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对不起,将门女配去修真了 第四章 无极问道
    只见自己的脸呈现出一个非常公式化的微笑后,随后她可以看到自己有点婴儿肥的脸在疯狂转换中,就像面团一样揉圆搓扁。

    纪悠悠的心情有点像坐过山车一样,这脸不会变成面瘫吧。

    过了10秒钟时间,脸终于不抽风了。

    纪悠悠从来没有在自己的脸上看见过这种表情。

    她可以是明媚的、自信的、坚毅的、大方的、沉稳的,但是绝对不可能是羞怯的、小家碧玉的。

    “这表情有点过分哦。”和002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闲聊起来。

    行吧,还挺智能。

    只见002托管的“纪悠悠”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圆盘状的铁盘,站在了上面。

    估计是飞行器,纪悠悠想着。

    身体却已经带着弟弟腾空而起,纪悠悠第一次飞了起来。

    始终相信唯物主义的纪悠悠,信念再次崩塌。

    她虽然现在只是一个意识,但是她还是能透过“纪悠悠”的眼睛去看到外界,只是身体不听从她的指挥了。

    只见002飞到高空中,飞行的速度十分快,纪悠悠能够对下面的风景一览无余,不消片刻便已经过了这片密林,来到了一个小镇。

    城外的人向往常的清晨一样一大早便进城赶集了。

    五十多岁的刘老汉就是其中之一,穿着已经快磨破边的黄布马甲,脖子上搭着条毛巾,黝黑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晶莹的汗珠,步履却丝毫没有放慢。

    一大早就从家出来,推车已经走了两个小时。

    他赶着去集市抢个好位置,把他装了满车的马铃薯卖出去。

    突然上空一个人影飞过,“爷爷,上面有人在飞。”穿着白色小马褂、坐在马铃薯堆里的虎头虎脑的刘豆豆拍手叫道。

    刘老汉听了,往天上瞧,什么也没有看见。

    只当他孙子可能在说笑话,逗他玩。

    语气轻软地说,“乖孙子,今天起得早,饿了吧,哪有什么人,可能是一只大鸟,不要怕啊。”

    说罢从怀里拿出家里带的还热乎的玉米馍,递给刘豆豆吃。

    “爷爷,豆豆是有点饿了。”刘豆豆奶声奶气地说道。

    也不客气,立马接过来啃起来。

    “爷爷你也吃。”刘豆豆撕下下一半递给刘老汉。

    “豆豆,爷爷不饿,你自己吃吧,等挣了钱我们去学堂啊。”说话间,刘老汉已经又动身了。

    “嗯!”三岁大的奶娃娃郑重其事地答应了。

    纪悠悠的视野所见是穿过了很多城镇、街道、野外。

    场景在不停地变换着,她已经过了刚开始那种新奇的感觉,时间长了也觉得百无聊赖。

    突然眼前一片黑,好像经过一个长长的廊道,就像那种没有灯的山间隧道,里面却不时地有沙沙的声音。

    002好像也没有在飞了,这姿势怎么感觉有点不对。

    “这是哪里?”

    002的机械声音响起。

    原来002在背着弟弟在爬动物过的地洞,怪不得感觉眼前视线一片漆黑。

    爬狗洞还理直气壮了是不。

    纪悠悠被托管以后已经没有了时间观念,也没有了五感,她只觉得过了很久很久。

    再回过神来已经钻出了地洞,到了无极宗山脚下。

    纪悠悠顿时不想说话了,这属于还没挣钱已经开始欠款了,什么时空转换,不是爬狗洞吗?

    一阵天旋地转,纪悠悠感觉手脚突然能控制了。

    看来002已经解除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连忙看了看,除了裤腿和身上有点泥巴,身体倒是没什么不舒服的。

    甚至于她觉得这里的空气真的很清新,威风拂面,忍不住多吸两口,有种通体舒畅之感。

    无极宗脚下这时候已经聚满了人,声音嘈杂,熙熙攘攘。

    说实在的,纪悠悠只有在现代节假日出去旅游见过这阵仗,穿越到苍州大陆以后,真的没见过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

    远处群山连绵成片,高耸入云,山间雾气环绕,显得仙气缭绕。这里就是修真的地界吗?和凡人界有什么不一样?

