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对不起,将门女配去修真了 第二章 雨夜狂奔
    夜雨婆娑,月微凉,苍州大陆。

    入夜已深,梦缱绻。

    大地似乎都已陷入沉睡,荒野中,黑影幢幢,只听得见淙淙流水声。

    忽得见一个黑影跌跌撞撞的跑过,秃鹫被惊地飞起,发出刺耳的喉鸣。

    纪悠悠此时正背着弟弟,狂奔在路上。

    往日精致的小脸上此刻已经一片凌乱。

    她已经分不清脸颊上是雨水还是汗水。

    从小练武,纪悠悠的意志超乎常人。

    褐色的麻布衣服早已经被血浸透,失血过多,痛得麻木。

    再背上一个六岁大的幼儿,小家伙虽只有六岁,但是小身板结结实实的,份量着实不轻。

    这会缓过劲了倒是有点体力不支了。

    好痛,那个盒子也不知道有什么古怪,纪悠悠暗忖。

    不规则的虚浮着的脚步,脚上好像踩到什么东西,差点被绊倒。

    这一晃,背上的弟弟倒是被晃醒了,他惊慌着喊道,“姐姐,你怎么了。你没有事吧?”

    “没事,就是差点儿摔跤。”纪悠悠喘着气,一用力又把背着的弟弟用手托着往上撑了点。

    “姐姐,我知道你没有力气了,把我放下来吧,我...我不想拖累你,我知道一直都是我拖累你,姐姐你才这么辛苦,到处受累,这么冷的天还要帮人洗衣服,父亲说我才是男子汉,我却没能保护你,什么忙也帮不上…”说着说着纪元开始抽泣。

    在这个漆黑的夜,小小少年似乎有些情绪崩溃。

    半年时间,面对着至亲的离去,亲人的反目,小小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长期的压抑,病还没好,又经此惊吓,看着眼前黑漆漆的环境,六岁的纪元忍不住嚎啕大哭。

    “不许胡说,老老实实趴着,你是想大声哭把坏人都引过来吗,我们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纪悠悠难得对纪元语气严厉。

    “姐姐,我们还要走多远?”被姐姐训斥后,纪元抽噎着逐渐控制了情绪,压低了嗓音。

    “快了,你睡醒了我们就到了好不好。”纪悠悠尽量语气轻松,不想让弟弟发现她已经受了重伤。

    好不容易安抚好纪元,纪悠悠继续往前跑。

    她知道下午凭借着小聪明加上出其不意,才能侥幸从那个落单的脸谱男手中逃。

    但是如果再遇上那群人,可能就没有机会逃出来了,必须逃的远远的。

    不知道走了多少路,也不知走了多久,她完全依靠毅力在支撑。

    寒风钻进了她的脖子,身上的伤口越绽越大,血就像要流尽。

    视线渐渐模糊,不能停下,只有一个意念支撑着她,我要活下去,她告诉自己不能停下,弟弟还小,要保护弟弟。

    纪悠悠仍然不放弃,弟弟才六岁,她只想带弟弟找个容身之处。

    痛,好痛,身上的血还没有止住,意识已经有点模糊,可是好像已经听到了后面的声音,像是脚步声,也像是马蹄声。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怎么办,谁来救救我们……

    上天似乎听到了她的祈求。

    模糊中,她看见了远处似乎很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庭院,像是乡村的土房。

    一个高大的身影立于房子前面。

    睁大眼睛,拼劲全力,纪悠悠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使出了最后的力气小跑了一段。

    挣扎地来到了那个人的身边,跌倒在了地上,“求...求您帮帮我们。”

    上气不接下气,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完这句话,她就晕倒了。

    晕倒前,她只来得及看到了金色镶边的白衣,一把玄铁剑和一个墨绿的玉佩。

    晕得太快,以至于纪悠悠没有看清,这人一双红色的瞳孔,冰冷的不似人眼。

    只见此人一身白衣装扮,单从远处看,端得一个君子端方,气质出众。

    “小家伙们,你们来的有点不是时候啊。”逐字逐句,语调很慢,嗓音和熙却又隐约透着点邪门,在黑暗逼仄又寂静的农家小院里显得有些阴森。

    “算了,两个小毛孩,也顾不上你们了。”

