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璀璨人生叶辰萧初〕〔我继承了一座轮回〕〔请向我告白迟欢〕〔道北霆你又输了〕〔总裁宠妻有个度〕〔道先生你又输了迟〕〔女学霸在古代〕〔四号别墅〕〔剑开福地洞天〕〔娇娇女被九叔宠野〕〔外婆是棵核桃树〕〔从斗罗开始的浪人〕〔快穿治愈反派小可〕〔太后她总想出宫〕〔都市战神殿〕〔狼性总裁宠妻有道〕〔我真没想盗墓啊〕〔女主迟欢道北庭〕〔重生全能女神美爆〕〔千秋我为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假如爱有时差 第五章 被埋葬的假新娘
    ,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已去世的女儿还没入土为安,贾净渊和他夫人也无心过此节日。

    贾府内外全有官差把守,弄得他们出入都不方便。

    “老爷。”

    张福焦急地向大堂走来,贾净渊看到他立即起身询问道:“新娘可有消息了?”

    “听说城外红河内发现一具女尸,”说话间张福故意压低嗓门,“穿着一身红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小姐。”

    “走,赶紧去看看。”

    幸亏他们来得及时,那女生还没被验尸。

    死者瞳孔增大,嘴唇呈暗紫色,全身浮肿,一看就是溺水而亡。由于河水冰冷,死者生前在水里挣扎过程中出现手脚抽筋的情况。

    因她死相难看,凑热闹的人群都躲出老远。

    贾净渊凑到她身前着重看了下她的脖颈,并未发现梅花状的印记。

    “老爷,衙门的人来了。”

    “我可怜的女儿,你怎么这么狠心,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贾净渊一边假哭,一边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到那女尸身上。

    张福跟随他这么多年,瞬间了然他的用意。

    “老爷,您节哀啊。”他边配合贾净渊演戏边吩咐手下的人跑过来抬尸体。

    知府带着官差匆匆跑来,看到贾家人要把尸体抬走忙上前拦住他们。

    “我女儿在大婚之日被人掳走,现在落得如此惨状。你这父母官是怎么当的?你们不赶紧去抓凶手,反来吵我女儿的清净,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这…”知府站在贾净渊面前大气都不敢出,“是小人失职,望大人恕罪。”

    “我好端端的女儿就这么没了,你们要是找不出凶手我跟你没完。”

    “哼。”

    张福转身挥了挥手示意仆人们赶紧将女尸抬走。

    回到府中他们便立即为溺水的新娘操办起葬礼。除张福以外,没人知道贾净渊早已趁机将尸身换成他自己的女儿。

    “老爷,她怎么处理?”

    贾净渊侧身看了眼裹在草席中的尸体冷声说道:“天黑以后找地方把她埋了。”

    “现在外面都是小王爷的人,恐怕不好把她运出去。”

    “这还不简单,”贾净渊背起手从容地说道,“亥时会有人来府上收脏水,到时候你直接把她放进桶里,让他们运出去。”

    “唉。”

    知府没法验尸不知道该如何调查凶手,无奈之下他只能去王爷府。

    “什么!”赫连峰拍案而起,“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下官赶到时人已经被贾将军带走了。”

    “他刚痛失女儿,下官也不敢……”

    没等知府把话说完,赫连峰转身怒视着他问道:“你确定那人是她女儿吗?”

    “这……”知府颤巍地说道,“下官没看清。”

    “废物。”

    “来人!”

    “世子有何吩咐?”孙岚听到呼喊立即站到赫连峰面前。

    “跟我去贾府,”他转身看了知府一眼冷声道,“还有你。”

    “是是是。”

    七尺长一尺高的漆黑楠木大棺椁赫然摆放在大堂中间。供桌上,供品、香烛、冥纸元宝一样不少。

    贾夫人终于可以安心趴在棺材旁痛哭自己女儿。

    他们赶到贾府的时候,贾府上下已全穿上丧服。结婚用的红绸布也全换成黑白的。

    仆人们都在背后悄悄议论。

    “哪有人在大婚的时候穿白衣服的。”

    “就是,这不明摆着咒咱们家小姐呢。”

    “快别说了,小心世子听到撕烂你们的嘴。”

    “多好的小姐,说没就没了。”

    “哎……”

    这些话偏巧被赫连峰听到,仆人们看到他全自动散去。

    “世子。”

    赫连峰一时晃了神,听到孙岚叫他才回过神来继续向大堂走。

    “岳父,岳母。”

    “岳父之名下官承受不起,不知世子前来所为何事。”

    贾净渊依旧保持先前对待他的态度。

    “这门亲事是由圣上钦定,虽然我和雨欣没能完成婚礼,但她也是名正言顺的世子妃。现在她遭遇非人杀害,我理应调查清楚此事。”

    “哼,人是在你眼皮底下没的。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有什么用。”

    “您确定遇害的是您女儿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

    贾净渊故作愤怒地看着他说道:“难道我连我自己的女儿都认不得。”

    “小婿并无恶意,只是怕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试问天下有哪个做父亲的愿意用这种方式诅咒自己的女儿。”

    “若是如此还请岳父恩准小婿将贵千金带走。”

    “什么?”

    “岳父息怒,”赫连峰看着贾净渊坚定地说道,“我带走雨欣,一来是为调查凶手还她一个清白,二来她本就是我世子府的人,留在此处怕是不合规矩。”

    “谁也别想带走我的女儿,”贾夫人痛哭道,“我辛辛苦苦把她养这么大。

    本盼着她能嫁给好人家享福,哪想到她就这么走了。

    都是娘不好……”

    “贾夫人节哀呀~”

    听到她这番哭诉,知府心中都不落忍。

    “岳母节哀,”赫连峰自然地走到贾夫人身边,他边说边用力推起棺椁盖,“凶手真可恶,要是让我抓到他定将他碎尸万段。”

    棺椁盖与棺材身错位刚好露出尸体的上半身。

    赫连峰趁机向里看了一眼,发现里面躺着的正是贾净渊的女儿。

    “这不可能,”他心中暗想,“城内外那么多重兵把守,他怎么可能有机会下手。”

    棺材内冒出一股寒气顺着他的指尖凉到他的手腕。虽说尸身阴气重,但也没有这么寒凉的。

    他又向棺材内看了一眼,发现雨欣的嘴唇发紫眉毛和鬓角还略微发白。

    “我女儿吃尽苦头,我只希望她能尽早入土为安。”

    贾夫人推开赫连峰继续趴在棺椁上痛哭起来。

    “你走吧,”贾净渊看向棺椁冷言道,“我们想和自己的女儿多待一会儿。”

    回到府中,赫连峰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雨欣身上并无伤痕,面容十分安详。除了体态有些消瘦外,丝毫没有其他异常。

    而他手下的人说尸体是从红河中打捞上来的,就算他们为她擦拭过身体,头发也不会那么快变干。

    况且自她出事以来,贾净渊只是表面上着急,却从未派人去打探她的下落。

    以贾净渊的身份和地位,想搜索赤城根本不在话下。

    这些疑点萦绕在赫连峰脑海中,令他坐立难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