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莫海谢雨〕〔夜少强势锁婚云倾〕〔重生都市仙帝〕〔超强狂婿秦飞〕〔娇妻在上夜少强行〕〔娇妻在上夜少强行〕〔王婿叶凡唐若雪〕〔赵枫〕〔第1章我要离婚秦飞〕〔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小赵〕〔我的绝色冰山老婆〕〔神级龙帅叶无道〕〔重生云倾北冥夜煊〕〔王婿〕〔黎若彤〕〔云倾北冥夜煊〕〔萧然〕〔大佬甜妻寵上天〕〔夜少强势锁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假如爱有时差 第九章 纠缠杀手的高手
    ,

    几个奋勇青年率先跑到擂台上与姑娘比武。

    结果没三两下功夫就全被打倒在地。

    坐在一旁观赛的老爷都没眼看。

    “还有谁?”姑娘用锐利的眼神扫向台下,语气既霸气又豪爽,“尽管上来。”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为能当上井家上门女婿,总有那么几个不自量力的人赶着去送命。

    “好功夫。”

    在台下看他们比武,就像是在看功夫片直播。

    雪儿又蹦又跳嘴里不停叫好。

    无论胖的瘦的高的矮的,到那姑娘手里就没一个不废的。

    “她井淼是什么人,”台下看热闹的人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别说咱县城了,就这方圆百里有几个能打得过她的。”

    “咳,看来这姑娘嫁不出去咯。”

    雪儿正看得起劲呢,忽然感到自己双脚腾空。

    她扭头一瞧,发现站在她背后那个丑八怪老男人把她揪了起来。

    “哎哎哎~”

    老男人看起来病恹恹的人畜无害,实际上力大无穷。没等雪儿出手反抗就已经把她丢到擂台上。

    “咳咳~”

    雪儿用双手费力地撑起身。

    井淼打量着她温和地说道:“这位公子出场方式很特别啊。”

    “不不不,”雪儿慌乱地对她摆起手说道,“我不是来参赛的。”

    “不参赛你跑台上去干什么,成心捣乱吗?”

    看热闹的从来不闲事儿大。

    “我……”

    井淼看着她有些眼熟,等她转过身来时才想起自己昨天和她有过一面之缘。

    “既然来了,比试一番又如何?”

    她对雪儿比对其他参赛者温柔百倍。

    “我不会武功,就不打扰你了。哈哈~”

    “不会武功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回答上来我三个问题也有机会迎娶我回家。”

    雪儿走到擂台边,愣是被刚刚那几个输了比赛的给吓住。

    她缓缓转过身看着井淼小心翼翼地问道:“要是答不上来呢?”

    “答不上来。”

    井淼走到她面前得意地扬起嘴角,“挨我一顿打,再放你走。”

    雪儿吞咽下口水,心中暗想:看来我横竖是躲不过这一劫了,算了,赌一把。

    “好,姑娘请问。”

    井淼背起双手一本正经地问道:“第一个问题。”

    台下瞬间鸦雀无声。

    “从一到九,哪个数字最勤劳哪个数字最懒惰。”

    雪儿心中暗自得意:原来是脑筋急转弯啊,这可难不倒我。

    “一最懒,二最勤奋。”

    井淼对她刮目相看,心想:她怎么这么快就答出来了。

    台下有人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啊?”

    “因为,一不做二不休。”

    “第二问题。”

    井淼看着雪儿继续问道:“什么水果最土?”

    “什么水果最土……”

    看雪儿在旁边费力思考,井淼又开始得意起来。

    “我知道了,”雪儿浅笑道,“是杨梅。”

    台下听到这个答案又开始议论纷纷。

    “因为扬眉吐气。”

    “第三个问题。”井淼不服气地看着她继续问道,“假如世上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他是怎么死的?”

    “吓死的。”

    雪儿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台下男女老幼都被她的智慧折服。

    坐在旁边观赛的井三权笑着走过来说道:“好好好,终于有人能把我女儿的问题答出来了。”

    “爹~”井淼跑到井三权身边撒娇道,“您着什么急,他可不会武功。”

    “是你自己挑夫君,只要你喜欢就好。”

    雪儿虽不会武功但样貌清秀气质儒雅,台下那群歪瓜裂枣还真没法和她比。

    井淼看着她害羞地笑了笑。

    雪儿见情况不妙,忙小声对井三权说道:“姑娘秀外慧中百里挑一,小生配不上。”

    “我们这不讲究门当户对那一套。”

    “不是,小生的意思是。”雪儿用手挡住嘴又向他凑近一点说道,“小生有病。”

    “没事,老夫有的是钱。

    只要你能替我们家传宗接代,其他事都不叫事。”

    雪儿张开嘴正要继续狡辩,井淼立即打断她说道:“你若再找理由就是成心和我井淼过不去。

    还是说你根本看不上我?”

    “误会,误会啊姑娘。”

    “爹爹说过,美好的缘分都是从误会开始的。”

    井淼说完直接上前揽住雪儿的胳膊,台下那帮人继续跟着起哄。

    推雪儿上台的臭老头偷偷笑着挤出人群。

    雪儿看着他的背影眼神中充满幽怨。

    “我就知道是你。”

    被井淼拉回井家的雪儿始终坐立难安,直到如冰出现在她面前,她心中的石头才算落地。

    “小点声。”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雪儿怕隔墙有耳话说一半立即吞回去,“现在怎么办,你赶紧想想办法啊。”

    “急什么,既来之则安之。”

    “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要是穿帮了还不被那女人大卸八块。”

    “这就把你难住了?”

    雪儿被他这么一激,立即不服气地说道:“才没有。”

    “有挑战才有趣嘛。”

    如冰嘴角那一抹浅笑真叫人如痴如醉。

    “不过你来这可不是为了玩,我有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我不干,除非你诱惑我。”

    “那我们江湖不见。”

    “好好,我干。”听如冰这么一说雪儿立马妥协了,“还敢威胁我可恶。”

    井三权是邵阳有名的霸主,他掌管这一方所有的船只。

    借着贩卖布匹的由头,他私下干过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与他有联系的要么是贪官污吏要么就是黑帮盗贼。

    如冰想让雪儿借机偷出他家的账本,好以此做为惩治他的凭证。

    光有账本还不行,如冰必须找出能置他于死地的罪证。

    夜深人静,风清月明。

    停泊在岸边的船只正听着银河中传来的摇篮曲昏昏欲睡。

    如冰避开渡口看守人的视线直接跳到船上。

    前不久景荣县丢失三万两赈灾银,他猜想此事一定和井三权有关。

    嗖。

    锐利修长的暗器,划破空气时发出细微的响声。

    如冰闻声迅速躲避,暗器扑空落入水中。

    “暗中伤人非君子所为。”

    如冰话音未落,藏匿在黑夜中的男人已缓缓露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