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对不起,将门女配去修真了 第一章 流亡生活
    “嘘!”正扒在柜门上奋力往外看的纪悠悠一回头,就看见弟弟纪元滴溜溜的黑眼睛正盯着她看,她立马把中指比在嘴上。

    刚醒的小纪元看到姐姐的动作后立马噤声。

    从都城逃亡出来已经近半年了,一个半大的孩子拖着一个年仅六岁的幼儿,一路磕磕绊绊,路上遇到的困难和危险不计其数,两个人被迫成长、互相依靠,培养了无比的默契。

    此刻两人正躲在一个废弃房子的柜子里,空间狭小,还散发着一点无人居住的霉味。

    纪元竖起脑袋打量周边环境,黑漆漆的,只有一丝亮光透进来,虎头虎脑的纪元一点不怕,他跟着姐姐就很安心。

    半年以前还怼天怼地的小霸王纪小少爷。

    因生性顽皮,经常上树掏鸟窝,拿弹弓打山上的猴子。

    三里之内,寸草不生。

    此时却乖乖巧巧在柜子里蹲着。

    他谁都不怕,连已去世的父母都管不住他的性子,但是却是个姐控。

    本白皙的圆鼓鼓的小脸经过半年的漂泊,风吹雨打。

    不比从前锦衣玉食、仆从成群的生活。

    现在看上去黑黑瘦瘦的,从纪府带出来的衣服,裤脚已经有点短了。

    此刻,纪元眸子里透露出点脆弱和依赖。

    纪悠悠看得有点心酸,琢磨着出去以后再给他补补身体。

    机警地听了一阵外面的动静,外面的呼喊声渐弱,纪悠悠神情微缓。

    回头悄声道:“小元儿,我们现在躲在一个柜子里,外面有很多坏人,很危险,等下想办法逃出去。”

    纪悠悠在这种情况下仍然耐心用小孩子能够听得懂的语言表达着。

    “听姐姐的。”纪元本幼稚的脸庞经过这半年的经历渐渐变得懂事起来。

    谁能想到正躲在柜子里的狼狈的两人是出身将门世家的耀邦国纪府大小姐纪悠悠和二公子纪元呢。

    纪家长辈在战争中阵亡的消息传来前,纪悠悠和弟弟还悠闲自在地生活在府衙内。

    纪悠悠是“威猛大将军”纪学的长女。

    现如今刚及笄就遭逢家中巨变。

    本是名满全国的“千金才女”,一朝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

    带着幼弟纪元在外流浪奔波。

    不仅如此,还面临着未婚夫和闺蜜的双重背叛,这境地怎一个惨字了得。

    和她说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未婚夫,往日嬉嬉闹闹好的如同一个人的闺中密友,居然早就暗度陈仓。可悲可叹!

    她只觉得,过去的一切仿佛似一场梦,父母的宠爱,未婚夫的包容,朋友的爱护,都离她而去。

    她一直以为她是上天的宠儿,以为陆泽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子,所以才毫无保留地对他付出了全部的真心,没想到却得到这样的结果。

    如此处境,足以压垮一个成年人。

    但纪悠悠不同,求助无门,遭受如此打击以后。

    她也只是回到客栈把自己关在客栈里半天。

    再次开门时眼睛红红的。

    便开始紧锣密鼓规划带弟弟去葛州的行程。

    父亲临行前给了她一枚玉坠,让她好好保管,有事就前往葛州投靠他的至交大司马吴珂,说完便带领部队前往边塞。

    纪悠悠想着父亲的话,准备带着弟弟离开邦耀国的都城前往父亲所说之地,再做打算。

    第二天,两人便已乔装完成,两人坐上了出城的马车。

    一个从没有出过远门的大家闺秀有此雷厉风行的行动力着实惊人。

    从她小时候,父亲的贴身随侍福伯就说她沉着冷静地不像个孩子。

    父母离家几月,她不哭不闹。

    每天卯时未到起来练功读书,学堂考察总是第一,刀剑棍棒均不在话下。

    把自己的工作生活安排地妥妥当当,连平日难得夸人的父亲都说:虎父无犬女。

    后来有了弟弟,她又尽心尽力照顾弟弟,让父母从没有后顾之忧。

    纪悠悠带着弟弟按照既定路线一路前往葛州。

    期间,陆家给的“买断金”已经所剩无几。

    为了节省开支,她经常扮成男子在客栈帮人打点零工,一来可以就近照顾弟弟,二来不容易被人发现身份。

    虽流离颠沛,但她用自己稚嫩的肩膀给才六岁的弟弟支撑起一片天。

    柜子虽小,姐弟俩相互依偎着,为这危险时刻平添了点温馨。

    “弟弟,竹刺收好了吧。”纪悠悠关心道。

    “收好了。”纪元乖巧地答。

    纪悠悠上路前拿了不少以前琢磨的小暗器,做这个的起因只是闺阁大小姐打发时间的消遣,没有想到现在居然能派上用场。

    “等下天黑了以后我背着你跑,往城外跑,遇到戴面具的一定要躲。”纪悠悠看时间还早继续嘱咐弟弟。

    姐弟俩如今已经走完了将近三分之二路程,没想到在抚州遇到了极端的危险。

    弟弟这几天水土不服,有点低烧,一直半睡半醒。

    她不放心,带着弟弟出门求医,去医馆开了点药。

    出门便看到有人在沿街搜寻着什么。

    纪悠悠远远地看到,那群人带着精致的脸谱面具,统一穿着黑色修身长袍,上面似乎是图腾之类的复杂图案,拿着个盒子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路人在疯狂逃窜着,地上还有大片的血迹。

