎么办?”

    “你拿我令牌调遣一队护卫兵跟我去贾府,另外你再找几个人暗中盯住贾府。只要看到可疑的人立即向我汇报。”

    “是。”

    小武转身出门时,恰巧又碰到孙岚回来。

    赫连峰匆匆换件衣服,立即带着孙岚和护卫兵去往贾府。

    贾府上下早已乱成一锅粥,贾夫人更是坐立难安。

    “老爷,你说杜鹃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她假扮成我们女儿的事会不会被人发现。”

    “你…”贾净渊手指着他夫人,努力压住怒火低声说道,“你住口。”

    “你是怕别人还不知道此事吗。”

    贾夫人本能地用丝绢捂住嘴,“我这不是心急吗。”

    “心急有什么用,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贾净渊话音刚落,张福便匆匆跑来向他汇报。

    “老爷,小王爷来了。”

    贾净渊听后忙整理下衣衫稳稳地坐到椅子上。贾夫人怕自己露馅识趣地走回里屋。

    赫连峰独自走进大堂,命令孙岚趁机在府中打探一番。

    “岳父。”

    “别忙着行礼,”贾净渊故作深沉地说道,“亲还没成呢。”

    赫连赟听出他语气中带有责备的意思。

    “发生这种意外确实是小婿看护不周,还望岳父责罚。”

    “不敢。

    若非呈圣上旨意,贾某也不会让小女攀附王爷这根高枝。若王爷对此婚事不满也大可不必委曲求全,何故对小女疏忽至此。”

    “岳父息怒,我已命人去搜寻雨欣的下落。

    刺客要是敢加害于她我定让他付出百倍代价。

    不过……”

    “不过什么?”

    “哦。依小婿察看,那人只掳走雨欣并未伤害其他人。他的动机让人捉摸不定,难不成他是冲着您来的?”

    “你这是何意?”

    “岳父莫怪,小婿也只是猜测。

    不知岳父可曾得罪过什么江湖人士?若是如此小婿也好有个调查方向。”

    “老夫做事向来坦荡,也从未结交过什么蝇营狗苟。”

    “岳父的为人小婿自然信得过。”

    说话间赫连峰用余光向屋外扫了一眼,此时孙岚已回到前院。

    “既如此小婿先行告退。”

    赫连峰匆匆离开贾府,回到自己府上后他立马问询孙岚打探贾府的情况。

    孙岚蹙眉摇摇头。

    “属下并未发现异常。”

    “那刺客有内伤他跑不远,你赶紧带兵封锁赤城,就算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把他找出来。”

    “是。”

    刺客掳走殷雪儿直接把她藏进山洞中,又因他身受重伤暂时还没对她下手。

    说来也怪,中秋佳节很少出现雷雨天气,可偏巧在世子大婚之日雷公乘乌云赶来祝贺。可见连上天都不看好这门亲事。

    暴雨在山洞前形成一道水帘。

    冷风顺着石缝吹进洞中,唤醒正在昏迷的殷雪儿。

    “这又是哪?”她醒后环视了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浑身僵硬无力根本动弹不得。

    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男子盘坐在她对面。男子正专心运功,还没察觉她已醒来。

    殷雪儿想张口说话却发不出声音只能静静地看着那位男子。

    只见他穿着一身干练的侠客服,宁静中散发出让人无法靠近的寒意。

    大多数男生面容‘冷’,只是因为臭脸,没人愿意亲近。而他的脸‘冷’,是从骨子中透出的特殊气质,不妨碍别人欣赏他那英俊的脸庞。

    为防止殷雪儿逃跑,他为她点了穴道。

    从她被抢走到现在大约过去一个时辰,她已渐渐活动开手指。

    “你是谁?”

    这句话终于从她口中说出来。

    男子缓缓睁开眼,冷冷地看向殷雪儿。他心中暗语:想不到她这么快就醒了。

    “冷面如冰,”殷雪儿喃喃自语道,“我看就叫你如冰好了。”

    嗖~

    她正费力坐起身,一道寒光忽然从她身边晃过去。

    五寸小钢刀戳在石壁上发出有力的响声。

    看到那锋利的刀刃殷雪儿方知自己处境不妙。

    “嘿嘿,大侠,刚刚是你把我从花轿中救出来的?”殷雪儿脸上挤出笑容,手止不住哆嗦,“谢谢哈,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没救你,我是要杀你。”

    这是如冰开口对殷雪儿说出的第一句话。

    她心想:面冷、心冷、语气也这么冷。真是个冷血动物。

    “怎么会呢,”殷雪儿装出一副傻呵呵地模样,继续笑道,“你一看就不是什么坏人。”

    洞口外依旧大雨滂沱。

    如冰动了动耳朵听到雨声中夹杂着闷重的脚步声。

    他猜想是搜寻新娘的官兵追踪到此,立即站起身用巨石挡住洞口。

    本来就阴暗的洞穴这下更看不清东西了。

    如冰凭着记忆在地上摸索自己刚丢出来的钢刀。

    殷雪儿见他向自己走来吓得忙缩到一旁,慌乱间她无意摸到那把钢刀连忙将它藏到身后。

    “快,你们到那边找找。”

    官兵距离他们越来越近,如冰怕殷雪儿呼叫立即俯身捂住她的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