    很多修士已经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往上爬了,看来已经快开始了。

    看着眼前那隐没在云海中的山顶,纪悠悠赶忙叫醒弟弟:“小元儿,醒醒,我们到了。”

    纪元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仿佛睡不够似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懒洋洋地像一个小猫咪,却仿佛突然地警觉,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姐姐,坏人呢?”

    说罢,看向四周。

    “别看了,放心吧,小不点,我们已经暂时安全了。

    我们已经在无极宗的山脚下,如果我们爬上山,能在这边拜入师门,那么就不用在外面流浪了。”纪悠悠耐心解答,简单地介绍了无极宗的基本情况。

    “真的吗?太好了,姐姐,那我们我们抓紧上去吧!”纪元兴高采烈地跳起来。

    这段时间,纪元虽是个小朋友,但是整个心也是始终悬着,这会听姐姐说不用在奔波了,有地方住了,立马跃跃欲试。

    “是的,我们要快点了。”一向冷静的纪悠悠此时想着任务,也有些着急。

    两人随着一声令下,随着众人一路向上攀爬。

    在山脚的时候,众人的速度都还不错,其中不乏稚童,也不乏一些年轻力壮的中年人。

    但是渐渐的很多人都感觉有点累的样子。

    有的开始手脚并用着。

    有的撑着木棍气喘吁吁。

    有的开始在半道打开水囊喝水休息。

    有的甚至在平台上席地而坐,开始打坐调息。

    山上的风景不错,纪悠悠却没空看路旁的风景,直接带着弟弟一路狂奔来到了半山腰。

    超过了很多人,逐渐从队伍的最后方到了队伍的中前段,这引得很多人纷纷侧目。

    “这俩小孩什么人?怎么这么轻松?”一个人开始拿起水囊喝水,和旁边的人闲聊起来。

    “不知道啊,我一直在他俩旁边爬呢,俩小孩好像一直没休息呢。”另外一人接嘴道。

    纪悠悠以为他俩是体质好,所以毫不费力地就跑到了队伍的前头。

    因出生将门,他俩从小就有很多体能类型的训练,两人有时候就把这个当游戏来玩,有时候还加个负重训练,你追我赶,乐此不疲。

    但是他俩不知道这个山对常人是有压力的。

    海拔越高,灵气越多,对人的压力越大,所以很多人连走十几步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这就使得如果凡人过来,很可能会氧气缺乏,呼吸困难,而不适宜人生存。

    但是对于修仙之人,特别是资质好的人,这里灵气充沛,是一个绝佳的修炼场所。

    姐弟俩不知道这个情况,撒丫子地跑,在这山间清新的空气和美丽的环境下纾解最近整整半年多阴郁的心情。

    同时这也是姐弟俩最近唯一放飞自我、回归童真的时刻。

    “002,为什么那些人都走不动了?”观察力极强的纪悠悠问道。

    “什么原因,不就是爬个山吗?”纪悠悠反问。

    系统继续科普。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感觉我的身体变得更加轻盈了,这里很舒服,很适合居住。”

    纪悠悠看看四周,草木郁郁葱葱,植被茂盛。

    长得像现代八音鸟的鸟类从树枝上飞下,也不怕人,就开始吃路人留在石阶上的干粮渣,发出清脆的鸟叫声。

    纪悠悠想起以前背过的陶渊明的这首诗“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她喜欢上了这里的环境。

    纪悠悠看看天色尚早,刚准备拉着弟弟休息下,喝点山泉水,随口问了一句,“我的任务时间还剩多少?”