    随着一声哀嚎,一人应声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动作快的似乎不像正常人。

    即使出生在将门世家,她也没有见过这样的身手。

    最让人发怵的是,这些人枉为人伦,所到之处到处不留活人,手段极其利落。

    而且居然像修士一样会飞。

    父亲告诉过她,自古以来,苍州大陆上的修士与凡人虽生活在同一片大陆,但却有明显的分界线,彼此之间互不相通。

    现在是怎么了?

    出于习武之人的机敏和这半年带着弟弟一直在外流浪的经验,她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一察觉不对便立马带着弟弟拐进了一个巷子里的破屋内。

    屋子是空屋子,房主似乎弃用很久了。

    到处都是灰尘,她在厨房找了一个很小的边柜先把弟弟藏了进去,自己再躬身进去,盖上柜门。

    柜门上正好有条缝,可以让纪悠悠看到外面的情况。

    搜寻的脸谱人似乎很没有耐心,看见屋子很空,便直接没有入门细看。

    他们侥幸地藏在柜内躲过一波又一波的搜寻。

    正悄声谋划着,一直留意着外面声响的纪悠悠听到了门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把食指比在嘴上,示意弟弟别说话。

    随后听到了一下踢门声,脚步声渐近。

    透过木头的缝隙,她看到了只有一个脸谱人,没有同伙。

    这人进来了以后便开始翻箱倒柜,气氛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姐弟俩同时秉住呼吸,纪悠悠给了纪元一个眼神,让他藏好,随后她攥紧了随身携带的匕首。

    这把“弥幽”是她十二岁生辰时父亲送给她的。

    不知道采用了什么工艺,整个刀声呈现古朴的灰绿色,发出阵阵冷光。

    刀柄中心点缀着一颗翠绿的玉石。

    亲说可以斩金截玉、削铁如泥,让她小心保管,不要伤到自己。

    当时的她喜爱得不行,偷偷地每天都要比划两下。

    脚步声渐渐近了,来人朝门那边望了一下,似乎在等待同伴。

    就是这一刻!

    趁着他些许的走神,纪悠悠身形矫健地如同猎豹一样从边柜冲出。

    已经十五岁,她的身形在同龄人之间相对高挑,身高已近七尺。

    遗传了父亲的体质,加上练武强身,使得她不同于古代的大家闺秀的弱不禁风,肌肉十分紧实。

    值得一提的是,她在武学方面也颇有造诣。

    不等脸谱男反应,纪悠悠便从背后把匕首直戳他的要害。

    “哧”,一声刀刺进肉里的声音,刺中了!

    刚准备趁他没有防备再补一刀,脸谱男却迅速回过头来。

    没有感情的眼睛从面具的孔洞中透过阴漆漆地盯住她。

    他似乎没有感觉疼痛,任凭血液从胸口冒出,只见他举起了手中的盒子。

    纪悠悠稍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她把匕首拿在手上,随时准备和他搏命。

    心里却在想道,不能让他找到弟弟,弟弟千万别出来啊。

    只见他手指轻点那个一个暗沉的金属小盒。

    盒子上发出嗡嗡的振动声。

    随后纪悠悠就感觉一阵眩晕。

    这是什么东西,感觉有点邪门,纪悠悠觉得五脏六腑都要被牵出了。

    脑子里闪现出不合时宜的声音,纪悠悠没时间管这奇怪的声音。

    “你们是谁?”纪悠悠挣扎着,似乎想干扰眼前人的注意力。

    对方似乎不屑于和她说话,眼睛一直盯着手中。

    如此焦灼时刻纪悠悠却冷静了下来,白皙的脸颊透出不正常的潮红,嘴角甚至流出一丝丝鲜血。

    她自顾自强忍住痛苦,想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身体已经快到了极限。

    她一边用余光扫向柜子,一边脑子飞快地转动,顿生一计。

    抖着手缓缓地抬起了白皙的手指,往袖中暗自摸索着什么,故意放大了动作引得脸谱男的注意。

    说时迟那时快,她的脚上已经随着手上的动作踢出了金属倒刺。

    脸谱人只顾得手中的盒子,防御了她手上的攻击,却被脚上踢出的倒刺直接踢中面门,直接倒地。

    纪悠悠顾不得仔细查看,赶紧从柜子中拉出了脸色苍白的弟弟,夺门而出。

    纪悠悠背着已经累的睡着的纪元,一路之下逃脱还算比较顺利,除了满街的血迹和狼藉让人生理性的不适。

    出城便是片密林,无边的黑暗蔓延,纪悠悠背着弟弟咬着牙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诱人的后母〕〔霍格沃兹1991〕〔心头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卓禹安和舒听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