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辣媳当家〕〔凤无忧慕容毅〕〔洪荒降临:开局重〕〔月域攻略〕〔苏冰〕〔冥妃灵凰〕〔人在末世也种田〕〔闪婚秦少甜宠妻〕〔修行在大宋〕〔我能解析天赋〕〔葬煞纪元〕〔大明第一吏〕〔快穿之炮灰女配自〕〔证道从遮天开始〕〔奶爸!把女儿疼上〕〔盛宠王妃:沈相深〕〔山海经妖怪食用攻〕〔大道玄途〕〔强化医生〕〔超级宗门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假如爱有时差 第十七章 被引出来的真凶
    ,

    精雕“鹊上梅梢”图,寓意喜事临门。

    孙岚侧身懒洋洋地躺在床榻上,幻想起自己做富商的逍遥生活。

    “给我起来。”

    井三权刚去世不久,孙岚自己不忌讳却反遭井淼嫌弃。

    “走那么久的路歇会儿还不行?”

    “不行,赶紧给我起来。”

    “偏不。”

    井淼说着就要上手,他转身一躲无意间触碰到床边的机关。

    “喂。”

    床榻木板突然凹陷,本能反应让他直接拉着她坠落下去。

    “咳咳~什么破地方。”

    还好是孙岚身体先落地,井淼毫发无损。

    “我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这里有密室。”

    孙岚点燃火折子,视线瞬间变得明亮。

    此处空间不算很大,也就二十平米左右。因为处于地下,所以略显狭小。

    密室四周全是壁橱,中间还摆满装着金银财宝的箱子。

    珠光宝气,琳琅满目。

    “天啊,你到底是不是你爹亲生的?”

    井淼也被这满屋金银震撼到了。

    “凭借我丰富的人生阅历,那凶手肯定是冲着这些东西来的,只可惜他没找到这地方。”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井淼抽出长鞭逼在他脖子前,目光十分凶狠。

    “到现在你还怀疑我?”

    “如果不是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你是猪啊,”孙岚举着双手无奈地说道,“刚刚要不是你想轻浮我,我会无意间碰到那个开关吗?”

    “油腔滑调……”

    密室空间封闭,地上有点风吹草动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忽然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井淼到嘴边的话。

    “外面有人。”

    “先去看看。”

    罗老二凭借自己三寸不烂之舌终于把县太爷从衙门请来。

    官差按照他的吩咐进门直接去查雪儿的房间。

    “大人,这门在里面锁着。”

    “给我想办法弄开。”

    打头的两个小兵相互对视一眼,不知该如何是好。

    “尽管踹,踹坏了算我的。”

    有罗老二这句话,他们放开脚使劲踹出去。

    片刻功夫他们便从里面搜出罗老二事先藏好的药包。

    “大人。”

    “这是什么?”

    罗老二假装不知情跟着县太爷一起打量那药包。

    就在此时,井淼带着孙岚走了过来。

    “田大人,罗管家。”

    井淼看着他们好奇地问道:“不知大人来府上所为何事?”

    罗老二看到井淼先是心头一震,紧接着他立即装出一副和蔼的样子。

    “田大人是来调查东家的案子。”

    “哦,有劳田大人。

    不知田大人可有什么发现。”

    田大人伸出手给井淼看了看那个药包。

    孙岚盯着药包在一旁眉头紧锁。

    “这是刚从殷公子房间找出来的,我们来时他的房间在里面反锁着。你爹出事时房间也是这样反锁,看来他就是杀人凶手。”

    “怎么可能。”

    井淼情绪一下子变得激动。

    “他的为人我知道,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井姑娘你年纪尚幼,哪知人心难测啊。他故意接近你肯定是意图不轨,幸亏罗管家发现的及时。”

    听到田大人赞扬自己,罗老二“谦虚”地低下头。

    “我这就回去给他治罪,让你爹入土为安。”

    “田大人,你再给我一天时间。

    我一定能找到真正杀我爹的凶手。”

    “好,明日午时问斩,但愿你能如愿以偿。”

    县太爷扬长而去,罗老二殷勤地目送他离开。

    夜幕悄然降临。

    井淼在屋里坐立难安,远不如孙岚沉得住气。

    “你在这转来转去有什么用,不如坐下喝杯茶。”

    “我哪还有心思喝茶。”

    孙岚慢慢沏上一杯茶起身端到井淼面前,“消消火,办法慢……”

    啪!

    没等他把话说完,井淼直接甩手把茶杯打翻。

    温和的白玉撞击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你根本没体会过失去亲人的滋味,我从小就没了娘,我爹常年在外面做生意也很少照顾我。

    以前我任性胡闹都是想让他多关心一下我。

    现在他走了,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突然走了,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

    孙岚愣住了。

    “可笑,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

    你走吧。”

    孙岚一言未发默默地走向门口。

    他双手刚碰到门,门就被罗老二从外面打开了。

    两人四目相对沉默片刻。

    “罗管家,你怎么来了?”

    “哦,”老罗嘴角上扬,满脸的褶子像水面上荡漾的波纹,“我刚为这位公子收拾出一间客房。”

    虽然老罗已经极力表现地祥和,但孙岚依旧感受到他面具下那张阴暗的脸。

    “多谢罗管家,今晚我不住这里。”

    “这么晚了,公子想找客栈也不容易,不如……”

    “我已经找好睡觉的地方,只是不放心井姑娘才冒昧地在此逗留。”

    “既如此我就不打扰二位了。”

    老罗走后孙岚立即关上房门。

    “这个管家看起来不简单,你要多提防他。”

    孙岚把声音压得很低。

    井淼轻声笑了笑,回应道:“我爹不在的时候,都是他在照料我。”

    十几年天真美好的时光眨眼便消逝,仅在她脑海中留下些断断续续的回忆。

    回想起来还真是老罗陪伴她的时间最长。

    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

    井淼生病了,她爹在外地没办法回来照顾她,府上的佣人也都毛手毛脚,幸亏有老罗细心照料她才早日恢复健康。

    “罗管家,你为什么要在药包上缠白线?”

    幼时的井淼也是对一切新鲜事物都保持着好奇心。

    “这样药就不容易漏出来啦。”

    老罗向来对她很有耐心。

    “药!”井淼忽然将意识从回忆中抽离出来,孙岚妥妥被她吓了一跳。

    “要什么?”

    “田大人手上的药包是不是缠着白线?”

    井淼拉着孙岚,眼神严肃认真。

    孙岚仔细回忆了下点点头道:“好像是。”

    “难道真是他?”

    “嘘。”

    孙岚听到屋外有动静立即用手捂住井淼的嘴。

    他有预感,井淼今晚会出现危险。

    “你现在砸东西,声音越大越好。”虽然不知道孙岚要干什么,但她心中却莫名地信任他。

    趁她砸东西的时候,他在她被褥中放了几个枕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