    系统你不问我不提醒的渣态度。

    纪悠悠听到后,顾不得休息,拉起弟弟就开始继续往上冲,更加引得很多人侧目。

    “姐姐,我们不休息一下吗?”纪元十分疑惑,姐姐向来都是沉稳的,今天是怎么了,好像别人也没有那么急的样子。

    “小元儿,我们爬到山顶再休息吧,坚持一下好不好?”纪悠悠问。

    “好!”纪元以为姐姐在和他玩游戏,立马鼓起干劲又重新向上攀爬了起来。

    两人的体力、耐力本就不错,这半年多以来,两人更是吃得了苦中苦,心性和耐性得到了很大提高。

    “那两个小孩好快啊,看来一定是上品灵根了”。一路人说道。

    “是啊,这样的天才可遇不可求,没想到今天给我看到两个。”另一人说道。

    “哇,真是厉害啊。”路上一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小胖子穿着有点老气的宝蓝色的书生服扶着步行道旁一个粗壮的树枝,气喘吁吁地说。

    这个小书生身材有些厚重,个头还没完全抽条的样子,皮肤白皙,塌塌的鼻梁上面长着几个小雀斑,显得有点少年般的可爱,背上已经隐约看到了被汗水浸湿的痕迹。

    他朝着两人的方向上抬头看着,羡慕地道:“我让小黑拉着我跑也没有他们快啊,他们可太厉害了,有机会一定要认识一下。”

    “少爷,可不管乱说了。”人如其名的跟班小黑赶忙小声提醒道。

    入门需要诚心,不能以各种方式作弊是所有宗门拜师的不成文规定。

    在众人议论纷纷的过程中,纪悠悠已经竭尽全力地拉着弟弟到达了山顶,也就是门派入口。

    抬起头,眼前的景色更加让人心胸开阔。

    映入眼帘的远山如黛,古色古香、气势磅礴的建筑近在眼前。

    只见大门整体由紫红色的紫檀木制成,黑色的牌匾悬于上方,上面用飘逸的草书书写着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无极宗。

    细细观摩,这几个字有很深的禅意。

    刚准备踏入大门,就被几个凭空出现的人拦住了,“道友,你们是今年的新人报名吗。”

    为首的人穿着青绿色门服,一副二十七、八岁的样貌,白白净净的脸,眼睛深邃而有亲和力,正是此次前来负责报名工作的无极宗修士之一。

    倏地,纪悠悠旁边出现了那个面板,她偷偷瞄了一眼,好像只有她自己能够看得到,顺带点击了人物介绍的图标。

    系统的声音响起来,好像也没有别人能听见。

    只见那个白净弟子头上就出现了一个气泡框:

    廖理文,无极派灵山峰峰主首徒。

    功法:无极宗剑法。

    武器:雪花双刃剑。

    独门秘术:百变修容术,能够随时随地模仿一个人。

    他望向纪悠悠姐弟二人,一人大约豆蔻年华,身材高挑,白皙的脸蛋似乎还透露着点婴儿肥,眼神清澈坚定;

    另一人是年约五、六岁的稚童,虎头虎脑,眼神毫不闪躲,透出点超出年纪的成熟。

    这两人有年纪这么小,居然能率先到达,看来是好苗子,心里微微肯定。

    “请问你们谁要参加此次无极宗选拔?”此人问。

    “我们俩都是。”纪悠悠想这廖理文大概就是负责考试的面试官了。

    “哦,你们是自己上到山顶的吗?”

    “是。”两人一同颔首。

    廖理文说罢就和他们随意就闲聊起来,多大了,是姐弟吗,balabala,似乎是等的有点无聊,表现得十分健谈。

    “过去登记下。”廖理文向他们指了一下。

    顺着他手指指的反向,两人这才看到宗门大门口的拐角处一棵大树下面,摆放着一张孤零零的桌子,上面放着一块石头,一根狼毫,一塌纸,一个砚台。

    这报名台真是有点不拘小节呢,纪悠悠口上说了声感谢的话,便带着弟弟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没想到后面紧跟着纪悠悠姐弟刚到达的十几人听到此话也一同哗啦啦地往那边涌了过去,等回过神来,纪悠悠已经被挤到了后面。

    只见廖理文已经规规矩矩坐到了桌子前,用狼毫蘸墨开始登记起第一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诱人的后母〕〔霍格沃兹1991〕〔心头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卓禹安和舒听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