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莫海谢雨〕〔夜少强势锁婚云倾〕〔重生都市仙帝〕〔超强狂婿秦飞〕〔娇妻在上夜少强行〕〔娇妻在上夜少强行〕〔王婿叶凡唐若雪〕〔赵枫〕〔第1章我要离婚秦飞〕〔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小赵〕〔我的绝色冰山老婆〕〔神级龙帅叶无道〕〔重生云倾北冥夜煊〕〔王婿〕〔黎若彤〕〔云倾北冥夜煊〕〔萧然〕〔大佬甜妻寵上天〕〔夜少强势锁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假如爱有时差 第十六章 被引出来的真相
    ,

    如冰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附近有人。

    罗老二年过花甲身体倒是挺硬朗,他迈着小碎步急匆匆地穿过后院。

    古言道,做贼必定心虚。

    他这般鬼鬼祟祟定是有什么猫腻。

    如冰悄悄尾随在身后,想看看他到底要搞什么鬼。

    井三权去世,小姐也不在家,此时他在府上便算作老大。

    老罗东张西望确定四下无人。

    而后他直接奔向雪儿在府上时所住的房间。

    这地方如冰并不陌生,发现老罗偷偷进去他更想看个究竟。

    踏进卧室后,老罗小心翼翼地从衣兜中掏出一个缠着白线的小药包。

    他把药包塞到雪儿枕头下面又立即捏手捏脚地从房间退出来。

    门在他手中虚开着,再次确定没人时他拉住门缝里的一根鱼丝线使劲向外拉。

    这番操作干净利索一看就是老手艺。

    眼看老罗大步流星离开宅院,如冰赶紧上前查看。

    他本来还在心中纳闷,老罗进屋前门是锁着的,他走时怎么不再把门锁好。

    等他随手把门向里一推,发现门在里面反锁上了。

    老罗路上神色匆匆一到衙门府立马放慢脚步装出副悲伤难过的模样。

    这技术堪称变脸界祖师爷。

    “罗管家,”县太爷看到他满脸诧异,“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又想起什么?”

    “咳~”他没开口说话,先是一声长叹。

    那黯然神伤的样子应该是在酝酿悲伤的情绪,好让眼泪随叫随到。

    “该说的我都说了,只是这凶手一日没被问斩,我的心就一日难安定。”

    老罗的表演滴水不漏,连县太爷都感动他主仆情深。

    “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他一个公道的。”

    “大人爱民如子,有大人为我们东家做主,老朽来生愿做牛做马报答大人的恩情。”话还没说完,他就颤抖着枯朽的身躯跪到县太爷面前。

    “罗管家快请起。”

    “说来也奇怪,凶手杀人要么为财要么为仇。

    自井三权出事以来这凶手就再无动静,而且你们府上也没丢失贵重东西。

    难不成你们东家最近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大人未曾怀疑过牢里那个吗?”

    “你是说,殷公子?”县太爷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锁起眉头继续说道,“没道理啊。况且他只是有嫌疑,也没抓到证据。”

    “大人何不去府上搜搜他的房间?”

    见县太爷向自己看来,老罗立即挪开视线。

    “我们东家出事前见过的生人就他一个,除了他老朽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这么做。”

    就在老罗赶去衙门府的时候,孙岚和井淼已到达邵阳城。

    如冰见到他们两人立即心生一计。

    “走了这么远,你家到底在哪?”孙岚不耐烦地左顾右盼。

    “急什么,跟我先去一个地方。”

    绍兴酒楼与两人仅隔着一排房屋,只要穿过胡同就能看到。井淼继续按照原计划调查害她爹的凶手。

    胡同不长,东西向才百余米。

    其宽度刚好能并排走开两个身材匀称的人。

    “咦?嘘!”

    “怎么了?”

    “你看它多可爱。”

    孙岚顺着井淼的视线向前望,看到一只正在低头吃东西的大黄狗。

    狗有半人高,呲牙怒目地对着他俩汪汪叫。

    “这……叫可爱。”

    幸亏大黄狗被绳子拴着,不然孙岚贴墙走也过不去它这一关。

    “姐姐先去办正事儿,回来再宠幸你。”

    原来狗也狗眼看人低,它见到孙岚恨不得扑过去咬他,见到井淼却乖顺得很。

    突然,

    一个戴着龙头面具的人跑进胡同口,他见到两人又立即反身离开。

    两人愣了几秒随后紧过去。

    那人跑到难民区就不见了,两人才意识到自己中计。

    “这是哪?”

    “这里本来是片荒地,村民自发盖的茅草屋,为的是让那些从清冷县逃过来的难民有个地方住。”

    清冷县三年大旱,近期又感染上种怪病。

    让本来就不富裕的小县城雪上加霜。

    为帮助百姓脱离苦海,朝廷早就拨出赈灾银两,只是这银两不知流向何处。

    没染病的人四处乞讨,染上病的只有等死。

    逃难到邵阳的这部分人还算幸运,偶尔有好心人给他们点粮食吃。

    看到这种场景孙岚感到十分震撼。

    “哎你去哪?”

    “去给他们找些吃的。”

    难民区附近有不少废弃的房屋,成年人从不屑来的地方却成了孩子们的宝地。

    他们肆意玩耍好不欢乐。

    即将离开难民区的时候,井淼忽然被几个玩捉迷藏的孩子吸引住。

    “等下。”

    孙岚看她神色严肃立即跟着停住脚步。

    大树前趴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正在专心数数,其余孩子都争分夺秒地找藏身之地。

    唯独一个看起来特别机灵的小女孩就藏在男孩身后的破房中。

    只见她蹑手蹑脚地钻进屋里,关闭房门时还故意虚开着一点门缝。紧接着她从屋里伸出一只手在门外面挂上锁。

    按照常理她要想锁好门肯定会夹到手。

    井淼亲眼看着她如何在屋里用鱼丝线拉住门外的锁。

    这一幕给她当头一棒。

    “我们现在就回家。”

    “啊?”

    井淼雷厉风行的性格孙岚难以适应。

    看着他们背影渐远,如冰才安然地摘掉龙头面具。

    井淼原路返回,孙岚见到来时那个胡同还心有余悸。

    “去你家就没别的路可走吗?”

    “少废话,快点。”

    孙岚紧跟在井淼身后,没走出几步她忽然停住脚步。

    “又怎么了?”

    他小心翼翼地在她身后探出头,发现那只凶猛的大黄狗正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刚还好好的,怎么……”

    井淼蹲下身伸出手想触摸大黄狗的头。

    “别碰它。”

    孙岚机警地捡起地上还残留着些许药粉的纸包。

    “这是慢性毒药,有人在它碗里下了毒。”

    “真可恶……”她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过想起自己还有要事在身就无暇顾及那只可怜的狗了。

    井三权是邵阳最有钱的富商,他家陈设极尽奢华。

    孙岚走进府中也算知道井淼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性格了。

    “罗管家说,我爹出事时屋里的门也是反锁的。”

    “你仔细检查检查,看看有没有丢什么值钱的东西。”

    “我都检查过了,什么也没丢。”

    “那他一定是生前得罪了什么人。”

    “怎么可能。”

    孙岚打量着井三权的寝室,最后相中他那张金丝楠木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