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对不起,将门女配去修真了 第二十章 暗中观察
    不急不缓地拿起了灵种,去掉已经干瘪的,将剩余的放在手中,用灵力润了一下,让它们容易发芽,然后均匀地洒在了灵土之上,密度适宜。

    然后又撒上一层细细的灵土覆盖种子。

    朱莽在一旁看得啧啧称道,感觉纪悠悠她不像是在种地,而是在做一件工艺品。

    这女娃娃干活确实认真,真是很不错的好苗子,他在心里称赞道。

    纪悠悠前世是做科研的,典型的学术派,这辈子作为将门之女,却是典型的练家子。

    然而这又文又武的气质在她的身上却没有丝毫的违和,融合成了独独属于纪悠悠的从容淡定。

    到了快上课的时间,纪悠悠结束了今天的劳动。

    “朱师兄,请问我能专门负责下来这几亩地吗,我想经常过来看看长势。”纪悠悠试探地问道。

    朱莽自然一口答应,他其实也想看看这女娃娃能不能种出来更好的灵草,要知道,门内人数众多,一天不知道消耗多少丹药,要能提高质量和产量,那可真是造福大家啊。

    纪悠悠其实没想这么多,她只是想弄几块自己的试验田,想着以后还要炼丹,材料太差了肯定不行,好马也要配好鞍啊。

    “女娃,你等一下。”

    “这是今天种植灵草和上次拔灵草的报酬给你,灵石是不多,你负责的这几亩地到时候再一把和你算。”

    纪悠悠接过了灵石,客客气气地道谢,准备把门派的发的灵石放在一起。

    有个人躲在大树后暗暗观察了好久了。

    朱小红在老家种了十多年的地,从来也不知道一个人连种地也是那么好看。

    她本是云集村的一个凡人家的农家女,是的,修真界确实也是有凡人的,即使是修真界,也并不是所有的人生下来都有灵根。

    而凡人在修真界生存,身无长物,靠的就是自己那一点劳动力。

    朱小红确实是穷怕了,小时候她和几个弟妹一起围坐在家吃那点有点馊了的玉米面,她实在是吃怕了。

    即使已经当了十年的散修,她仍然没有安全感,害怕一觉醒来又在家哭着吃那点挖喉咙的玉米面。

    这不,刚入门第一天,她就一大早过来找活干了。

    因为没有穿门服,所以朱莽就把她归类成散修了。

    纪悠悠同样没有注意到过这个新“同学”,从被托管起,她从一开始地焦头烂额到现在恨不得使劲地把海绵挤出水一样挤时间,她哪有空去注意到每一个人。

    朱小红却早就注意到她了,从小胖子和她搭话的时候,她觉得这人很拽,长得是漂亮,却和村长女儿似的,高高在上的。

    再后面纪悠悠被油腻男搭肩膀、司马慧想换房,她也在人群中。

    她没有多说话,出生在穷苦农家,父母又重男轻女的朱小红,从小就会看人脸色。

    从莫名其妙地被家里卖给一个神神叨叨的老道姑,她就暗暗地留个心眼。

    看到她有修仙的书就又偷学她的书,待到她无意中发现她想夺舍于她,她匆匆逃走,免于一死。

    七混八混的,也到了现在,虽然还是半桶水在晃,还是炼气二层,但是低调点,自保是足够的。

    当时她虽然看纪悠悠不顺眼,但是还是准备帮她的,女修本来就不多,她看见了还能袖手旁观吗,大不了就被赶出去,再当散修呗。

    直到她来种地,为了那几块灵石,是的,就是这么没出息。

    但是,她却发现,纪悠悠也来了!

    那个很美、很仙、很高傲的、排在她前面的女的。

    更气人的是,她不仅长得比她美好多好多,而且在竹林挖的笋

    比她多!

    比她大!

    还让所有的散修团结起来了!

    热火朝天地一起搞笋子!

    让她无活可干,这是她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女孩纸的奇耻大辱。

    纪悠悠正准备回去,今天上午是自由修炼的时间,她准备回去屋舍,脑子里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现在只能争分夺秒。

    没想到半道上却有一个年轻女子堵住了她的去路。

    只见她皮肤有点黑,眼睛黑黑亮亮的,身着红衣,扎着双马尾,带着红发饰,红腰带,穿着红鞋子,正红着脸想说什么。

    “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吗?”纪悠悠虽着急回去,但还是礼貌问道。

    支支吾吾的,“你不认识我吗?”气,那她在纪悠悠望过来那一瞬,拼命爬树,忘了自己已经是个修士了是为了啥。

    “我之前登记排在你后面。”

    “我也是今年的弟子。”

    “这几天我也在这边种地。”

    每一句都带着潜层含义。就这样你都不认识我?

    “在下失礼了,没有认出。”纪悠悠此时也有点无语。

    问,一大清早出来撒丫子种地,被同学看到了怎么办?

    “你,你这么喜欢种地吗?”

    “还不错。”纪悠悠如是道。

    “你这么觉得吗?”,农家女十多年头一次这么听人说。

    “可是他们都觉得很没有用唉,不如把时间拿来修炼了,我是为了来挣灵石,其实昨天的道法课我还没有完全听懂。”年轻女子仿佛很自来熟,两人结伴一起往屋舍走去。

    “那个咸猪手,我准备放弃入门的机会,也上去打他呢。”年轻女子心直口快。

    谢谢了。这个道谢是发自内心的,纪悠悠看得出来这个女子审美虽然一般,但是善良是发自内心的。

    “那是必须的嘛,那个油头粉面的,估计以前唱戏的,我是以前街上溜达多了…”朱小红又滔滔不绝继续说。

    “还有还有,你知不知道司马慧住进了你们那个屋舍?”年轻女子给她说了这句,还偷偷看她脸色,看看有没有生气。

    毕竟任何人遇上霸凌,心里肯定都不舒服,而最后自己却占尽了便宜,明眼人都知道怎么回事。

    “司马慧是谁?”纪悠悠反问。

    朱小红:......

    不经意间,两人拉进了距离,回到各自的宿舍,两人约着以后还要一起去挣灵石。

    远处一个人正喝着茶,把这一切尽收眼底,这几天呆在这里,竟然觉得这样的生活还蛮不错的。

    从十几岁就是铁着头练剑,被称为拼命三郎的方掌门,头一次想停下来歇歇。拿着杯子的手指微微收紧,她怎么,和谁都这么要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诱人的后母〕〔心头好〕〔霍格沃兹1991〕〔卓禹安和舒听澜〕〔从一头牛开始模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