    说罢,他旋即撩起衣摆盘坐在地上。

    白衣上金色的绣线暗自流淌,隐隐约约透露出点贵气,与整个小院有点格格不入。

    只见他手势翻飞,脸上似乎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动作倒是没有一刻没有停下过。

    红色的的光影顺着他的手势注入他的身体。

    在呕出一口鲜血后,他紧锁双眉,却好似全不在意。

    手上结印的动作继续加快,似乎已经到了某种极限。

    渐渐地,男子的周身浮现了一团红色气团,从体内爆出,将他全身裹在其中。

    他的衣服几尽撕裂,头发高高立起,露出凶悍狰狞的肱二头肌,

    而在此时,他的整个身体似乎也在渐渐发生着变化。

    乍得一看,这个嗓音和熙、长相贵气的男子此时哪里还像人。

    他的脸上已生出了鳞片和獠牙,正在疯狂生长,随后,脸上和肉眼可见的皮肤上又出现了青色的纹路在游走。

    经过了很长时间,男子的身上的纹路不断爆起、消失,鳞片逐渐由少变多,实在是令人骇然。

    过了很久,红色气团散去,男子慢慢睁开了他不带人类感情的眸。

    看着他已经不像人类的手指,他却似乎浑然不在乎,像是在欣赏着某件艺术品似的,语气带着笑意,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听起来阴森、恐怖:“看起来成功了呢,不然的话,就拿你们做个实验吧。”

    说罢,只见他往空气中简单一抓,几个人影就掉落了下来。

    “来者何人?”白衣男语气随意却带着强势和巨大的压迫感。

    几个脸谱男随着他的动作扑倒在他面前,纪悠悠此时如果醒了,肯定会苦笑不得,求助的人好像比脸谱人更加危险呢。

    即使看清他的脸,几个脸谱人也全无反应,黑漆漆的没有表情的眼神,从面具中透出来。

    “有点意思了,原来是傀儡人,你们的主人是谁。”

    “阁下,请交出这两个小孩。”冰冷的没有感情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

    白衣男没有回答,甚至语气轻松,就像在自家庭院里一般闲庭漫步,甚至还有时间蹲下去看看脚下昏倒的纪悠悠姐弟。

    女子浑身都是血迹,背上的小童却是毫无损伤,睡得正香。

    “是你们伤的?罢了,你们也不是活人,和你们说什么。”白衣人语气有点不好,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女孩,似乎有点迁怒的意思。

    直接用手一挥,几个傀儡炸成了木屑,只有几个光团疯狂逃窜。

    “原来是灵识。”傀儡居然会有灵识。

    白衣人原本不想管闲事,只是所练之功法特殊,躲避众人眼线才来到此密林来进阶。

    不想却碰上了纪悠悠姐弟俩,倒在他面前,两个完全没有自保能力的凡人,而后却有一群傀儡人紧追不舍。

    白衣人发现此事不简单,背后的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要知道,灵识代表着一个人的精神力,要想抽出灵识,必须是要在清醒的状态下,而傀儡人的制作,也并不简单。

    是谁,如此大费周章呢?

    深吸一口气,白衣人又坐下来调息。

    地上的纪悠悠还保持着摔倒的狗刨式姿势,而她背上的纪元似乎睡得正香。

    纪悠悠皱着眉头,似乎睡得并不安稳。

    垂眸注视了一会,此时的白衣男已经恢复了正常。

    只见其身材高大颀长,白衣黑发,黑发已用羊脂玉高高束起,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眉目舒朗,目若朗星,丰神俊逸,周身似乎有白光浮动,宛如谪仙。

    一件白衣凭空而出,披在纪悠悠姐弟俩的身上。

    白衣人直接飞身离开,好像之前只是一场梦。

    半梦半醒间,很突兀的声音,又在脑海中响起。

    纪悠悠记得这声音,冰冷而机械。

    似乎是在她正被脸谱男制住的时候,也听到了。

    当时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事出紧急,她也没有多想,这会却是发现,这东西在和她说话?

    说罢,如山如海的信息涌入她的脑海。

    十五年前,她还是一个现代社会的女大学生,从小到大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学业一直顺风顺水,拥有超高智商的她学什么都快。

    在年仅十四岁被保送进x大学以后,她被业界泰斗老教授看重,一直从事和参与研究多学科交叉的绝密项目。

    在一次学术研讨会后,她不幸在l国人故意制造的意外中丧生,而后就穿越到了这里。

    “所以,是时光管理局为了弥补过失,所以为我装了这玩意。”

    恢复了前世记忆的纪悠悠,因为阅历的缘故,看起来有点不一样了。

    神态慵懒,语气沉稳,随意往墙上靠着。

    怎么说呢,就是感觉小女孩变成升级版大魔女了。

    002冰冷的机械声在脑海中响起。

    “什么托管,什么服务?”

    纪悠悠觉得每个字都能听懂,但整合在一起还是不明白,纪学神有生之年第一次怀疑起自己的智商起来。

    “如果我不同意呢?”

    没有回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诱人的后母〕〔霍格沃兹1991〕〔心头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卓禹安和舒听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