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对不起,将门女配去修真了 第二十五章 主上
    品茗楼。

    品茗楼周边的亭台楼阁周边点缀着生机勃勃的各色花束,假山上的怪石堆叠在一起,突兀嶙峋,气势不凡,一条木质栈道架在湖上,直通向湖中心。

    中心亭,两男修隔着石桌对坐着,正是方勉之与无极宗魏明长老。

    “魏长老,在下叨扰多时,感谢贵宗这几日的款待,方某感之不尽。”墨色长发用羊脂玉束起,已然恢复了那个风度翩翩、举止从容的贵公子。

    “方掌门,是我等这几天招待不周。”魏长老也客气回道。

    “方某这几天呆在这里,感受到了贵宗灵气充沛,风景宜人,实属修道佳地。同时方某希望,若有机会,今后两宗除了以往的门派大比,也可以加大两派弟子之间的交流联系。”方勉之继续说道,维持着一惯脸上的完美笑容,以及毫无疏漏的待人接物。

    “我会向我宗掌门禀报此事,后续将继续和贵宗保持联络。”魏长老笑着答应。

    魏明看着对面方勉之完全未露端倪的表情,心里头心打鼓。

    这方勉之真是个人才,他比他大一百多岁,不仅境界落下他一大截,连玩人心也是完全比不过他,完全就是被牵着鼻子走。

    想这老狐狸早就猜中了他的来意,却言语表现滴水未露。

    “宗内没有什么人过来打扰您吧?”想了想,魏长老硬着头皮还是直接问了,是奸细还是门内弟子,无极宗都有推卸不掉的责任,索性破罐子破摔。

    没想到,方勉之听到以后竟神奇地嘴角上扬,虽幅度微小,但是魏明将近三百年也不是白活得,很敏感地捕捉到了他的表情变化。

    该不会,该不会是那个偷偷除掉了吧,魏长老此时心里打鼓,思绪纷纷扰扰,一瞬间就想了千百种可能的结果。

    “哦,本家有个后生在此求学,还望长老不要追究。”本能的,方勉之多说了后面一句。

    意思就是点到为止,不要再查此人的身份,不要再追究。

    一听是这么回事,魏长老便放下心来,周身的压力顿时卸掉了。

    差了一个大境界,方勉之隐隐透出的强势和威压,还是让他本能地身体紧绷。

    虽已经是化神派长老,在广袤的苍州大陆上,境界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的修士,然而他清楚,在真正实力的强者面前,还是如同一只蝼蚁一般,甚至可能走不过两招。

    魏明很清醒地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

    实力为王,这就是方勉之如此年轻能当上一宗掌门的原因,即使那些世家再不愿意,也只能俯首答应。

    大道无常,他已经见过太多此类的事情。

    上一刻还在谈笑风生,下一刻已经命丧黄泉。

    本人的细心谨慎才让他走一步一步地到了现在的高度。

    原来是家里人过来,还好还好,还怕一个不慎造成两宗矛盾呢,魏明长老心里如是想到。

    “不知是哪位,可否告知?”既然是方掌门的小辈,心里也有了平时照顾一下的想法,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何乐而不为呢。

    “他看中贵宗的实力强劲,所以舍近求远来到贵宗修道。”方勉之顾左右而言他,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魏长老看他并没有打开话匣,也就没有进一步问下去。

    “方掌门,那我们保持联系。”

    “好,再会。”说罢,方勉之拿出飞剑,一脚踏了上去,直升云霄,后疾驰而去,速度之快,只看见其白衣的衣角和空中留下的白色云痕。

    无极宗山脚的一间民房中,为首站着的人身材高大颀长,身着一身白衣,头发用羊脂玉高高竖起,只见其如雕刻一般的脸上眉骨很高,眉眼冷清。

    一双漆黑如墨的丹凤眼,如寒潭一般的深邃,透出鹰隼一般的阴鸷之色。

    表情冷厉,全身透出一种黑暗的生人勿进的气质,如野兽般的危险。

    与刚才那个长袖善舞的人容貌和气质都产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不敢认作是一人。

    下首几十号修士站成了两排,排列地整整齐齐,均身着黑衣劲装,头脸都裹着黑色方巾,此刻都噤若寒蝉。

    “主上。”为首的黑衣人上前,半跪在他的面前。

    “说。”声音也变得有点粗嘎、冷硬,和之前的和熙嗓音全然不同。

    黑衣男子半跪着,恭敬地说道:“主上,二当家的问您有没有事。”

    自上次主上一人前往凡界,音信不明,二当家都急疯了,派去的几波人去寻找都没找到主上。

    而如今,却给他们传音,让他们到无极宗。

    众人,将信将疑,在此等候。

    没想到,人却真的毫发无损地出现在这里。

    众人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无事,调查情况如何。”白衣人继续问道,嗓音仍然冷硬,没有一点情绪的起伏。

    黑衣人却显然已经习惯,继续说道,“我们已经沿线,发现东北一带魔修的边境处确实蠢蠢欲动。”

    “哦,魔修?”

    “是,当时不敢肯定,我们的人发现查看了失了心智的弟子,所受的伤害确实和魔修的伤害较为符合,体内均灵气暴乱,伤口隐隐约约有魔气。”

    “继续说。”

    “妖修那边也不太平,听说正在权力更迭之中,各方势力较为复杂。”

    揉了揉眉心,方勉之到无极宗其实就是为了这事,作为逍遥宗的掌门,最近几月,门内的弟子接连有失智的行为发生,一直都是秘密处理。

    现在迟迟没有线索,倒又出来了魔修和妖修。

    自上次三界大战以后,各界势力划分,局势已经比较稳定。

    事情倒是越发复杂了起来。

    “骁龙小队怎么样?”

    “已经按您传音的吩咐,伪装进了凡世调查,现在还没有收到任何回信。”

    自那个雨夜以后,方勉之就对那些脸谱人傀儡背后之人很感兴趣,隐隐约约的,他发现这事并不简单。

    “先回去。”

    “是。”

    只见白衣人轻轻地一抬手手,原本光洁白皙的墙面似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白衣人率先大步走了进去。

    为首的黑衣人等了片刻,朝后面的众人说了一句,“跟上”。

    而后黑衣人们均跟着走进了漩涡之中,墙面的漩涡越变越小,直至消失不见。

    此间民房恢复了之前的安静,仿佛没有人来过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诱人的后母〕〔心头好〕〔霍格沃兹1991〕〔卓禹安和舒听澜〕〔从一头牛开始模拟
  sitemap