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对不起,将门女配去修真了 第二十四章 我来看我的外甥
    “好啊。”方勉之欣然答应。

    此人脸上的笑意扩大,如果让浩瀚宗的弟子们看到,肯定会大惊失色。

    那个只会狂卷他们,不要命地挥剑挥剑的掌门居然这么好说话。

    看了看房间内,好像没有能摆放茶具的地方,纪悠悠看向他坐着的木榻。

    “就在这里喝吗?”

    “嗯,那可不可以把你的棋盘放在一边?”纪悠悠很自然地说道。

    方勉之有点惊讶,记忆里,已经记不清多久了,敢有人这么要求自己。

    虽他对外友善,但修真界以绝对的实力为尊,其他人和他说话都带着淡淡的尊敬和惧怕。

    对着纪悠悠,他不自觉收敛了自己的威压。

    把棋盘收好,放在旁边的柜子上,纪悠悠便自然地盘腿在他的另一边。

    从储物袋中取出自己的茶壶,还有其它茶道配件:水壶、茶盘、茶席、茶巾、茶垫等。

    方勉之看着她手上的动作,沉静不语。

    只见她先用毛巾净手,纪悠悠的手不大,圆圆的指甲修剪地短短的,显得白皙可爱。

    又向他展示了手中紫砂壶的茶具,用开水冲洗了一遍,“这是给茶壶预热,可以让灵茶的味道更加清香。”

    手上的动作不停,一边说一边做。

    “用茶钥取出茶叶。”她将手中的铜制勺子示范着取出茶叶,动作优雅,不急不慢。

    “将茶叶放进茶壶中,马龙入宫。”

    “洗茶,去掉灵茶上的灵土,也为了筛选出优质的灵茶。”

    “冲泡,凤凰三点头。”只见纪悠悠举起水壶,倒入滚烫的开水,壶嘴向茶壶点头三次。

    “春风拂面。”说罢用壶盖拂去茶沫子。

    一人听,一人说,场面出奇的和谐,让人不忍打扰。

    接着就是盖上壶盖,使得茶香保留,动作优雅地倒进茶碗中。

    动作如行云流水,仿若她就是真正的茶童。

    “您请品尝。”纪悠悠双手托住茶碗,递给面前的人,语气轻松,似乎和他十分熟稔。

    方勉之抬起头,只见眼前的人身着青绿色门服,齐眉的刘海乌黑浓密,白皙的脸上镶嵌着一对灿烂的乌黑杏眸,柳眉杏眼,琼鼻挺翘,唇红齿白。

    白皙的手指托住茶碗,朝他举起,淡定从容,全然不见雨夜那天的狼狈。

    “谢谢。”从善如流地接了过来。

    纪悠悠没有什么等级的观念,哪怕当了十几年将门世家的大家闺秀,她仍然保持着现代的理念,就是人人平等。

    而她的尴尬来自于冒昧,一直从事科研其实她每天都是和数据在打交道比较多,让她进门给一个陌生人泡茶其实也是做了一番心里建设的。

    想着既然做了就要努力干好,不仅恶补了茶艺,还东奔西走地拼凑了包括茶勺、茶碗等全套的泡茶工具。

    做好了任务失败的准备,没想到还挺顺利。

    方勉之其睫毛微颤,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

    这小丫头是从哪来的底气的,她不怕他吗?

    他其实也想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对她,他好像有点过分关注了。

    看着眼前的人连喝茶都这么优雅的动作,纪悠悠已经没有刚来时的拘束,不知怎么的,内心一片安静平和。“我是宗内的弟子,抱歉不小心打扰了您。”

    “没关系,我正闲来无事。”方掌门回道。

    山下其实已经有人在候着了。

    本来已经准备动身,但是却发现这小丫头在探头探脑,于是就留了下来。

    “我看你没有穿门服,请问你到我们宗有什么事吗?”看见他并没有不耐烦,即使已经到达了任务时间,纪悠悠仍想在这多聊一会,真的就和唠家常一样闲聊起来。

    实际纪悠悠自第一眼见到此人安静地和自己对弈,就觉得挺放松的。

    此时正杏眼瞪圆,坐得已经没有那么直,甚至已经靠着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抱枕,正啃着不知道哪里摸出来的大饼,询问着他私事。

    这场面,恐怕掌门亲自过来,也要吓得冷汗直冒。

    这方勉之,还是宜交好不宜得罪,要知道,此人虽然看起来好相处,可传言却说他是血洗自个家的疯子啊。

    干什么,方勉之其实可以不回答,但是想了想,看了眼前女子好奇的杏眸,没有停下的嘴,脱口而出:“我是来看我外甥的。”说罢,又问了一句“好吃吗?”

    “不错的,我自己烙的葱花饼,你尝尝。”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一个给他。

    这个饼是纪悠悠随时放在袋子中,防止002不去吃饭准备的。

    天知道她还没辟谷,002却不去饭堂吃饭,她之前有天接管身体以后,差点低血糖饿晕过去,就去借了食堂烙了些饼随时带着。

    当然舍友也有份,她对自己的技术很有信心,上次室友还问她有没有,可以用灵石买。

    方勉之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辟谷的了,平时没有口腹之欲的他基本没吃过饭,以前未辟谷的时候,就吃辟谷丹对付一下,然而看着眼前的葱花饼,他却觉得自己的味觉动了。

    咬了一口,饼的酥味消融在唇齿之间,配上还未流失的茶香,方勉之觉得自己回到了人世间。

    “对了,我叫纪悠悠,就是想和你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不用告诉我名字。”临走的时候,纪悠悠站在门边说道。

    她只是想告诉陌生人她两世的姓名,因为她恢复记忆,错乱的人生走向中,头一次得到了心灵的慰藉。

    “叫我勉之吧。”方勉之隐去了姓。

    “好,勉之,那我走了,今天谢谢你。”纪悠悠准备离开,为这短暂的邂逅道别。

    “嗯。”方勉之此时也站起身来,目送她离开。

    纪悠悠把头又从门边伸了出来,“对了,一直想提醒你,你头发最好还是用布擦干比较好,不然容易生病。”指了指他的长发,说道。

    之前一直看他都是微微湿的状态,纪悠悠虽然看着赏心悦目,但是临走前还是纠结着想要提醒一下。

    “哦。”方勉之顿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被这句话整蒙了。

    其实他今天整个人都是不在状态,往日交往的左右逢源、头头是道全然消失不见,因为纪悠悠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而他今天好像也是出奇的耐心。

    送走了纪悠悠,方勉之发了一会呆,却不知道在想什么,却是去芥子里拿出了一块布,放在手上,倏地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诱人的后母〕〔心头好〕〔霍格沃兹1991〕〔卓禹安和舒听澜〕〔从一头牛开始模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